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沐国公夫人的手段
    慕婳对着自己的拳头吹了一口气,淡笑道:“别那么看我,打你怎么着?我最厌烦别人在我耳边念经,你以为你念得经文能起到作用?”

    轻蔑看了一眼沐世子,慕婳双腿叠加,悠然翘起脚尖,轻轻摇晃两下,“倘若你不服气,让你儿子女儿来同我比过,让他们替你出头报复我,给你这个当娘的出气,太子妃回宫了,她同你闹翻了,你很难指使动你女儿,不过你儿子不是还在,我就坐在这,看看他如何对你尽孝。”

    慕婳很期盼再同沐世子交手,这一次她不会再手下留情,话说从开始同沐世子针锋相对,慕婳就没有留情过,几次三番把沐世子逼得吐血。

    “你以为谎话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话?假话终究是假话,哪怕重复一万遍,哪怕你们湮灭了所有的证据,李鬼永远成不了李逵!”

    “……你……你……”

    沐世子显然没有沐国公夫人冷静,坐在地上喃喃低估这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满脸的惊恐,身体抖动着,随时都好似能晕过去。

    别说替母亲出气,他此时宁可当做从不曾见过慕婳。

    沐国公夫人快速恢复了冷静,抹去鼻血,从地上爬起来,“你们都先下去,我单独同……安乐郡主说话。”

    屋中的仆从只有开始扶着沐世子的那名小厮,那人一脸迷糊,着实不明白安乐郡主为何突然动手打了沐国公夫人,还有就是安乐郡主竟然认为少将军是女扮男装?

    太不可思议了。

    小厮向沐国公夫人行礼,沐国公夫人动作极快拔下头上的钗环,闪电般扎在小厮的脖颈处,咕咕的血喷洒而出,飞渐她一脸,温热的鲜血顺着脸颊流淌,显得沐国公夫人多了几分的彪悍气息。

    哐当,小厮仰天到地,脖颈处的鲜血已经呈现黑紫色,睁着眼睛,气息全无,直到死时,他才明白安乐郡主说得都是实情,否则他也不会被沐国公夫人灭口了。

    慕婳望着紧紧握着滴血钗环的沐国公夫人,“曾经在府上当奴婢的人也是这么被你灭口的吧,谁都没有看出来平时温婉善良的夫人行事狠厉至此,所有人都低估了你。”

    尤其是她,还把沐国公夫人当做软弱的女人,沐国公夫人杀人都没有多眨一下眼睛,身上随时带着淬了毒的首饰,谋划鼓励儿子冒充少将军,窃取战功,把女儿的灵魂困在灵位上,意图困住女儿永生永世,做了一切之后,她还活得有滋有味,这女人到底多硬的心肠?!

    慕婳首次感到后背隐隐浮现出冷意。

    “他们不是我杀的,杀了他们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听到一切的人都该死,他们的性命是要记在你头上的。”

    沐国公夫人把脸上的鲜血抹掉,没有镜子并无法完全擦拭干净,可就是她这份冷漠淡定,骨子里的疯狂狠辣,让见惯死亡的慕婳都觉得心惊。

    “你是来报仇的?!”沐国公夫人走到慕婳面前,“你真不该今日同我说这些,坦白身份,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又有把柄捏在我手上了。”

    慕婳低垂眼睑。

    沐国公夫人唇边泛起嘲弄,“方才我不知道你的底细,还会对你有几分畏惧,如今我知道你是谁,反倒不怕了,不仅我不怕,你哥哥也不用怕。”

    “你先站起来,不过是个残破的灵魂罢了,看把你吓的。”

    沐国公夫人搀起神色恍惚的沐世子,“你去把慕云叫回来,不对,你要同慕云说,你哥哥才是少将军显赫战功的创造者,没有他的谋划,少将军就是疆场的一个莽夫。一会你入宫一趟,向陛下多说说你哥哥的优点,是他让着你,你不如他,务必要让陛下封赏你哥哥。”

    理所当然语气,她不是在命令慕婳,而是在命令一个傀儡,一个只能遵从主子命令的奴才。

    即便慕婳还是少将军时,沐国公夫人都没有这般理直气壮过,多是用一些虚伪的关心迂回让少将军尽孝。

    慕婳扯起嘴角,“我若说不呢?”

    “你的脾气还是同以前一样,只管动手,却不愿意动脑子。”沐国公夫人揉着被慕婳拳头砸出来的淤青,好笑说道:“到底你做了十几年的男孩子,敢做敢为,不计较后果,更是不愿用背后的手段,你到是痛快了,可是把柄不也到了我的手上。倘若我是你,绝不会今日登门,还动手打了我,甚至故意表明身份。”

    “也是我没有教过你这些,让你总是莽撞,肆意妄为。”

    “世子,你不用怕她,以前她为你争下功劳,以后她也会是你的马前卒,我还想着坏了她的名声,让世子你纳了她,毕竟她在朝政上看得比较准,等世子领兵出征,她那身功夫怪力也能为世子所用。”

    沐国公夫人抿了抿发鬓,“若是早知道她就是你妹妹,夺舍复生,我就不用费那么多事了!”

    “我还要多谢你不教之恩,在你的教导下,你儿子成了纸上谈兵,胆小懦弱的庸才,丢脸至极,你的女儿——太子妃看似聪明,其实同蠢丫头也没区别。”

    慕婳嘲讽的说道:“没有同你待在一起,是我的幸运。我从未像现在一样感激当初我女扮男装的决定!”

    “你以为你换了身体就能摆脱我?本来我没想过再让你做什么,偏偏你不肯安分,既是你活了过来,又闹到我跟前,我自然不会再客气。”

    沐国公夫人咬破中指,拿出一张黄橙橙的符纸,鲜血滴到符纸上,看着慕婳露出一抹似怜悯,似得意的笑容:“你还是同以前一样,总是惦记着对你一分好的亲人,你今日来是为国公爷,知道他是疼爱你的,你是不是特别后悔当时冷漠对他?你得怪国公爷太愚蠢,不善于表现……当然我也不会让他表现出来,否则你怎么会敌视他,怎么肯我的话?”

    鲜血已经把符纸湿透,沐国公夫人念了一句慕婳从未听过的咒语,然后她把符纸扔向慕婳,“身份改变了,你的灵魂依然没有改变,又是夺舍而生……我完全可以继续束缚你的灵魂!让你为我所用!”

    ps月底求月票,本文不玄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