<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保护你娘
    慕婳揣摩皇上真实意图,此时倒霉落马的官员多是被皇上保护起来了,当然其中难免有一些人是皇上要拿下的,否则如何骗过意图在朝廷上搅动风雨的人?

    许是太子,齐王,赵王,或是太后娘娘!

    这几位都不会老实,正好皇上……不过皇上怕什么?

    慕婳眉头锁得更紧却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有问题,既是想不明白,她不再纠结下去,有问题迟早都会暴露,再多点线索她许是就能发现端倪。

    “你派个人去宛城孟家送个口信,次辅下了天牢,据我推测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同孟家老太太说看管好孙子,不必理会外面的传言。”

    “大小姐同宛城孟家认识?”

    “我很喜欢他们家老太太,挺有趣的偏心老太太。”

    “……”

    管家呐呐接不上话,大小姐这话要怎么理解才好?听说当初死活休妻再娶大小姐的孟公子被折磨得很惨,可大小姐又说喜欢孟家老太太,思来想去还是派个机灵点的人给孟家送信,以后宛城孟家上门送礼,他也要叮嘱门房一声客气一些。

    随着木齐被封爵,备受荣宠,执掌拱卫京城最强的力量神机营,慕婳又被册为安乐郡主,还是有封地,皇上准备带着她去祭天的郡主,上门来送礼的人多得很,有不少赶都赶不走。

    他们自然随之主人地位提升而水涨船高。

    除了侯爷特意吩咐的几家人外,侯府的管家完全不需要对上门送礼的人太客气,今日在他心中又添上了宛城孟家,大小姐的吩咐必须保质保量的做到,哪怕耽搁侯爷的吩咐也要先完成大小姐的命令,这不需要侯爷强调,每个在侯府伺候的下人都心知肚明,大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讨好了大小姐,侯爷也会高兴,甚至厚赏他们。

    慕婳没看出管家小心思,继续吩咐:“魏王府的消息也不能落下,最好盯紧魏王殿下。”

    稍稍停顿片刻,慕婳有几分不甘心的说:“柳娘子有消息立刻通知我!”柳娘子最不喜欢柳三郎,算是个偏心的母亲,然而她到底生下柳三郎,如今柳三郎在大理寺监牢,慕婳自觉帮柳三郎照拂柳娘子。

    毕竟柳娘子脾气秉性容易得罪人,魏王妃趁着朝廷纷争,突然向柳娘子发难,柳娘子未必能应付得了,魏王……说到底还是最在意儿子,接回柳娘子也是为了儿子!

    魏王妃同魏王朝夕相伴十余年,情分不是又为别的男人生下儿子的柳娘子可以比的,魏王属于这个时代的男人,看重血脉骨肉,毕竟有个王爵需要继承,十几年间又被人说成绝户,突然间有了亲生儿子,他哪能不死死抓住?

    说他还对柳娘子有多少感情,慕婳相信有一点,可绝对不会多。

    当初魏王妃若是不对付柳三郎,而是直接对付柳娘子,魏王会在儿子们面前难过,绝不会生魏王妃的气。

    “遵命,大小姐。”

    管家明白慕婳的意思是让慕云留在锦衣卫的亲信出动,打听消息盯梢,再没有比厂卫更擅长的,内廷的大太监还欠着大小姐的人情,魏王府本就是重点盯梢的对象,少不得有消息给大小姐送一份过来,这对大太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一对酿瓷娃娃摆在桌上,慕婳手指轻轻按着男孩子的脑袋,娃娃的头晃动了两下,“你到底还有个娘,虽是偏心,但总好过我……”

    田氏和沐国公夫人此时怕是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她把田氏关在宛城庄子上,又把沐国公夫人的宝贝儿子射成了塞子,想来神医不会让她失望,沐世子一定会体会到刮骨割肉的痛苦,沐国公夫人怕是哭成泪人。

    酿瓷娃娃的脑袋晃动,慕婳露出一抹淡笑,“可是我却很开心,果然我天生就是做逆女的,不会让你成为逆子的。”

    她为沐世子和沐国公夫人受到的折磨感到痛快,“胖丫,摆上酒菜,把最好的酒端上来。”

    “大小姐,胖丫姐姐去给柳三公子送东西去了,奴婢帮您准备可好?”

    慕婳笑着点头,把酿瓷的男孩子推到桌子另外一边,好似柳三郎还在,他们可以对饮一般,知道她最大秘密的柳三郎,努力维护她的柳三郎,是同她饮酒的最好人选。

    酒菜摆上后,慕婳让所有侍奉自己的人退下去,关上房门,给对面的酿瓷娃娃倒了一杯酒,随后自己也满上美酒,同对面的酒杯碰了一下,仰头饮尽美酒,说了一句:“很爽。”

    *****

    皇宫中,皇上漫不经心把玩折扇,一把折扇愣是让他玩出各种花样,而在他面前是站着六七位朝臣,他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陈述次辅的罪状,一人说完,另一外人接上,绝不会冷场,也不会互相争抢。

    “皇上……”

    他们说了这么多,可皇上却没个反应,只是轻轻哦了一声,这就完了?

    “朕不是已经把次辅关进大理寺了?”皇上眸子依然温柔,丝毫没有任何不耐,“朕看你们也口渴了,无庸给他们端上清热败火的苦茶。”

    “遵旨。”

    无庸公公心领神会,特意选了最最苦的苦茶端给几位大人,面对皇上的赏赐,他们怎敢不喝?以他们方才说得君君臣臣的道理,就是皇上赐给他们毒药,他们都得不眨眼睛喝下去。

    何况只是一杯苦茶。

    朝臣互相看了一眼,道:“多谢陛下恩赏。”

    眼睛一闭,他们仰头把苦茶喝了,真是太苦了……喉咙被苦味完全占据,一时手不出话来,皇上竟然用这小孩子般的恶作剧令他们闭嘴吗?

    皇上慢悠悠说道:“天干物燥,容易上火,苦茶朕赏了,你们的意思朕也明白了,你们心头的欲火和野心是不是可以降一降。”

    朝臣同时打了个哆嗦,他们中有四位阁老,以前一直被首辅和次辅压着,如今最上头的位置空出来,他们定是要争一争的,进一步就是人臣顶峰,他们刻苦读书,在千万的科举中杀出一条血路,小心翼翼在官场历练,不就是为了此时?

    ps本月最后一天,月底双倍,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