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射成筛子
    鲜血宛若涓涓细流般蔓延开去,侵蚀沐国公夫人脚上穿着的绣花鞋,黏腻的触感和刺鼻的血腥气息令她身体控制不住剧烈颤抖。

    面前的女孩子手中持有杀人的枪火,方才顶着她脑门冰冷的黑管此时冒着丝丝白烟,女孩子眸子清亮,隐隐含笑,却令沐国公夫人心胆俱裂,浑身冰冷颤抖。

    “你……你……怎么敢?”

    沐国公夫人知道慕婳开枪火的目标不是自己,儿子的血流了一地,她不明白慕婳怎么敢?

    “今日来沐国公府,见不到曾经熟悉的人,我很失望,亦不开心。”

    慕婳看着沐国公夫人,“我为何不敢?你儿子是我什么人?还是你认为我会因为过去的事就手下留情?”

    沐国公夫人紧紧抿着唇瓣,不敢去看受伤的儿子,眼前的女孩子太疯狂,太凶残,果真是个狂放残忍的灵魂,无论如何改变本性都不会有变化,轻易伤人,蔑视人命。

    哪怕击杀的人是当朝的沐国公世子!

    不说她曾经唤了沐世子十几年的哥哥,皇上还没处置沐世子,只是圈禁并没有夺去爵和官职,慕婳竟敢动手杀朝廷命官,正一品的世子,她简直不把皇上和朝廷放在心上!

    “不让你们母子四处乱说,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办法——”

    慕婳稍稍停顿片刻,屋中的气氛宛若铅块一般凝重,直接压在沐国公母子的心口,他们是真怕了。

    “直接杀了你们。”

    慕婳没有拿枪火比划威胁沐国公夫人,然沐国公夫人清楚的感觉到慕婳不是说笑,从未有过的濒临死地的感觉让她嘴唇哆嗦,“你……你不要……国公爷的命了?他身上的毒只有我能解。”

    “现在知道依靠沐国公了?怎么不拿你的靠山儿子?”

    慕婳扯起嘴角,“在你心里除了儿子之外,任何人都不值得依靠,只有儿子才是确保你荣华富贵的大靠山。”

    砰,慕婳再次开了一枪,随着枪声还有沐国公夫人的尖叫声,“不,不。”

    砰,砰,砰,沐国公夫人的尖叫越是凄厉,慕婳越是连开数枪,每一颗子弹都精准的落在沐世子身上。

    “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不要……不要杀了他。”

    沐国公夫人一边哀求一边扑到沐世子身上,此时她还哪有任何端庄贤淑的样子,宛若一个即将失去的儿子的母亲,身体完全覆盖流血不止的沐世子,张开的双臂不停的挥舞,“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不要……不要再……再开枪火了。我已经没了女儿,只有他了。”

    “你们没有亲手杀过人,只要吩咐下去,自然有人帮你办妥一切。”慕婳声音低沉,“他们都死了,我认识的人都死了,你没有儿子会活不下去,会伤心,而那些本来可以凯旋的人都被你下令灭口了,他们的父母就能活下去了?”

    慕婳一脚踢开沐国公夫人,眼白赤红染血,黑瞳却黑亮得惊人,“都是做父母的,凭什么为你的儿子能窃取军功,他们舍生忘死随我出征的人就该死?他们好不容易可以回家,却死在了一个你们母子的卑鄙无耻上头,你有没有听到他们不甘的哀嚎和控诉?”

    砰砰砰,慕婳看着沐国公夫人,打出所有的弹药。

    硝烟弥漫,沐国公夫人眼见着儿子身体随着枪声而抽动,双手抱着脑袋,有因为她的手上沾着地上的鲜血,脸上,头上,额头,染上一道又一道的血污,崩溃般喊道;

    “你杀了我吧,别折磨他了,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倒要看看老天爷会不会降下雷电劈死你,你以为你不是她,就能泯灭天性的杀母弑兄?”

    慕婳越过沐国公夫人,走向紧逼的房门,外面依然阳光灿烂,鸟语花香。

    “你都不怕雷劈不怕遭受报应,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还会怕天打雷劈?我想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死得更惨了,万箭穿心,你不知道被射成塞子有多疼。上一次把一切都还给了你,这一次你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今天只是给你们母女的惩罚,在这座公爵府中,唯一让我放不下的人就是你丈夫,他活着,你们就有性命在,若是他……我会让你们明白,曾经能吓哭蛮夷孩童的少将军的心有多狠多硬!”

    沐国公夫人扑在身体抽出的儿子身上,她连哭都不会了,完全被儿子的惨状吓到,慕婳冷漠无情的话似渗透到沐国公夫人骨子里。

    打开房门,慕婳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领路的奴才以及围住沐国公府的差官都不见了踪影,整座修缮华丽的庭院空无一人,安静得好似能听到蝴蝶展翅的声音。

    阳光依然耀眼,却无法驱散慕婳唇边的冷意。

    对昔日的母亲和兄长下狠手,她并不好过,慕婳远没有看起来的无情冷漠,背对着他们,面前又空无一人,慕婳不必再伪装。

    屋子里闹出那么大动静,慕婳还以为外面的人会听到,当见到沐国公夫人时,她没有想过挑明一切,然而沐国公夫人就是有本事,彻底激怒慕婳。

    既然做了,慕婳就没有想过后悔,也不会把门外听到一些动静的官差奴才灭口,她同沐国公夫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

    “见过郡主。”

    神医匆匆赶过来,迈进院落后连忙行礼,刚想开口解释几句,却听到慕婳说道:“你不必说了,我都明白的,沐国公中的毒,我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

    稍稍松了一口气,神医略带几分愧疚:“也是我医术不够高深,没有办法为沐国公解毒……皇上曾保证过,会在帝国设立医学院,收拢天下名医,共同研究病情,并把改良的医术传下去。”

    这也是他对皇上唯命是从的关键原因。

    慕婳却想着又是那位上师的主意,皇上正沿正确道路走着,“医学院成立后,神医你得县以身作则,如此才能让更多的名医不再敝帚自珍,贡献出祖传的药方和医术。”

    如同设立女学,医学院一样任重而道远。

    ps求两张月票。

    12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