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公于谋国,拙于谋身
    礼物成堆,羡煞世人,有闲散的人最爱做得一件事就是挤在安乐郡主府门前看热闹,看看又有哪家勋贵给安乐郡主送礼了。

    不出管事所料,后宫的娘娘都给慕婳送了重礼,连太后娘娘都赏了不少好东西,还让来送东西的内侍传话,等郡主身体好转经常入宫去看望她老人家。

    太子,齐王,赵王更都没有落下。

    看得京城百姓大饱眼福,都说从未见过有女孩子能得到这么多贵人的疼爱看重,曾经风光一时的嘉敏县主,如今的太子妃同安乐郡主根本没法子比。

    寿宴上的事情越穿越邪乎,随着沐国公夫人被圈禁在府邸,沐世子养病,种种关于双生子的传闻喧嚣于世,有人相信沐国公夫人所言,也有人觉得沐世子是冒领军功,此时有个消息听起来极是荒诞,真正的少将军是女扮男装的女英雄。

    这个传闻谁都不会相信,毕竟那可是被称为杀神的少将军,杀人无数,戍边多年,哪是女孩子能做到的?

    便是如今名声最盛的安乐郡主怕是都做不到。

    大多人把这个消息当做笑话听,大多尽情嘲笑相信这条流言的人。

    然而不管有多少人质疑,这则荒诞的流言却是传播最广的。

    ******

    “三公子。”

    “首辅大人。”

    柳三郎文雅矜贵,向身穿便装的老者躬身行礼,“不知您让人传晚辈来,有何吩咐?”

    “首辅可不敢当,老夫如今是无官一身轻,明日一早便是要启程返乡。”坐在书案后的老者脱掉紫色官袍,穿着轻便的袍子,显出几分邻家老爷爷的亲和,“不做首辅后,老夫不仅感到轻松,还看到了以前没有看到的东西。”

    他的话语显然没有对面前的少年产生任何影响。

    少年身子笔直,温文尔雅,垂手认真的听着,好似把他的话语听进去了,其实真正能入他心的话语又有几句?

    曾经的首辅默默摇头,“到底是皇上教出来的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没指望柳三郎说话,老者缕着胡须,问道:“我一直在琢磨,倘若我不肯让出首辅的位置,三公子当如何?”

    “您是个聪明人,皇上总是说满朝上下唯有您懂得圣意,您岂会让皇上失望?”柳三郎笑容温和。

    老者自嘲的笑笑,“老夫若是聪明也不会在入宫前接到三公子送过来的礼物了,老夫只是不明白,三公子为何要提点老夫?老夫若是赖着不走,不是对三公子更加有益吗?足以帮三公子遮风挡雨一阵子,不至于让三公子过早暴露在朝堂上。”

    “老夫若是体察圣意就该在挺上两年,直到……”

    老者清澈深邃目光微凝,做了多年的首辅,纵然他老了,精力不济,政治嗅觉依然敏锐,“直到老夫被皇上重重处置,好一点罢官回乡,差一点怕是满门抄斩,子孙流放,永不回京,皇上……不是皇上绝情无义,而是每个帝王都不会放过……放过为先帝书写遗照的人。”

    整理干净,书册装箱的书房一下子寂静下来,空荡荡的书架更显苍凉,吹拂窗棂的风都带了一分的悲凉。

    柳三郎抬起眼睛,老者端坐在椅子上,眸子漆黑明亮,依然有着主宰帝国多年的首辅气魄,“伯父不同于以往的帝王,无论您是不是辞官,伯父不会因为一份遗照就忽略您这些年为帝国为朝廷的贡献,伯父教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看人要全面,黑未必就是黑,白未必就是白。”

    虽然首辅拉帮结党,迎合太后娘娘,做了一些让皇上不是很满意的事,在太后辅政时,首辅几次明里暗里的威逼皇上,但是皇上从不曾想过把首辅满门抄斩!

    “伯父对您的评价是五分功,三分过,还有两分贪心。”

    方才还镇定的老者突然间泪眼迷蒙,哽咽道:“皇上……”

    他忘记把柳三郎找来的原因,为皇上这句评价而感慨莫名,柳三郎耐心等待,直到老者擦拭去眼角的泪水,遗憾般摇头:“可惜,可惜老夫终究是老了,否则老夫愿意再为皇上尽一份心力!”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再留在首辅位上?怕是皇上真有可能对他下手了,毕竟皇上不希望再有人阻止自己推行新政。

    “不管如何老夫是要谢谢三公子的。”他从袖中拿出一个木盒子,不舍留恋般摩挲半晌,最终叹息:“曾听上师说过,江山始终是年轻人的,你们才是帝国的未来,这份东西,给了你罢,期望你能善此物。”

    “帮着咱们皇上奠定帝国百年的兴盛,其实老夫不是不明白,而是身不由己啊,百年的规矩,千年的传统,老夫是没有勇气和力量破坏的。”

    柳三郎怔怔看着木盒。

    “拿去,拿去。”老者对柳三郎的迟疑还是满意的,不管是不是做戏,终究没有急切的占有好处,吃相不算难看,依然沉稳练达,不似年轻人般冲动狂喜。

    这东西若是摆在太子他们面前,他相信他们会为此物打破脑袋。

    还是皇上会调教人呐。

    倘若三位皇子一直是皇上教养长大的……老者暗道一声可惜,皇子们此时做得再好,怕是也难以真正取悦皇上。

    皇上外柔内刚,是很有主见的人,越是温柔,狠心起来越是无情!

    突然他心头一动,望着柳三郎出了神,久久之后喃喃道:“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柳三郎接过木盒,这才是他来见首辅的最终目的,狐疑般抬头问道:“您想到什么?”

    老者连连摇头,自己还不想死,更不想自己家被皇上满门抄斩,他想到得比给先帝写废帝遗诏还要得罪当今皇上,一旦走漏任何风声,别说他对帝国有五分功劳,就是十分功劳,皇上也不会容许他活着。

    “三公子将来前途远大,十年后必是权倾朝野之魁首,今日三公子能来看望老夫,老夫当在临别前劝告三公子一句,算是对三公子的临别赠言,万不可学前朝……公于谋国,拙于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