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打击皇上
    慕婳顾上琢磨柳三郎的人怎么顺利的进入侯府,听到致仕的首辅一家失踪,坐直身体,“生死未卜的失踪比灭门更麻烦。”

    柳三郎微微颔首,同慕婳明亮的眸子撞到一起,“是啊,有麻烦了。”

    “倘若是被杀,皇上下令严查,即便找不到真凶,也总能找到说得过去的人定罪,偏偏他们失踪了,轻易结案,他们再突然冒出来,那岂不是主持此案的人成了笑柄?这辈子都别想洗脱污名了。”

    “更何况还有首辅的两个儿子活着,首辅虽退了,但他好歹是先帝钦点的托孤重臣,这些年同太后娘娘配合默契,朝廷上人脉广,百姓间声望也不错,无论是他的门生故旧,还是百姓都要给个交代。”

    “皇上这会儿真是有点烦。”

    “不过这事是谁干的?”

    慕婳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抛出来,对此事很是关注,一门心思认真琢磨分析,柳三郎淡笑出声:“你方才还犯愁靠女学的事,怎么?突然有对朝廷上事情好奇了,无论是谁干的,皇上是否麻烦……”

    他抬手越过棋盘,轻轻扶正慕婳头上的朱钗,入手的珍珠细腻圆华,知晓是难得的精品,唯有慕婳能压住珍珠的光泽,“都同你没有太大的关系!”

    慕婳愣了片刻,让柳三郎过足手瘾,失笑道:“你说得对,同我没有关系。”还是改不了一有大事就多想的性格,她方才甚至都想到该怎么帮二哥和木齐谋得好处了。

    多年养成的习惯不容易改变,以前在宛城时,她接触不到曾经无比熟悉的朝中大事,如今她做了安乐郡主,又是皇上宠臣的女儿,身边有个好似什么消息都能最快知道的柳三郎,她不由自主得想要捞取政治上资本。

    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慕云,木齐,甚至为柳三郎,更有可能是替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操心。

    慕婳按了按自己的额头,“以后这样的事,你还是同你的属下瞒着我罢。”

    “我还等着你帮我出主意呢。”

    “我帮你出……主意?”

    慕婳恨不得撕碎柳三郎那副温柔的君子模样,“你算计得比谁都清楚,没准他们失踪就是因为你!”

    正把棋子一颗颗收进棋盒的柳三郎捏着棋子把玩片刻,眸子璀璨,扯出一抹文雅的笑容:“或许罢。”

    能悄无声息在京郊让他们失去踪影的人是有数的,旁人以为他们一家都被灭门了,他却是隐约猜到一些东西。

    “还是真是因为你……?”

    慕婳方才只是随口一说,毕竟她不知道先帝的遗诏就是出自首辅的手,也不知柳三郎去见过他,更不知道他劝说柳三郎谋自身,别做了皇上手中的刀。

    一般被皇上利用的人,结果都是异常的悲惨。

    “仔细琢磨他们失踪也未必是坏事啊。”慕婳轻声说道:“皇上固然焦头烂额,但可以……可以借此机会看清一些事儿,安插一些人,或是把挡路的人名正言顺的搬开。同时太子他们也不会闲着,这桩失踪案总能空出一些位置,参与政务的太子,开府的两位王爷又岂会什么都不做?”

    柳三郎淡笑道:“所以说皇上英明呢。”

    慕婳:“……这么说……”咽下将要出口的话,她背后一片潮湿凉意。

    收拾好棋盘的柳三郎抬眼看了慕婳,轻声道:“不要低估一颗做皇帝的心,没什么是皇上不敢做,亦不能做的。”

    “我去温书,你……你以后让你的仆从注意点。”

    慕婳起身快步离去。

    柳三郎嘴角上扬,轻声叹息:“对不起啦,伯父。”

    “公子爷您这是?”

    书童抿了抿嘴唇,给皇上刨坑真得好吗?“皇上对安乐郡主实打实的好,郡主对皇上也很信任。”

    所以公子爷吃醋?连皇上的醋都吃?!

    柳三郎低头把玩裂了一道缝隙的棋子,“就是太好了,她对宠爱自己的长辈总是乐得亲近,且信任的。”

    那人对他们再好,始终是皇上!

    是他小肚鸡肠也好,未雨绸缪也罢,他总不愿意慕婳把皇上摆在前面,哪怕皇上对他更好!

    “公子爷,魏王殿下在外面,您看?”

    “让他去同皇上说,只要皇上下旨,我立刻回魏王府。”

    柳三郎缓缓起身,首辅留下的东西也要利用起来,看看那份名单上到底有多少可以为他所用的人!

    首辅失踪同样是他的机会。

    “还有就是宫里已经出货了,是不是让咱们的商行入手货物?”

    “不,不要沾手,让齐王或是赵王去。”

    柳三郎玩味说道:“最后再通知赵王,赵王在内廷不是很有威望吗?很会拉拢内廷的太监为他所用,等这些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赵王是否有能力保下他们,不被皇上一怒之下全砍了!”

    “可是皇上也应该知道一些吧,皇上说过水至清则无鱼。”

    “以前伯父不在意这些事,可现在不一样了,内廷就是伯父的家,有奴才这般大胆妄为,偷到主子头上去了,这个家不安稳,伯父还能坐得住?”

    柳三郎弹了弹衣袖,翩然潇洒:“我要用功读书,准备科举,郡主要备考女学,最近就不见客了,谁也不见!”

    “是,公子爷。”

    随从齐声应喏。

    *******

    “你说什么?太子妃方才传了口谕,说是要把入库的锦缎绫罗都……都搬出来?”

    操持太后寿宴的太监们一个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刚刚喘一口气,准备按照品级和贡献分那笔巨额银子,毕竟那些玻璃灯太值钱了,能让富商们趋之若鹜。

    其实就连他们都爱不释手,私底下藏了好几盏。

    可是他们这边刚把货物卖出去换了银子,那边太子妃就以太后娘娘的口谕恩泽天下,说是把这些东西赏赐给百姓或是勋贵,这让他们去哪里弄货物去?

    一旦被皇上察觉他们监守自盗,这不是银子和能不能保住官职的问题,而是他们脑袋都得搬家,皇上虽是宽和,但对贪污之人从不留情的。

    以前皇上对不伤根本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次他们做得太过了。

    ps求月票啊,来两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