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拉关系都是高手
    若说首辅完全不留恋官位,他也爬不到今日的地位,更不会从先帝起就是辅政忠臣,在太后娘娘都奈何不了他,对他还颇看重。

    他请辞的大部分原因——慕婳觉得是被皇上吓的。

    说来很有趣,当今皇上是对臣子最是宽容的帝王了,他愣是让有权臣之姿的首辅大人自请养老,远离朝廷。

    首辅是聪明的,但摸不清套路的皇上更令人恐惧。

    “臣早已下定决定,恳请皇上恩准。”

    首辅把一直揣着的请骸骨的折子拿出来,最后向皇上跪下,郑重的说道:“老臣沐浴皇恩,感激涕零,皇上乃天纵英才,无法辅佐皇上开创伟业,臣甚为遗憾,臣这些年为帝国尽心尽力,临走前同陛下说一句,皇上,且不可急躁。”

    首辅抬头看向皇上,曾经的太子殿下是怎样的?他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嘴唇动了动,不可玩火自焚!

    他没有说出声,但想必皇上已经听到了。

    因为他竟然听到皇上的轻声喃咛,“朕依然偏执一个结果,朕这辈子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求,把这辈子献给帝国亦是无怨无悔,朕只要一个私心,谁也阻止不了朕的私心!”

    大有谁敢阻挡,皇上就要让谁不得好死的意思。

    首辅带着疑惑退出朝廷,皇上听从柳三郎的建议,封二皇子为齐王,封三皇子为赵王,同时也算是采纳慕婳的建议,询问齐王和赵王的志向。

    齐王主动要求:“二臣不改初衷,愿为父皇和太子殿下征战四方,若是拜师,儿臣想向杨耀总兵学习兵法。”

    慕婳忍不住深深看了齐王一眼,又瞧见太子下意识握紧拳头,三皇子到是看不出什么来,温柔的眸子一片纯净。

    皇子中还有懵懂纯净的人?

    不说杨耀山海关总兵的官职,就是杨耀那是管木齐叫二哥,管慕婳叫侄女的人,手底下亦有十万精兵,谁都看得出皇上对木齐情分不浅,皇上也没打算瞒着,虽然不知他们曾是结拜兄弟,但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就是木齐。

    还有被朝臣忽略许多年的天工坊,能生产出枪火这样的神兵利器,谁能小看同天工坊关系好似很深的木齐?

    三皇子,如今的赵王想走慕婳这条路,多也是为木齐,齐王另辟蹊径以往日英武不凡的人设拜师杨耀,可以说比赵王更加高杆了一点。

    让太子如鲠在喉,却又说不出反对的话,齐王说得多好啊,为太子戍卫征战,齐王都肯为国牺牲,疆场拼杀了,太子殿下好意思说齐王居心不良吗?

    齐王心心念念要去的地方又是西北,西北可是沐少将军的成名之地,沐少将军只要得到皇上的追封,对继承少将军遗志的齐王,声望会刷得很高。

    慕婳轻声感叹:“人才啊。”

    柳三郎低声道:“嗯,背后有高人指点。”

    “你说皇上会同意吗?”慕婳忍不住轻声询问对皇上更加了解的柳三郎,皇上一旦同意让齐王拜师杨耀,就算太子多几个重臣做老师,都不如杨耀实在,给齐王的好处多。

    阁臣纵然身上有太子太傅的职位,也多是虚衔,真正教导太子殿下的人多是鸿儒,名声是好听,但实际好处几乎为零。

    “杨耀不能做你的老师,等他伤养好了,朕还会继续派他镇守山海关,不方便教导你。”

    “儿臣可以趁杨总兵养伤之时,向他讨教一二?”

    “你若是受得了杨耀的脾气,尽管去向他讨教。”皇上颇为意味深长,“别说朕没有提醒你,他的性情可不怎么好,尤其是嘴……更是气死人不偿命。”

    皇上看了一眼同柳三郎窃窃私语的慕婳,“安乐郡主。”

    慕婳听着柳三郎低声解释,没反应过来皇上是叫她呢,柳三郎轻轻推了她一下,掩饰道:“郡主身上有伤,精力不济。”

    精力不济?

    她听你说话可是很有精神呢!

    皇上暗暗做了个牙酸的表情,“杨耀是木齐三弟,是郡主的三叔,他又缺女儿,最是喜欢功夫好的,有郡主在,齐王许是能少糟点罪。”

    “父皇,儿臣愿意同安乐郡主切磋的。”

    齐王绝对也是顺杆爬的高手,向慕婳露出亲切的笑容,“郡主骑射功夫极好,以后还请郡主多多指教,能同郡主切磋,想来本王会进步不小。”

    三个皇子中间,齐王最是健康,骑射功夫最好,往日一惯走强硬路线,这是沉稳结交文臣的太子殿下,和身体孱弱的赵王比不了的。

    齐王这番说辞并不会让人反感。

    慕婳欣然点头,“能同殿下交手,也是我的荣幸。”

    有三位皇子的一番表态,如何处置林克王子的事再次被提升议程,此时绝不会再有朝臣提什么友好,以和为贵了。

    礼部的朝臣略显担忧。

    慕婳直接说道:“皇上有枪火和大炮在,他们还只停留在骑射弓箭上,比人口物资,帝国占优势,比兵法精妙,同样帝国占优势,比战士训练有素,还是咱们占优势,我实在是找不出一旦开战,帝国失败的可能。”

    “何况番邦人也不是傻瓜,明知不敌还硬是撞上来,林克部族的王子有五六位,他只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

    慕婳扯了扯嘴角,“你们若是不敢,我可以亲自去杀了他,算是……算是全了他作死的心思。”

    “婳婳。”

    木齐轻轻咳嗽两声,转身向皇上请命,“还是臣去处决林克王子吧。”

    皇上摇头道:“他还不能死,毕竟他是朕昔日的……昔日老师派来的,朕要给上师一个面子,看看能不能从他口中打听到上师的一些消息。”

    “已有十年不曾见面了,不知上师近况如何。”

    皇上靠向龙椅,轻声感叹:“朕还挺想他的,若是他能回到帝国,朕还会把天工坊交给他,毕竟朕会的这些东西都是他教的。”

    慕婳眉头皱了皱,一个念头在心头转了一圈,柳三郎按住慕婳的手臂,轻轻摇头,慕婳到底没有问出口。

    “对了,今日朝堂上的事情,尤其是太子那句震耳欲聋的话千万别说给太后娘娘听,朕担心母后的凤体。”

    皇上似笑非笑看了一眼太子,“这话就是上师说给朕听的,当日他就是凭着这句话打动了朕。”

    ps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