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最强金大腿
    抹眼泪的太子妃闻言向外看去,差一点咬碎满口的银牙,原来这群大太监还知道自己是奴才?!

    还记得该怎么面对主子!

    他们现在一个个老实得很,一点都没有在太子妃面前的嚣张和嘲讽不耐。

    哪怕被安乐郡主拒之门外,依然很有耐心等候,那副谦卑恭顺的样子比慕婳亲自出面来打太子妃的脸面还让她难受!

    “田氏呢?她甘心被木齐抛下?”太子妃想到了曾经能折磨压制慕婳的三小姐,“虽然有皇上赐婚,慕媛认命了?她到底是木齐养大的女儿,纵然赶不上嫡亲的女儿,总有一份养育之恩在的,由木齐出面求情,皇上未必就不能网开一面。”

    这两人都是用来恶心慕婳的,怎么就没见她们上门去闹慕婳?

    “纵然田氏再不成样子,到底是慕……安乐郡主的生母,安乐郡主品行被皇上称赞,却做出不认生母的事?把一切都推到木齐头上,她做女儿也不该不认生母……”

    “咳咳。”

    冯尚宫打断太子妃的牢骚,似笑非笑的目光让太子妃面若火烧,“谁说安乐郡主不认生母的?木大人有充分的理由同田氏和离,安乐郡主是他们的女儿,她能怎么办?拼命阻止父亲?孝经上可不是这么写的。况且自古以来,都是父为尊,安乐郡主只能跟着木大人。”

    “不过郡主也没亏待生母,早早把生母送去宛城别院,好吃好喝的供养田氏,除了怕田氏无家可归外,更不愿意田氏被谁利用了去,做出伤害木大人的事,安乐郡主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对木大人和田氏都尽了孝,京城有不少人都很认同郡主的处事方法。”

    “不是我多嘴,太子妃该同郡主好好学学。”

    太子妃刚刚舍弃沐国公夫人,还有脸面去说慕婳抛弃田氏?

    单冲田氏做得那些对不住慕婳的事,任谁都觉得慕婳还能奉养田氏已经是个极为孝顺的女儿了。

    “她不是奉养田氏,她根本就是把田氏关押拘禁起来,不让田氏闹事,更不会让田氏在别院好过。”

    太子妃愤恨不平,“她明明做了不孝的事,外面的人偏偏一个劲说她孝顺,她也不觉得脸红?慕三小姐就没有当面戳破她?”

    “您怎么不听劝呢?怎么又忘了不能同安乐郡主较劲?今日咱们打侯府门前过,这还是老天爷厚爱您,给您提醒呢。”

    冯尚宫语重心长的劝道:“您也看到了耀武扬威的大太监在郡主门前什么样了?这还只是在门口,他们见了郡主,我敢向你打包票,他们一个个比猫还乖,说不得会抱着郡主的大腿好一顿哭求,他们除了爱财之外,更爱惜性命,没了性命有再多的财势也享受不到。”

    “不说旁的,郡主倘若针对太子妃,不用郡主多说多做,只要歪歪嘴,您面前这些大太监就能让您在皇宫中寸步难行!相比较您来说,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更信任他们,您就是去告状都没人理会。”

    太子妃心头点燃一把火,烧得她难受极了,慕婳明明做了不孝的事,一堆人追捧她,而她做什么都得不了好,“这不公平!”

    “郡主能让田氏在宛城住着,那是郡主手段高,慕三小姐不是没来找过木大人,可您该知道,木大人有多疼亲生的女儿,不见三小姐还好,若是见到往日捧在手心的三小姐,啧啧,木大人只会更恼恨自己和三小姐,以及做下换女的永安侯府!”

    两家调换女儿身份这件事已经完全翻转过来,田氏一口咬定是她自作主张调换了女儿,慕婳也没多做解释,可是所有人都认为真正做出换女决定的人是永安侯府,他们就是想把女儿留在京城享福,把奴才的女儿慕婳带去关外当奴婢使唤。

    “永安侯完全比不上风头正劲的木大人,这年头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总归还是要看实力的,何况永安侯自知理亏,安乐郡主让人把随着田氏闹上门的三小姐送了回去,永安侯还能不明白郡主的意思?无论如何都会看牢慕三小姐,他生怕被木大人找上门去。再者永安侯欠了好多银子,整日忙着应付上门的债主,安乐郡主不去找他麻烦,他已经谢天谢地了。”

    太子妃听着自己不知道的消息,手中的帕子拧成了麻花,“说得再多,还是慕婳……安乐郡主她手段高,直接把隐患都……还是她得皇上信任,否则她就是做得再好,也会有人说她心狠手辣。”

    “回宫,我们回宫!”

    太子妃愤怒嫉妒的的眸子一瞬间好似被冰雪覆盖,心中的妒火熄灭了,恢复几许理智,明知道冯尚宫对她不是忠诚的,她还要用冯尚宫等人,因为她们是太后娘娘给自己的,而且她手中确实没有可用的人。

    就算是向太后娘娘告状,她也要找到机会,贸然去说冯尚宫的坏话,太后娘娘会更厌恶她。

    冯尚宫看了太子妃半晌,太子妃合上眼睛,却比出宫时更难应对把握。

    “她最大的依仗不是那一身的本事,而是皇上的看重!”

    马车重新启动时,冯尚宫听到太子妃平静的陈诉:“倘若失去皇上,就算她本事仍在,也没有今日的煊赫地位。”

    倘若慕婳听到会点头赞同的,她不曾小视自己的实力,但是更清楚自己的分量,面对哭诉的大太监,她依然很是冷静,“你们起来说话。”

    不曾因为这些大太监的吹捧谄媚而得意起来,失去本心。

    柳三郎坐在慕婳身边,手指轻轻捻动,眼见大太监还要继续哭求,出声道:“没听郡主让你们起身。”

    大太监看了看面容平静的慕婳,又看看云淡风轻的柳三郎,心头暗暗叫苦,你说皇上宠爱信任的后辈怎么偏偏是这两位?

    换了旁人,哪怕是太子殿下,他们也有信心同太子殿下谈条件。

    慕婳油泼不进,什么都不缺,柳三公子才学极高,就算他们能打听到今科的考题,三公子也不稀罕。

    他们站起来后就再难跪下哀求了。

    ps求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