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报复啊,报复
    皇上勇于革新,不管结果是否如同皇上所愿,总是一种进步,革新之路总是充满荆棘坎坷,有变化总比一潭死水强。

    神医点头道:“皇上同我说过郡主的忧虑,我曾保证贡献出所有的药方,认真的教导肯学医的学生,世上会有一些固执的名医,但是也有盼着医术能发扬光大,传授给更多学生的人。”

    “就算无法公开更多的药方,能把我平生所学传给更多的学生徒弟,我也觉得满足欣慰,毕竟我一个人救不了天下的病人,在我的徒弟学生中许是会有比我医术更出色的人,皇上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慕婳道:“这句话的出处不是皇上说的。”

    “是吗?呵呵,我不大爱读圣贤书。”神医尴尬的笑笑,“除了医术外,我很少去关心别的事,救死扶伤才是做大夫的职责,他们尊称我一声神医,我就不能辜负了他们。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在我眼里,他们首先是病人。”

    “你放心,我没打算让沐世子哀嚎流血而亡。”

    慕婳的保证令神医放下悬着的心,却又更觉羞愧,他隐隐约约明白点什么,毕竟他是木齐的主治大夫,又受了皇上和三公子的叮嘱托付,面前的安乐郡主不简单。

    “我开得每一枪都很有分寸,避开让他血流不止的要害。”慕婳淡淡说道:“我只有要求,不,是命令,我知道神医已经掌握麻醉,麻沸散了,我命令你不许给沐世子用麻沸散,尤其是在给他抠出弹壳时,他必须是清醒的。”

    “……沐世子会疼……”

    “他若是不疼,我不是白做了吗?解决沐世子,只是一颗子弹罢了。”

    神医感到杀气腾腾,方才的坚持有点动摇了,安乐郡主到底射了几枪,也许最后沐世子是被疼死的。

    “这是我的命令,你只管听令就是。”

    “……好。”

    莫名的神医不愿违背慕婳的吩咐,不是因为她是安乐郡主,好似再为沐世子止痛,他就做了天大的错事一般。

    慕婳轻轻福了一礼,“有报应都会报应在我身上,同你无关的。”

    神医连忙后退,竟是不敢受慕婳的全礼,“不用,不用,有我在,沐世子死不了,额,我一定让沐世子清醒着,郡主尽管放心就是。”

    说出这番话的神医自己都愣了,往日注重医德的人竟是说出这样折磨病患的话,他脑子糊涂了吗?

    慕婳笑了,一瞬间神医怔怔的出神,女孩子真是漂亮,眸子真是亮!

    直到慕婳走出院落,神医才醒悟过来,揪着自己花白的胡须,暗骂一声老不休,竟然被一个女孩子迷住了,又不是热血冲动的少年?

    他恢复冷静,匆忙迈进了满是血腥气味的屋子,沐国公夫人脸上道道血痕,衣裙褶皱,头发散乱,极是狼狈,浑身是血的沐世子让神医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太惨了点,安乐郡主不愧是慕十三爷的妹子,便是锦衣卫都未必能狠下心折磨沐世子。

    神医蹲下身体,仔细查看沐世子中枪的地方,果然如郡主所言都不是要害,但是处理起来非常的麻烦,弹痕完全没入皮肉中,想要寻找取出弹壳,需要挖肉刮骨。

    沐世子下身的衣服湿透了,尿骚味直冲鼻子,神医觉得沐世子不是三国里的关二爷,把子弹都抠出来,他肯定少再少不了失禁痛哭。

    除了神医外,没人能帮沐世子了,神医默念一句,医者父母心,对失魂落魄的沐国公夫人道:“把令公子扶上床榻,再找几根绳子捆上他的手脚,省得我抠弹壳时,他乱动弹再受更多的创伤。”

    “……抠弹壳?需要抠弹壳?”

    “弹壳若是不弄出来,您儿子怕是挺不到明天,不是自己的铁疙瘩埋在身体里可是会闹出认命,抠弹壳虽是疼了一点,但是熬过去了,也就没事了。”

    神医解释了几句,“再让厨房烧一些热水,给沐世子擦拭身体,流血的伤口也需要及时处理。”

    沐国公夫人喃喃的说道:“难怪,难怪,她开了那么多枪却没有要他的性命。”

    她这是报复,报复当初沐世子为了穿上染血的铠甲,拔出射入她身体里的箭翎,一只又一只,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不知道疼,而如今抠出弹壳的沐世子是清醒的。

    沐世子想要活下去,哪怕现在他口不能言,浑身似被人拆了一般的疼痛,活着对他是痛苦的,可是他还想活着,祈求看着神医,干涩的嘴唇动了动,神医却是冰冷的说道:“郡主让我救你,你不必感激我。”

    不是安乐郡主,神医绝不会给沐世子看病,曾经的万民崇拜的不败战神少将军竟是个冒领他人军功的人,神医走南闯北见过许多事,对沐世子很是不齿。

    “娘,娘。”

    沐世子焦急的呼唤,沐国公夫人回神之后,连忙起身叫人扶起沐世子,可惜任她喊破喉咙,也没有换来一个奴才,儿子的伤口耽搁不得,神医已经再做抠出弹壳的准备了,根本不可能去来帮她。

    使出全部力气,沐国公夫人扶起儿子,从来没伺候过人,几次碰到沐世子的伤口,沐世子疼得身体再次抽搐,她顾不上去问儿子疼不疼,一门心思只想着快点把儿子弄到床上去。

    床榻就在眼前,沐国公夫人脚下一个踉跄,同沐世子几乎一同扎到床上,她的身体压住沐世子,“儿子,你怎样?”

    沐世子脸庞苍白,疼死了。

    “快去取热水,我要用热水。”神医见不得母子在床榻上,提醒沐国公夫人:“要尽快把热水端来,耽搁治病,沐世子有个好歹,可不是我的过失。”

    沐国公夫人从床上爬起来,安抚儿子两句,匆忙向厨房赶去,厨房一样是空无一人,她去厨房的路上,就没有看到一个奴才,“人,人都死哪去了?”

    厨房的摆设尽然有序,有柴火等物,沐国公夫人从来没有进过厨房,根本不会生火,“慕婳,你好狠的心!”

    不是慕婳,谁能调走所有的奴才?

    慕婳要她眼睁睁看着儿子……死。

    ps求两张月票。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