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请罪去
    天不随人愿,他们被坑了,又不愿向齐王低头,受齐王摆布,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的主子是皇上,所以他们才来求安乐郡主和三公子。

    慕婳盯着窗外的树木发呆,太监们没有再出声打扰她,静静等候郡主的决断。

    上师?!

    妖孽!

    慕婳隐感到皇上身上有秘密,对那位上师格外感兴趣,皇上有今日沉稳的性情,开阔的胸襟是受了上师的影响?

    那人是不是穿越者?!端看今日的天工坊和皇上推行的新政怕是八九不离十了。若是按照天朝历史上年代推算,帝国取代了满清,时间上也是在道光时期,难怪相信上师的皇上会如此着急。

    再不变革怕是就晚了,尤其前世的少将军打通了丝绸之路,谁也不知那块大陆上的国家会不会比帝国更先进开明。

    不过已经研究出枪火大炮等神物的皇上起码在武力上不会弱,当然远远记忆中的历史和地图都同当前有差别,许是那段历史的投影,但是年代应当是相当才对。

    “我不指望着你们做什么,只相信你们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

    慕婳觉得把他们都替换掉的话,会让皇上不方便,提拔起来的太监未必就比他们强多少,没准还是齐王殿下的人,皇上明明听到风声却没有阻止大太监上门来求慕婳,存着也是警告他们的心思。

    当然未必他们都能保住现在的位置,皇上还是要惩治他们一二震慑宫中的奴才,慕婳看了一眼柳三郎,他把皇上的心思都摸透了!

    “你们知道漂亮的玻璃灯的成本是多少?”

    “不知。”

    大太监们摇头,“听郡主这口气,莫非玻璃灯的成本很……低?不太可能吧,琉璃盏很贵的,奴才单就卖玻璃灯就卖了七八万两银子。”

    准确的数目,他们也不会告诉给慕婳。

    “皇上设立天工坊,除了神兵利器外,研究出的东西都是要在民间普及的,玻璃就是其中惠民的物品之一。”

    太监们大吃一惊。

    慕婳淡淡一笑:“对,就是如你们所想,皇上会让每个百姓都能用得起玻璃,而作玻璃的原材料——只是沙子和碱面。”

    “……咳咳。”柳三郎被茶水呛到了,“你是说真的?”

    不怪他吃惊,因为帝后的冲突,皇上给太后娘娘准备的惊喜没有用上,可是他却是实打实见过上千盏玻璃灯的,知晓玻璃灯的贵重和神奇,通透明亮的玻璃灯竟是沙子做的?

    那真有可能每个百姓都能用上。

    “所以说买了玻璃灯的商贾会大亏一笔。”慕婳唇角噙着坏笑,“倘若他是齐王殿下的人,齐王在银钱上怕是会元气大伤,三郎,你记得给皇上说,尽快把玻璃推到民间,让百姓早日享受到天工坊的神物。”

    柳三郎微微颔首,大太监们顿时扬眉吐气,狠坑齐王一把,真是太好了,让齐王的人玩失踪?!

    “这笔银子,你们不如献给皇上。”

    慕婳把方才太监拿出来的银票交还回去,“皇上正在兴建女学,想来有着几万两的银子,女学的学院会更漂亮一点,这也算是你们将功赎罪吧。”

    “郡主……”见慕婳坚决,大太监也知郡主是不会要银子了,躬身道:“奴才遵从君郡主的吩咐。”

    “你们可让厂卫给我二哥送个消息,严防商贾把玻璃灯卖到番邦去,我一会儿还会给沐国公打声招呼,让他也注意一点,谨防他们走水路。”

    无路如何也要把齐王这笔银子坑死!

    大太监们后背一阵阵的冷汗,以后千万可不能得罪安乐郡主。

    不过齐王也该有此报应,经过这件事后,齐王在银子上也不会再那么充裕了,对太子和赵王是有好处的,以前最有钱的就是齐王。

    这会儿三人在银子上的差距几乎是拉平了。

    齐王还得罪了内廷的大太监,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慕婳拿过纸笔写了一封……书信,把情况向皇上说明了一番,甚至在书信中提出了如何推广玻璃,如何招商拍卖天工坊产出的玻璃,专营不适合帝国国情,不如把玻璃先卖给各地的商贾,由着他们在当地铺开。

    柳三郎帮慕婳研磨,把慕婳所写的方法看在眼中,不由得露出一抹佩服,慕婳看到后暗道一声惭愧,这些事还都是遥远记忆中留下来的。

    皇上既然能信任上师,慕婳觉得自己可比上师低调多了,纵然她不说,皇上他们未必就想不到,只不过她先提出来,让皇上少走一些弯路罢了。

    吹干墨迹,慕婳把书信交给大太监,“你们去向皇上请罪时,把书信呈给陛下。”

    “向皇上请罪?”

    “你们不会以为能瞒过皇上,或是我帮你们隐瞒陛下?”

    慕婳佯装生气,打算收回书信,大太监对视一眼,连忙接过书信,“奴才回宫就去向皇上请罪,可是……可是皇上能否……”

    “你们也说皇上是仁君,以后你们再不做私卖皇宫之物的事,看在你们往日的勤勉上,皇上肯定会网开一面。你们可以……嗯,可以说说太子妃,她是如何威胁你们的。”

    “奴才明白。”

    大太监们心领神会,论在背后给人下绊子,添油加醋,他们可都是高手,绝对能让太子殿下更加厌弃太子妃。

    看来安乐郡主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拿了安乐郡主的书信,又有三公子的暗示和保证,他们有底气了许多,向慕婳表了表忠心,他们便告辞回宫去向皇上请罪了。

    他们走后,柳三郎问道:“我以为你会想要去天工坊看看。”

    慕婳又拿起棋谱,仔细看着,“我不是你,天工坊是皇上的禁地,你去得,我若是去了,不大好。”

    听柳三郎半晌没有动静,慕婳从棋谱上抬起眼睛,明了的笑道:“少将军的师傅是长青师傅,鬼谷子唯一的传人,玻璃的配方……他曾提过,我虽是知道是用什么材料,但是不知比例多少,据说鬼谷子曾推算出后世有这样的奇物。”

    慕婳坏坏的一笑:“还说有一日我们会如同神仙一样,在天上飞,真正做到日行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