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孝顺女儿
    安乐郡主冷漠的面容,肃杀的气势,彻底镇住了所有人。

    有胆小的奴才直接跪在了地上,后背已经被冷汗侵透了,莫怪安乐郡主被差官簇拥,这要人命的气势比见过的公主郡主们更强大。

    仆从略带羡慕看着远去的沐大少爷,自从沐国公病倒被送回府后,沐大少爷的日子每况日下,也只有大少爷肯亲自照顾沐国公,他们下人还仗着夫人的面子作践大少爷。

    大少爷宁可被生母和妹妹抱怨,固执的时刻守在沐国公身边,端屎端尿,便是受尽委屈也不曾离开沐国公一步。

    原来大少爷才是最精明,眼睛最亮的人!

    官差完全知晓安乐郡主的威名,努力回忆是否得罪过沐国公,脚下却不慢,立刻跑去沐世子的院落去找神医过来。

    慕婳生沐大少爷的气,却是更生自己的气,怎么就没想过沐国公会被这样亏待?明明她该是了解沐国公夫人的为人,她应该早早过来看望沐国公的。

    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慕婳先扫视一圈,屋子里摆设的家具一层的灰,墙壁多年不曾粉过,墙壁一块块脱落,显得很陈旧,因是厢房,又是糊劣质的窗纸,屋中光线昏暗,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人望而却步。

    慕婳心头仿佛针扎一般疼,她爹何时住过这样的屋子?

    “我让奴才进去洒扫一下,郡主您……”

    “碰。”

    慕婳迈过门槛,翻身把房门关上,将一切不相干的人挡在门外。里面的卧室传来咳嗽声,显然门口的动静惊醒了只能躺在床上养病的沐国公。

    “你……你……”

    沐国公看清冲到自己床前的女孩子,浑浊的眸子闪过一抹欣喜,随后是满满的担忧,因为毒素不曾完全清除,他连翻身和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推开慕婳了,只能着急般呜呜。

    慕婳眼圈彻底红了,按住扭动身躯的沐国公,“您别担心,我……我有办法应付过去,不会让他们怀疑我。”

    沐国公仍然着急得满头是冷汗,用眼神催促慕婳快走快走,他用不上她来看望,也不愿意让慕婳被木齐怀疑,慕婳好不容易开启一段美好安宁的人生,不该再因为他破坏了。

    他本来对女儿就是愧疚的,慕婳再因他被牵连,他死了都闭不上眼睛。

    “我说没事就没事,你不相信我的话?!”

    慕婳拿着帕子擦拭他额头的汗水,低声道:“你该相信你女儿的能耐本事,何况不是我离不开父亲,而是他离不开我,他是我爹,你难道就不是了?”

    “以前我就说让你长点心,别把府上的事都交给你夫人,你是一点都没听进去,你看看,你这回一病,谁理会你?亏着大哥还有点良心,没有舍弃你,不过他……被祖母教得太老实了。”

    那位慕婳没有见过几面的老太太虽是抱养庶孙,但把庶孙养得没什么心机。慕婳擦干净沐国公的脸庞,“你是外面的战事拿不起,府里的事情不过问,日子过得真是……无忧无虑啊。”

    沐国公蠕动嘴唇,不是一直有你在吗?

    从小他靠母亲,成年靠女儿,若是没有造船经商的才能,他就是个只能依靠别人的酒囊饭袋,少将军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多管府上的事,少将军就不高兴,他为让少将军满意,府中的上下都是夫人说得算。

    她根本就没提醒他长点心!

    这丫头说假话!

    莫名的沐国公眼睛发酸,隐隐有泪水滚落没入枕头。

    慕婳看清楚沐国公眼泪,他在逼仄的屋子养病,令她心里难受得紧,后悔没有照顾好沐国公,哪怕她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了,可灵魂上他们还应该是父女。

    “你和我今生的父亲一样,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保证谁也不能欺负你们。”

    她是少将军也是慕婳,两段人生,两个父亲都是她要保护孝顺的人。

    “郡主,太医到了。”

    慕婳抹去沐国公的眼泪,“你且等一等,我会让他们医治好您,倘若他们没有办法,我亲自去见她,如何也能拿到解药。”

    “以后,您离着她远一点,为了她儿子,她已经不顾一切,谁都不在意了。光是远一点怕是不成,您还是学我父亲休妻吧。”

    沐国公使劲眨了眨眼睛,表示会按照慕婳的要求去做,他更想同慕婳说,这一切都是他的报应,慕婳不用太伤心难过,是他对不住女儿的报应!

    在床上这些天,他已经想明白了,天理循环,他是要由此报应的,所以他没有怨恨任何人,却又坚强痛苦的活着,毕竟身体里的剧毒折磨也是很痛苦的,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痛苦的他挣扎着求生,只为了能说出该说的秘密。

    慕婳光明磊落,不屑阴损的手段,可是沐国公夫人却有许多的阴招,沐国公怕……怕慕婳吃亏,哪怕慕婳已经不把她当做母亲看待,他仍然怕她中招,所以他不让沐大少爷去见慕婳,就是不想慕婳同沐国公夫人碰面。

    他低估慕婳的善良,在女儿出现在门口时,他既是感动,亦是难受,这样好的女儿怎么就没有脱生成好人家的女儿?

    木齐也不是好父亲。

    他何德何能有她这样的女儿啊,老天爷太厚爱他了。

    慕婳走到门口,看到外面跪着一人,皱起眉头道:“你不是皇上派来给沐国公治病的神医?!”

    她在宫中时曾经见神医,眼前的人看着同神医年龄差不多,但比神医白了一些,身上的官味更足,“你是谁?”

    “回郡主的话,下官是太医院的太医。”

    他声音颤颤巍巍的,低声道:“皇上把神医叫去照顾山海关总兵杨大人,太医院只能让下官员来给沐国公诊脉,回去后,神医会详细询问下官沐国公的状况,神医也说过,他无法完全拔出沐国公身体里的毒素。”

    神医被称作神医,他毕竟不是神,只是医术比杏林高手更出色一些,不是所有毒都能解,也不是所有病都能治好。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