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慕婳的价值
    “找我做什么?”

    柳三郎推门而入,阳光一下子撒进屋子,慕婳微微眯起眼眸,文雅飘逸的少年宛若从烈日骄阳中走来,身上还带着尚未消失的光芒。

    “你说找你作甚?”慕婳把棋谱扔到一旁,斜睨着眼睛,似不满似抱怨:“不是你因为你,他们会堵门?装什么无辜啊。”

    最是见不得他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很招人恨的,好不好?!

    柳三郎扫过被扔到一旁的棋谱,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棋谱上点了点,“临时抱佛脚去看棋谱,不如向我请教。”

    “被你在棋盘上羞辱?”

    “我何时羞辱你了?不是一直都是你赢?”柳三郎浓密的眼睫扇子似的扇动,“哪次不是被你大杀四方?”

    “我别人不服,就是服你,总能把假话说得更真话似的,不,比真话还要动听。”

    慕婳棋力赶不上柳三郎,有没有让棋还是能感到的,不是她看出来让棋的痕迹,而是她根本下不过柳三郎,她同他对弈,能赢才叫有古怪,偏偏每一次她都赢了,莫名其妙就赢了。

    柳三郎的段数怕是比长青师傅不低,该让他们两人去对弈。

    管家再胖感到丝丝的牙疼,外面一堆大太监上门,他们却在斗嘴聊天,果然主子们是他这个奴才所不能理解的。

    “大小姐,您看是不是请三公子去见一见外面的人。”

    柳三郎拳头抵着嘴唇,掩饰笑容,慕婳看着不争气的管家摇头叹息,管家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给自家大小姐丢人了。

    “还是年轻啊。”

    “你有资格说他年轻吗?”

    慕婳再次白了少年一眼,管家的孙子都能去打见酱油了,柳三郎挑起眉稍,无辜的笑道:“我是说,他在政治上年轻,又没说他年龄。”

    “……”

    慕婳不再出声,论嘴皮子功夫,她对柳三郎甘拜下风,“前任首辅失踪的案子到底如何处置了?”

    “皇上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大理寺等三司衙门鸡飞狗跳,四处寻找确实的线索,我想许是明日就有可能找到府上来。”

    “找你?”

    慕婳脱口而出,“你见过他?!”随即意味深长看着柳三郎,“被王爷们反戈一击的感觉如何?是不是特别的郁闷?!有确实的证据你见过他,连皇上都不好明目张胆的护着你,他们一定是把你看做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

    “我一个流落在外的宗室子弟,一个文弱且没有功名的书生,竟然被齐王扣上一顶大帽子,我背不起啊。”

    “原来是齐王出手了。”慕婳认同般点头,“我想也该是他,毕竟太子是想动手,不过还在整合太后娘娘的人脉,又因为太子妃得罪了内廷的大太监,太子很难从厂卫得到消息,不是得不到,而是消息的滞后,他落后于齐王。”

    “官差上门,你就不担心我?”

    “呵呵。”

    慕婳撑着下颚,“得罪太子和王爷,你自求多福吧。”

    同时慕婳在心里想着一件事,柳三郎故意卖了这个破绽,到底想要做什么?以他在厂卫的影响力,完全可以抹掉去见了首辅的消息,他却没有这么做。

    “一会儿,你也出去见见他们。”柳三郎没有继续装可怜,说道:“齐王的人已经失踪了,无论是他们求上门去,还是当庭揭发他们,他们所付出的代价都比来求我要多得多,这些人虽是贪婪,但被高人指点过,同朝臣结好,总比投靠齐王安全!”

    “我又不指望他们,你自己去见就是了。”

    这些人最大的优势就是传递皇上和宫廷的消息,慕婳对此毫无兴趣,二哥和木齐已经风头正劲,再同内廷牵连太深,就不是风光,而是惹祸了。

    “可我进不去天工坊,拿不到玻璃灯,不求你,求谁?”

    “我……我连天工坊在哪都不知道!”

    慕婳瞪着柳三郎,他是故意向自己显摆的,除了皇上外,只有柳三郎进得去,柳三郎摇摇头,认真的说道:“能从天工坊搬东西的人,只有你!”

    仿佛怕慕婳不相信,柳三郎很认真的点头,低声说道:“唯有你能做到,伯父对你始终是不一样的,他肯定是见过的!”

    慕婳仔细回想上辈子见过的人,重新梳理一遍,“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到底身边还有人,他们没有说得太明白。

    ******

    太子妃是哭着从沐国公府邸出来的,昔日很繁华的国公府如今被五城兵马司的人困住,原则上不许任何人进出,不过她毕竟是太子妃,又是沐国公的女儿,她聪明得没有说去看沐国公夫人或是世子,而是去看望已经被移到国公府的沐国公。

    沐国公已经苏醒了,但是却因为体内的毒素,无法把话说清楚,慕云还没回京,关于少将军是不是双生子的案子暂时搁置下来。

    坐在马车上,太子妃哭成了泪人,脸庞红肿,显然被人用力的扇过耳光,现在想起沐国公夫人那冷冽的目光,太子妃还觉得浑身发冷,耳边浮现沐国公夫人的冰冷话语,你会后悔的!

    莫非她还有后招?

    太子妃有些后悔抛弃母亲和哥哥,同沐国公夫人相处时间不长,却知道一些她的神秘手段,比如那些符文什么的,即便对慕婳没有起到想要的效果,但确实是影响到慕婳了。

    如果把那样的手段用在旁人身上呢?

    太子殿下,太后娘娘等等,只要他们稍稍对她好一点,是不是她就可以坐稳太子妃的位置,同被太子宠到心尖上的贱人斗一斗?

    马车行进缓慢,太子妃听到外面好似很热闹,不满的问道:“怎么回事?还不尽快回宫?”

    陪坐在一旁的冯尚宫撩起帘子,她看出太子妃是后悔了,三公子说过,恶人自有恶人磨,郡主不需要对太子妃做什么,只要在一旁欣赏她们互掐就好。

    “是安永侯府,正赶上他们来求安乐郡主,啧啧,他们这些在内廷呼风唤雨的掌印太监也有今日,从他们坐上大太监的位置后,就没有再似今日这般低三下四的求人了。”

    ps月底外出学习要存稿,还要为十一长假存稿,保持两更,时不时加更,望读者们理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