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皇上的心思,你别猜
    皇上也好,太后也罢都不会在意这些损失,等到再次有国宴庆典,自然会重新拨下银子购置更好的物件。

    可以说在筹备太后娘娘寿宴时,太监们老老规矩,等得就是寿宴之后的好处。

    太监除了重视血脉之外,另外一个无法改变的特性就是贪财。

    “谁不贪财呢?莫非只有我们太监是贪婪的。”

    年老头发花白的老者把手中的鱼食向水面,争相抢食的金鱼更疯了似的互相拥挤,“认为财死,鸟为食亡打哪来的,可不仅仅是说太监!”

    “奴才见太后娘娘……”小太监恭恭敬敬递上帕子,能同太后冲突,依然在宫中屹立不倒的人,也只有眼前这不似公公的大太监!

    他就是每个入宫做太监的人榜样,内廷二十四监有头面的太监没有一人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老者眸子顿了顿,双手负在身后,“她是没有想明白,想通之后就不会再怪我了,皇上……除了云儿的原因外,皇上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偏执易怒,现在已是一位明君了,他给我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我一直想要苛求的东西。”

    所以他在帝后冲突时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在太后眼里他不说不做就等同于站到皇上那边去了,辜负她这些年的信任,可是他却觉得自己问心无愧!

    在太后身上这几十年,一直尽心尽力,对得住……他对太后娘娘的情分。

    “皇上会重用您的。”

    “不需要。’

    老者慢悠悠说道:“属于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只要慕云能好好的,我什么都不求。”

    “云少爷去西北为皇上办差,他回来后肯定会执掌锦衣卫。皇上一直很看重云少爷,而且丝绸之路上云少爷也掌握了大半,他同安乐郡主兄妹情深,云少爷已经不需要您操心了。”

    “……兄妹情深这话可千万别说给云儿听。”老者笑着摇头,“可惜啊,没想到柳三郎竟是皇上教养长大的……也好,云儿同他较量一二,以后我才能真正做到不为他担心。”

    有安乐郡主在,慕云和柳三郎便不会鱼死网破。他们两人都是难得的少年英才,光明正大的互相较劲比试,能让彼此的才华更加凸显出来。

    慕云一旦犯错,他还能帮着补救,总好过他闭上眼睛,慕云再因为不成熟被谁算计了去。

    他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慕云身上,旁的事情已经很少过问,毕竟荣华富贵已经享受过了,皇上断然不会做出鸟尽弓藏的事来,而且他也没那个资格让皇上灭口!

    情爱?一个无根的男人还有心思去想情爱?

    何况再刻骨铭心的爱慕总有淡去之时,种种深情只会化作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太后以为他是为她进宫做了太监?

    他只是没有解释罢了。

    以当日的状况,他除了挥刀自宫入宫做太监外,还有别的选择?或是选择别的差事,能有今日?

    他选中当日还只是宫女的太后娘娘就是看到她的野心和能力,他为太后办事,太后提拔他,给了他权力地位,各取所需,各有所得,没有谁对不起谁。

    若说他最亏欠的人,除了一手养大的妹妹外,也就是云儿了。

    “皇上不在宫里?!”似是疑问,似是肯定,他仰头望天空,“首辅大人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

    城郊的小路上,芳草萋萋,野花遍地,一行几辆简谱的马车缓缓前行,簇拥着马车的家丁无精打采的垂头,他们此生再也不会有往日的地位了。

    他们伺候的主子已经辞官,甚至避开官员相送,可以说是偷偷离开京城,听说连昔日的姻亲都没有通知。

    只可惜了华容月色的孙小姐,从首辅的孙女沦为乡绅的孙女,夫婿人选还能好了?虽然孙小姐的父亲也是个官,却只是个外放的四品知府罢了。

    莫怪老夫人一个劲埋怨自己的老头子,不等她把孙女婚事定下再辞官,离开京城后,老主人一直魂不守舍,对身边的人或是事漠不关心,只是让两个儿子最好也辞官……

    老爷子怕是疯了!

    突然前面出现一队人马,他们穿着黑甲,挡住那车的去路,看起来凶神恶煞,很是不好惹。

    “老爷,老爷。”

    “终于还是来了吗?”

    马车中的老人缓缓挑开帘子,黑甲武士腰间带着枪火,他也是经历过宫变的人,“你们是死侍?”

    皇上果然还是相信少将军的,不怎么甄别就用了他们!

    他到现在还是弄不懂,皇上为何会信任少将军?!

    “主子请您过去说话。”

    老人走下马车,看着身边的妻儿老少,眼眶微潮,终究是舍不得啊,他此去若是一个不好,怕是……不敢去想惨烈的后果,当日为先帝执笔写遗诏就早料到会有今日。

    他以为把东西交给三公子,皇上会看在三公子的份上放他一马。

    “陛下。”

    凉亭中,一身便衣的儒雅男子抬手抓住凌空飞舞的书页,唇边隐隐含笑,温柔而慵懒,然而跪在他面前的老人却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任何大意。

    此处只有一君一臣,以及放在石桌上的红泥小火炉和一卷书册,寻常至极的书册,几纹钱就能买到。

    老人背后已经湿透了,不敢移动算账的双腿,他只能低头看到面前的一双松软的鞋,“陛下,我有罪。”

    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回音。

    老人忍不住目光上移,正好同皇上漆黑的眸子碰到一处,温柔的表面下是令人胆寒的冷漠,“臣错了。”

    “你错在哪?”

    “……臣……臣不该……不该妄猜圣意。”

    皇上捏着树叶,“那你还真该死呢,连朕给你的最后机会都没有抓住。”

    “陛下!”他不敢擦拭从额头滚落的冷汗,“臣愚钝,恳请陛下明示,让臣……臣做个明白鬼。”

    “朕既是容许三郎去见你,便不在意你为先帝写遗诏的事。”皇上声音低沉,“你把名单给了三郎,朕是高兴的,你猜到一些事……朕虽是在意,但是还不会因为一些往事来送你一程。”

    停顿一会,皇上最后说道:“你为何要提醒三公于谋国,拙于谋身?!你想让三郎谋国,还是谋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