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拳打生母
    慕婳到来,府中闹出不小的动静,甚至把给沐世子治病的太医都给叫走了,一直陪着儿子的沐国公夫人不可能不知道慕婳去看沐国公。

    没等慕婳到门口,屋里传出沙哑的嗓音,“安乐郡主大驾光临,令公爵府蓬荜生辉,快请进吧。”

    尾音上扬,有股说不出的嘲弄。

    慕婳推门而入,沐国公夫人眼圈微红,手中提着一块帕子,端坐在椅子上,苍白的脸庞,她很是委屈的看过来……慕婳脚步微微一顿,仿佛回到前世,每次她回府总是能见到她摆着这个样子等候少将军。

    她只需要唠叨几句,少将军就会帮她解决全部的麻烦。

    慕婳再一次扯起自嘲的嘴角,再次遇到这样的画面她才彻底明白自己当初有多傻,屏风后的床榻上,躺着重伤的沐世子,也是沐国公夫人全心指望的儿子。

    “安乐郡主是来看我们母子热闹的?拜安乐郡主所赐,如今我儿子状况不好,不过作为母亲,我断然不会眼看着他被打落凡尘,我知道你二哥慕云从西北回来后不会说我儿的好话,就算他伪造一些证据,我也能证明当日所言句句属实。”

    沐国公夫人收住眼泪,毫无退缩之意同慕婳抗衡,便是脸庞苍白,眸子里盛满战斗的欲望,慕婳安安稳稳坐在一旁,弯起嘴角,“你觉得皇上会相信你的实情?有时候就算你说得是实话,只要皇上不认可,旁人也只会当做谎话。”

    原来在没有依靠的时候,沐国公夫人也会变得‘坚强’‘独立’,或许她从不需要少将军帮忙!

    自作多情的人一直是她?!

    看着少将军父女矛盾重重,看着她看不起生父,沐国公夫人心里肯定很愉悦。

    “郡主以为皇上会一直宠溺信任你?”沐国公夫人轻轻弹了弹手指,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在宫变帝后冲突时帮了陛下的忙,能破了死侍也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你还年轻,经历的少,根本不知皇上最想要什么,朝廷波诡云谲,你个出世未深的小姑娘,永远不会懂得重臣和皇上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你明白?”

    慕婳会以嘲讽的笑容,“你说我经历少,沐国公夫人又有经历多少朝政变迁,倘若你真明白皇上的意图,能取信皇上,你心心念念的儿子会落到重伤被圈禁的地步?”

    “这只是意外罢了,是我看错太后娘娘,没想到皇上竟是赢得漂亮。”

    沐国公夫人冷笑:“以后我会更注意皇上,世子未必就不能翻身……”

    “你把最后一张少将军留给你的底牌打了出去,你儿子凭什么翻身?”慕婳笑盈盈望着巨变的沐国公夫人,“凭他从来没有上过疆场?凭着他那三脚猫的骑射功夫?凭他在朝政上白痴表现?”

    沐国公夫人咬着下嘴唇。

    “我真不知道你们母子哪来的信心?没错,他是在沙盘推演上比旁人强一些,纸上谈兵终觉浅,不是他在推演上赢了,就能做个常胜将军。每一个名将都是从尸山血海中锻炼出来的,他……我保证皇上绝不会给他历练的机会!”

    “你今日来是……是为了羞辱我?”

    屏风后,人影晃动,沐世子被小厮搀扶着,一手扶着屏风,沙哑的说道:“你不配提起少将军,他活着时,一直最最是孝顺母亲,心疼于我,他战死疆场,我不准你这个小人得志的人提起他!”

    “他?少将军是你的弟弟?”

    “……你知道什么?”

    沐国公夫人和沐世子同时变了脸色,只听到慕婳慢悠悠说道:“直到现在你们还不敢承认少将军是女儿身,还敢同我说我不配提少将军?!”

    轰得一声,沐国公夫人感到头顶上炸响一个惊雷,宛若炸响了催命符一般。

    她面色白若透明,七魂六魄似被狠狠的撕扯,“你怎么会知道……不,你胡说!我生得是双生子,两个儿子,他们一文一武,一出谋,一征战,两人一起铸就少将军的不败威名,你休想……休想用卑鄙的手段试探我。”

    “屡次孤军深入,大胜而归的少将军,杀得蛮族尸横遍野的少将军是女孩子?!”沐世子大笑,“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慕婳,你大出风头就以为疆场上是女孩子可以去的?以为你的骑射功夫在疆场上有用?你天真的可笑!”

    “我天真吗?”

    慕婳反问沐世子,灼灼的眸子印着沐世子的色厉内荏,印着他的惶恐和不安,“听你的意思,你知道疆场的残酷?不妨你说给我听听……说说你唯一一次去疆场上……是怎么脱掉你孪生妹妹的盔甲,你是如何把染满了你妹妹血的盔甲穿在自己身上,怎么腆脸站在将旗之下。”

    哐当,沐世子双腿站不住,直接坐在地上,抬起手臂指着慕婳,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事情涌上来,“你……是人是鬼?”

    她就是妹妹吗?

    难怪父亲死活要认她为义女,她明明不是死了吗?死无全尸……尸体被射成筛子,她到底是如何活过来的?

    沐国公夫人小心翼翼看着慕婳,惨白的嘴唇轻轻蠕动诵读着经文,当供奉着灵位的寺庙着火后,表哥长青先生失踪,无论她如何传信,表哥都不曾给过她音信,她就该知道出事了!

    她应该早就明白的那丫头的灵魂绝对是困不住。

    沐国公夫人退下手腕上的佛珠,诵读经文的声音越来越大,好似这么做就可以让神佛化去眼前慕婳的灵魂。

    慕婳早已经解开心结,根本不在意经文,不过沐国公夫人念经的声音让她记起不好的事,她哪怕在灵位上困了十年,依然不怎么喜欢听人念经,慕婳动作很快,一拳头砸向沐国公夫人。

    砰,沐国公夫人身体向后倒仰,鼻血横流,突然而来的重击使得牙齿咬破了嘴唇,血腥味道令沐国公夫人隐隐觉得恶心。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收回拳头的慕婳,怎么敢?她怎么敢这么对自己?

    ps恩,求月票,为不掩饰憋屈的婳婳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