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安乐郡主
    慕婳又不做声了,被宠溺的感觉很是稀奇。

    有小太监在门口探头,正好见到羞红脸颊的慕小姐,啧啧,浑身染血的慕小姐令人敬畏,此时的慕小姐多了真正女孩子的妩媚。

    他跟着皇上见过三公子,从未见过三公子会像现在一般宠着谁,更不会全然的顺从,即便在皇上跟前,三公子都有所保留。

    皇上曾念叨能让三公子放在心头宠溺的人怕是还没生出来。

    可巧了,慕小姐出现了。

    “何事?皇上有口谕?”

    柳三郎侧身挡住慕婳大半,这样漂亮的慕婳只能他一个人欣赏,只是扫过一眼,他便认出小太监是在皇上跟前侍奉的,无庸公公的干儿子之一。

    “皇上说倘若慕小姐可以走动,请三公子陪着慕小姐去一趟金銮殿。”小太监毕恭毕敬,不敢有任何倨傲轻慢,更不敢端在皇上跟前侍奉的款儿。

    这两位都是皇上的心尖子。

    “皇上特意吩咐下来,不勉强慕小姐,一切随慕小姐心意。”

    慕婳从柳三郎身后走出来,问道:“朝堂上有大事?”

    肯定不会是封赏的事,毕竟帝后冲突,母子相残这样引起非议的事,肯定不会大张旗鼓的表彰有功之臣。

    当然皇上会把有功之臣记在心头,这可是放长线吊大鱼的机会,慕婳自然不会为没有封赏就心里不平,何况她做那些事归根到底不是为皇上。

    小太监一五一十交代了清楚,“现在双方争执不下,皇上说,林克王子是慕小姐您拿下来的,按照疆场上的规矩,他是您的俘虏,您对林克部族的王子有生杀大权,皇上特来询问慕小姐……”

    原来是有些人认为林克王子该杀,也有太子的人认为林克王子虽是死罪,但到底是番邦的王子,该显示帝国气度,以和为贵,以德服人,睦邻友好,让番邦诸感到帝国的宽宏仁慈。

    慕婳似笑非笑的问道:“皇上没有把说这番话的人乱棍打出金銮殿?”

    “不是有人拦着,夺走金吾卫手中金爪的木大人差一点把说话的赵大人脑子打开花。”

    小太监想到方才朝堂上的纷乱,低声道:“皇上到是没拦着,不过罚了木大人三月俸禄,说木大人……咆哮朝堂暂且不论,以武打文竟是还被拦下来了,木大人功夫退步了,当罚!要重重的罚才行。”

    “木大人随即跪倒哭诉,他如今全指望俸禄养……慕小姐,再被皇上罚俸禄的话,他就养不起女儿了,恳请皇上宽容一二。”

    柳三郎眼角微微抽动,疑惑的问道:“你说得木大人是神机营指挥使?”

    不是被沐国公假扮的。

    不说木齐原本的阴冷性情,怎会当朝说出这样的话?

    木齐没钱?

    他临走还坑了永安侯一把,这些年清醒时,转移了不少的财物,又是皇上的特使钦差,连少将军都送过木齐一沓子银票。

    小太监点点头,“就是木大人,额,皇上见木大人哭得可怜,说这些年他也不容易,直接封木大人为安永侯,还封慕小姐为安永侯……世子。”

    安永侯?

    永安侯?

    柳三郎暗道一声,伯父真会玩啊。

    “哦,以后我得管你叫安永侯世子了?”柳三郎调侃般看着一脸震惊的慕婳,“你同皇上想到一起去了,还记得你曾说过,魏王妃该直接上书册自己的女儿为魏王世子!”

    啊呀妈呀!

    小太监听到这话差一点坐地上,三公子是说笑吧。

    一个安永侯世子就闹得朝廷上鸡飞狗跳,百官齐齐反对陛下的决定,甚至有官员拿脑袋撞墙死谏。

    倘若魏王世子是女孩,朝臣不得崩溃啊。

    慕婳眸子璀璨明亮,“皇上真是我的知己,不拘一格,敢想亦敢为。”

    方才还矜贵儒雅的三公子身上好似多了一抹阴郁,偏偏话还是他挑起来的,“后来呢?”

    “后来皇上见反对的人太多,说朝臣们太守旧,曾经皇上的挚友,也就是林克王子口中的上师说过,再过两百年……会出现女子主政天下,女子做首辅宰相。”

    慕婳皱起眉头。

    小太监继续道:“后来皇上说不封安永侯世子也行,总不能让慕小姐再受委屈了,木大人养不起慕小姐,皇上来养!帝国来养。”

    扑通,小太监在慕婳面前跪下,欢喜道:“皇上已经封您为安乐郡主,封邑在陕甘西北。”

    “朝臣没有反对?”柳三郎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愚蠢的话,向金銮殿方向拱了拱手,“陛下英明,臣自愧不如。”

    他方才怨怼太子妃算什么?

    皇上才是真正的厉害!

    先是抛出一个百官决不能认同的安永侯世子,随后再后退一步,册封安乐郡主,还给了一大块封地,两个选择,百官只能权衡一番,选了对规矩体统破坏最小的安乐郡主。

    封地可以再同皇上磨一磨,总不会让安乐郡主拥兵自重。

    “皇上说册封仪式要慎重,今日忙着册太子,过两日再亲自带慕小姐您去祭天。”

    “……”

    慕婳心头一颤,“不用,不用了。”不是她胆小推辞,太子都没有去祭天,她去祭奠可成靶子了。

    被高高的捧起来,并非慕婳所愿。

    “我还是去一趟金銮殿吧。”

    慕婳原本无意再出风头,有了安乐郡主的封号,她想避也避不开了,还不如当面叩谢皇上,不管皇上是存着怎样的心思,便是当靶子榜样,她也认了!

    柳三郎随即站起身,“我同你一起去。”

    他并非不自信的人,慕婳都已经是安乐郡主了,他……还在原地踏步,以后可真配不上她了。

    *******

    金銮殿上,高高的龙椅上坐着儒雅的皇上,他饶有兴致缕着下颚的胡须,在他略显苍白文弱的脸上看不出一夜未睡的疲倦,亦看不出昨夜面对太后时候的强势冷漠。

    争吵的大臣仿佛感到皇上戏谑的目光,纷纷停下,退回原地。

    皇上问道:“太子,怎么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了?朕要听听到底有多少个臣子认为以和为贵且番邦会仰慕朕的德政而归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