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不是替身
    慕婳冷笑一声,“既然你是代替神医来给沐国公诊脉的人,又是在太医院供职,应该明白皇上派你来国公府的目的,今日我若是不来,你如何给沐国公诊脉?!”

    “下官,下官。”

    太医着实找不到推托理由,只能实话实说,“是沐国公夫人让下官去给沐世子诊脉,沐世子伤势颇重,下官想着沐世子有正一品的世子……”

    “你是认为他是太子妃的娘家兄长比沐国公尊贵,又被沐国公夫人说动,才会撇下沐国公守着沐世子,完全忘记了你的使命!”

    慕婳第一眼就看出此人做官的心思比做大夫的心思重,他巴结权贵,被太子妃的名头影响偏向沐世子,因为身份不够不知当日在寿宴上发生的详情,只当沐国公府最重要的人是沐世子和太子妃。

    沐国公夫人把沐国公送到这样偏僻的院落中,也是存了给太医看一看的心思,让太医替儿子看病,毕竟从进京后,世人都认为沐国公是靠着儿子封的爵位,整个公爵府最重要的人就是沐世子。

    “下官知错,下官再不敢去给沐世子看病,只守着沐国公。”

    太医眼见慕婳起身,向前爬了两步,“求郡主给下官一个机会,下官一定会……”慕婳直接甩开太医的纠缠,冰冷的眸子微垂,“你应该庆幸沐国公还活着!也该庆幸我还有理智,知道该去找谁算账!”

    “你们把他送回太医院,告诉神医,我在沐国公府等他!”

    “是,郡主大人。”

    侍卫加了大人的称呼,直接提起瘫软在地的太医向府门外走。

    已经扛着米面等好东西回来的沐大少爷站在门口,望着走出来的慕婳,终于忍不住用手盖住脸庞哽咽起来,渐渐的哭声大了,泪水顺着手指缝隙砸在地面上。

    多日的委屈,多日的郁闷好似要在此刻全部发泄出来。

    “哭什么!”慕婳语气不善,然而却是把手搭在沐大少爷的肩膀上,没有这个儿子在,沐国公怕是会受更多的委屈和痛苦,“你呀,就是太老实了,以后谁要欺负了你,你就……就报我的名字!”

    沐大少爷明明比慕婳高出两头,身形也远比慕婳矫健,然而此时却好似依偎在慕婳身边,怎么看都不协调,却出奇的理所应当。

    他一边哭,一边点头,眼角的欢喜流淌到唇边,慕婳眸子暗淡了一瞬,似他这样的人,她还是少将军时见得太多了,他们都宁可陪少将军一起死的。

    为什么呢?

    有时她也不懂,自己的魅力如此大?

    她做少将军时没有让追随自己的人享受到荣华富贵,今生慕婳绝对不会再眼睁睁看着沐大少他们陷入死地了。

    “你……你别去找她。”

    “我不去,难道你去?”

    慕婳好笑的问道,沐大少爷眼里闪过心疼,到底是同母亲冲突,他可是很清楚慕婳当初有多孝顺,一直把母亲和兄长的话放在心头。

    被少将军宠溺维护的人恨幸福……他们太不懂得珍惜了,有多少人想要而不可得,他和父亲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好在老天爷让少将军回来了,这一次他和父亲不再是旁观者,他们得到了以前渴望的东西。

    自然不愿意那个女人再伤害慕婳!

    “你和沐国公都不明白,我只看重我想看重的人,在我心里只有三种人,亲人,陌生人,以及敌人!”

    以前少将军把他们当做陌生人看待,如今屡次突破她的底线的沐国公夫人,哪怕她们是灵魂上的母女,没有真正血缘关系后,她已经把沐国公夫人看做了敌人。

    “我不会为敌人的悲惨而伤心,敌人越惨,我越是快活。”慕婳再一次拍了拍沐大少的肩膀,“去给沐国公熬点米粥,等我回来,同你们一起用。”

    “做得好吃点,我可吃不惯糊粥,你是沐国公的长子,此处是沐国公府,没人敢拒绝大少爷的吩咐!”

    沐大少擦去眼泪,挺起胸膛,“我们等着着你……妹妹!”

    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那道依然潇洒的人影认可他了,把他当做哥哥看待,他也不能给她丢脸。

    ******

    “领我去见沐国公夫人。”

    “是,郡主大人。”

    一个人叫大人,公爵府的奴才也都称慕婳为大人了,他们再也找不到更恰当的称呼。

    “夫人在世子爷房中,太子妃刚走没多久。”

    “太子妃?”

    慕婳没想到太子妃竟然来过,是来让沐国公夫人拿主意的?还是来向她求援?

    “太子妃同夫人大吵一架,说是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夫人也说以后再不认太子妃这个女儿,不过夫人当时哭得很伤心。”

    仆从不知外面的事,但府上的事却很清楚,眼见安乐郡主饶有兴致的听着,继续说道:“夫人说太子妃以后会后悔什么的,还抱着世子哭了好一通呢,听侍奉世子的奴才提过,夫人要让瞧不起世子的人好看。”

    慕婳不知沐国公夫人是不是脑袋坏掉了,一个被圈禁起来的人还想让让别人好看?

    沐世子养病的院落非常适合调养身体,看得出沐国公夫人是尽了全部的心思,慕婳轻声问道:“太子妃曾经住过的院子也是沐国公夫人布置的?”

    “夫人很疼爱太子妃,说是女儿要娇养,当时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太子妃。吃穿用度,摆设铺陈都是最好的,太子妃喜欢读书下棋,夫人就让奴才找了好几副玉石棋子,书房布置得很舒适。”

    仆从口沫横飞,说着夫人有多宠爱疼女儿。

    没有一点……没有一点她的影子。

    慕婳问明白太子妃所用的东西后,自嘲的扯起嘴角,不是早就该掐灭幻想了吗?沐国公夫人怎么会因为她的死,就把接过来的女儿当做自己的替代品。

    若是府里有她喜欢的东西,沐国公夫人怕是才是最难受的一个,能亲笔用朱砂鲜血把她的名字写在灵位上,困住了她十年,深怕她灵魂回来报复,沐国公夫人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女儿!

    ps月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