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五十章 马蜂窝
    谁让那些玻璃灯太稀奇,也太抢手呢?

    面对流水的银子,谁能不动心?怕是连最清廉的大臣都做不到,何况他们这些无根无后的阉人。

    他们最是贪财了。

    “太子妃,太子妃她屁股后面一堆事,竟是把主意打到内廷二十四监头上,咱们尊称她一声太子妃,她还真把自己当个玩应了?谁不知道皇上在用她故意寒碜太后?太子若是真娶了她,也坐不稳太子……”

    “行了!”

    领头的太监高声喝止道:“嘴上没个把门的,以前你师傅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太子妃把东西散去民间,那也是为太后娘娘挣得好名声,她到底是太子妃,做奴才的还敢去指责主子。”

    “您说得对,可是我们该怎么办?万一皇上查起账来……”

    许是前明宦官弄权致使灭国的影响太深,帝国历代帝王对内廷的太监防范得很严,他们又离不开只能依附主子的太监,毕竟比起朝上大臣,荣辱取决于主子的太监才是更值得信任一些。

    不过皇帝对太监也不曾留情,建国至今,太监被当权者杀了好几批了,也被帝王扔出到前朝当做大臣们的出气筒。

    直到太后娘娘辅政,当今登基后,他们才好过一点,皇上受上师的影响,不再把太监不当人看待。

    “皇上的性子外柔内刚,这一次咱们步子迈得太大,根本圆不会来。而且看样子,太子妃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万一被太子妃发现了端倪,一状告到皇上面前,皇上再宽和怕是也容不得我们。”

    倘若太子妃听到这些太监的话语,一定会高呼冤枉,她只是想在宫中立威,并未想同所有太监为敌,充其量也只是想借此机会安排几个人。

    太子妃不曾想过他们的胆子如此之大,更没想过她只是听了一个建议,竟然弄得她成了宫中太监的敌人!

    早知道这样的结果,太子妃绝不会向太后娘娘献策的。

    纵然她再蠢也知道有些集团是此时的她碰不得的,甚至连被册封的太子都不敢往死里得罪内廷的大太监们。

    相反太子还想多多拉拢他们,毕竟他们可是在皇上跟前伺候的,最是了解皇上的好恶了,一旦出个状况,他们也能给太子报个消息,让太子早做准备。

    因此太子每次去见皇上,对无庸公公等大太监都是客气的,封红没少往外撒。

    “买,把我们弄出去货物都高价买回来,绝对不能让太子妃把内库的状况摸清楚!”

    他轻轻咬着嘴唇,眸光阴沉歹毒,“太子妃!咱家记下了。”

    难怪那位对这事一点都不沾手,他们虽然在内廷占据大太监的位置,到底还不如老谋深算的前辈啊。

    他方才斥责旁人不可对太子妃不敬,在心里对太子妃恨得不得了,早早晚晚都要报复回去的,破财对贪财的人如同腕心一般难受痛苦。

    “我们再去求求三皇子,他一向慈悲,想来能帮我们把过错遮掩一二。”

    “若是三皇子,不,赵王殿下肯帮忙,以后我们一定会报答他的。”

    皇上虽是推行新政,但内廷外朝是还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皇上不可能把所有腐朽的规矩一下子破除掉,当然太监们已经感到皇上有意在削减内廷的作用,但是远远没到内廷的末日。

    几人商定了计划,便分头行动起来。

    他们到是吐血拿出银子高价回收卖出去的货物,然而购买这些货物的商户失了踪,找都找不到,绫罗绸缎还好说,总能买下一些凑数,可是那些玻璃灯,纵然他们有银子也没地买去。

    那可是天工坊做出来的,而天工坊坐落在何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谁都不知道,皇上对天工坊把持得很紧。

    因为他们高价买绫罗绸缎,最近几日京城绸缎价格猛涨,已经引起朝廷大臣怀疑了,不是首辅全家失踪,首辅之子恳求皇上做主,怕是早就有御史盯上太监们,毕竟太监和御史是一对不共戴天的敌人。

    可就算前面有大案顶着,他们也瞒不了多久,毫不知情的太子妃正催促的紧。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太子妃对跟前回事的太监,冷冷的问道:“莫非你们都不愿意彰显太后娘娘的贤名?三推四推的,本宫怀疑你们玩忽职守。”

    还别说,她怀疑对了。

    眼见着太监们面色不好看,太子妃突然发热的脑子冷静了不少,仔细看着面前的大太监们,以前他们眼里可没有她,她方才耍脾气,他们也都完全承受了下来,她以为是因为如今自己是太子妃,皇宫未来的女主人让他们不敢对她不敬。

    她做太子妃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怎么偏偏在今日他们对她恭敬起来?

    莫非……其中有猫腻?

    太子妃面色骤然一变,抬起食指指着如丧爹妈的太监,“你们……你们是不是犯了大错?”

    “多亏了太子妃向太后娘娘献策,没有您,咱家还能好好的,若是咱家因太子妃被厂卫关押起来,咱家为保命少不得要向皇上交代一些事的,求皇上看在咱家老实坦白的份上,饶了咱家的性命。”

    他们也不再对太子妃客套,既是撕破了脸面,还顾及什么?

    “太子妃这是太子殿下的贤内助,没想到皇长子刚刚成为太子,就拿我们这些往日侍奉他的,为他忠心办事的人立威,太子殿下真是……铁面无私,完全不在意咱家对太子殿下的忠心。”

    “太子殿下这是卸磨杀驴,以后我们可不敢再为殿下办事了。”

    太子妃这时是真慌了,她明白自己是捅了个马蜂窝,这件事的后果已经是不是她能承受的,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想着为难你们,只是想让太后娘娘开心,太子殿下也是要倚重你们这些人……”

    “太子妃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外面已有风声了,当皇上不知道吗?反正奴才们贱命一条,到时候自是有什么说什么,万一说出对太子不利的话,还请太子妃去向太子解释一二!”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