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太子不中计
    太子猛然被父皇点名,略显惊讶错愕,父皇冤枉人是一把好手啊,他何时给朝臣递了眼色?

    他一直秉承太后娘娘和谋士的指点很低调,哪怕方才父皇册慕婳为安乐郡主,他都没有出言反对。

    在储君尚未稳妥之时,太子一向秉承着少说少错,不做不错的原则,尽量让父皇觉得自己是温顺听话的人,太后娘娘给他提供的朝臣名单……他是感激的收下了,但绝不会如同二皇子所想,急于立威,护着太后娘娘的朝臣同父皇抗衡!

    太后娘娘用得惯的朝臣始终不如多年陪着他,支持他的人贴心可信。

    人生如戏,全凭演技。

    昨日他在太后娘娘跟前做足孝子贤孙,今日在朝廷上太子不愿被父皇轻易抓到把柄,以前不了解父皇外柔内刚,且对番邦强硬的心思,他还有可能主张以和为贵。

    看了昨日父皇身边的那群侍卫手中枪火,以及父皇对硬抗林克王子的慕婳百般宠爱欣赏,不顾朝臣反对破格封她为安乐郡主,太子也不是不长脑袋或是头脑发热的蠢货,怎会头脑一热就反对父皇?

    这怕是二皇子在背后算计他,利用太后娘娘的臣子算计他,让父皇不喜!

    果然两个弟弟没有一个肯甘心。

    三皇弟还老实一点,起码在面上对他是毕恭毕敬的,二皇子一派……穷图匕现,绝不容情了。

    虽然震惊委屈,太子面带端方稳重之色,沉稳般站出来,向坐在龙椅上的父皇拱手,坦言道:“儿臣虽然骑射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绝不是懦夫!上承太祖遗志,下遵父皇之命,父皇图谋四海,令万朝朝圣亦是儿臣所愿。”

    “父皇,儿臣主从不认为对番邦当以德服人,以和为贵!”

    “儿臣听闻过一句话,犯我强大秦者,虽远必诛!”

    文雅端方的太子热血般振臂高呼,当朝吼出这句话,二皇子暗啐一口,满眼的愤怒,三皇子唇边始终挂着浅淡的微笑。

    已经在金銮殿门口的慕婳挺住脚步,向笑容云淡风轻的柳三郎低声问道:“方才那句话是太子殿下说得?”

    “他若没有这点本事,皇上……皇上也不会册他为太子。”

    柳三郎眸子闪了闪,意味深长的说道:“轻易被人拽下去的太子,皇上也不会喜欢的。”

    这意思是这名太子需要支持很久咯?

    慕婳轻轻摇头,她还是更喜欢直来直去,同官场上的老狐狸们斗智太累了。

    帝国以秦为号,国姓为赢,自诩始皇帝血脉,老秦人后裔。当然太祖美化过族谱很像是那么回事,不过离着始皇帝已经隔了两年多年,族谱什么的,听听就算了。

    据野史传闻太祖都未必知道自己姓什么,因为太祖的母亲同蛟龙野合过,这才怀了太祖……慕婳觉得还是相信太祖的话为好,要不然着实无法面对柳三郎!

    有蛟龙血脉的,还叫人吗?

    纵然蛟龙给太祖的父亲带了绿帽子,那也是绿帽子啊。

    “我们进去吧。”

    “……”

    柳三郎太清楚慕婳迷茫的小眼神代表着什么,她一准想到旁处去了,今日清醒后,慕婳更活泼,思维更活跃了。

    他本能不想去听慕婳想到什么,绝对不是好事。

    慕婳低声道:“我不用你扶着。”

    “我这是遵从皇上的旨意行事。”柳三郎扶着慕婳的胳膊,灿烂一笑:“抗旨不遵可是要治罪的。”

    “皇上只让你陪着我……”

    “嘘,他们都看着呢,金銮殿上禁止喧哗,有话咱们私下说。”

    慕婳闭了一下眼睛,很想推开柳三郎,眼前却有浮现太子妃嘲讽他堂堂男子被慕婳压着时的画面,最终心头不忍。

    便随着柳三郎跨进金銮殿,这是她第一次来金銮殿,同想象中没什么不一样,威严壮观,肃穆沉闷。

    慕婳刚要下跪,皇上突然发话,“朕说过,在安乐郡主伤好之前,遇朕不跪。来人,给安乐郡主搬把椅子。”

    “……谢皇上。”

    慕婳虽然疑惑皇上的用心,一向她是不愿意委屈自己的,不管旁人怎么想,反正她是享受到了。

    有了前世少将军的经历和遥远的记忆,慕婳想明白一件事,她若是靶子反派,也要做全剧终前的大反派,许是能熬到最后一集的上半集!

    少将军虽是死比较悲壮,可她的一生是潇洒的,吃了,喝了,玩了,乐了,实现她的人生价值,在沐家没有人敢亏待她,除了在亲情上的缺失外,纵然多了几十年的人都不如战死的少将军人生精彩。

    慕婳堂而皇之坐在椅子上,皇上笑得只见牙不见眼,搬椅子的无庸公公隐晦的表示一下牙疼,算了,主子高兴就好。

    太子宽和的问道:“安乐郡主伤势可有好转?孤本打算散朝后去看望郡主的,郡主若是缺少药材等物什,尽管同孤说,孤最是佩服慕小姐这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孩子。”

    向慕婳行了半礼,太子继续道:“昨日郡主战胜林克王子,扬帝国国威,孤为太子,当代帝国感谢郡主。”

    “太子殿下折煞我了。”慕婳起身避让开,果然还要是要被折腾的,“为国效命,乃是臣子本分,总不能眼看着番邦蛮夷欺负到头上吧,这些人总是不知好歹,你若是把他们当做友邻,他们便认为你软可欺,唯有让他们知道痛,他们才会真正的臣服于帝国之下。”

    “方才听太子殿下喊出那句话,我亦是激动万分,您这句话代表千千万万戍边将士的新声。”

    慕婳不介意按照计划捧一捧太子,反正皇上和柳三郎都想看三位皇子大乱斗吗?皇上应该知道分寸,没准会把皇子们的内斗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竞争帝位也可引导成良性竞争,借此斩掉一些腐朽陈旧跟不上时代的东西。

    她一点不怀疑坐在龙椅上外表孱弱,内心坚毅隐忍的皇帝陛下!

    柳三郎可是他教导出来的,她有时候都弄不明白柳三郎有‘多黑’。

    皇上欣慰般道:“太子说得很好,朕方才误会了太子,二皇子,三皇子,你们要多同太子学一学,朕既然让你们都入朝听政,当为朕分忧,为帝国效命。”

    ps这几个皇子都是可圈可点的,智商什么的都在线,可能不讨喜,但绝对是皇家人,各有所谋,各有所长,他们不脑残,以后虐渣和阴谋齐飞,夜争取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