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宠溺
    太子妃直接被关在外面,亦是有尚宫上前示意她回慈宁宫去。

    “你们竟然听一个没有功名,没有官职的人吩咐?你们不是皇宫里的奴才?我都命令不动你们,凭什么听柳三郎的?”

    她比柳三郎尊贵多了,地位也更高。

    就算他是众所皆知的魏王子嗣,魏王在太子面前都要称臣的。

    “奴婢听皇上的命令,皇上让三公子在此处做主,听三公子的命令就是遵从皇上。”

    没有人同太子妃将过这些,被沐国公夫人接回来不过半年而已,她利用这半年学了很多,沐国公夫人对她也算尽心尽力,为她经营名声,教导她同人应酬的事宜。

    然而沐国公夫人更在意儿子,又要收尾善后,回京后在太后和皇上之间左右逢源,保住儿子的地位,沐国公夫人能教太子妃的东西很有限。

    况且沐国公夫人一直在西北,娘家只算是清白富贵人家,比沐家要差上一些,更被说同京城勋贵重臣比了,她自己有些应酬同人往来都是糊里糊涂的,虽没有闹出笑话,但也有不少的命妇暗地里嘀咕,到底是偏远边关来的。

    不过谁让沐国公夫人命好呢,养出个能征善战的好儿子,皇上宠信重用,太后拉拢亲近,京城命妇们哪敢得罪帝后面前的红人?

    嘉敏县主的诰封下来后,沐国公夫人更是被人高看一眼,嘉敏县主也是到哪都是受尽追捧,不过她做了太子妃后,曾经的一些毛病短处便被无限放大。

    县主同太子妃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连她都能感到皇上对自己的轻慢和嘲讽,何况在宫里当差已久的宫女太监,他们可都是眼睛很亮的。

    太子妃被送回慈宁宫,刚刚迈进慈宁宫,她就被太后娘娘叫去了。

    脾气并算好的太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你给哀家去祖宗灵位前跪着去,太子还没正式昭告天下,没过门的太子妃就敢假传哀家的口谕,去惊扰于皇上有功的慕婳,你长了脑袋了吗?别忘了给你太子妃位份的人是谁,你娘家那些龌蹉的破事,以后你最好少插手。”

    “太后娘娘,我……我……”

    太子妃直挺挺的跪下来,泪流满面,哽咽解释:“我只是想从慕婳口中打听一些事情,并不是去找慕婳的麻烦,我是堂堂太子妃,她不过是个臣子的女儿,没想到慕婳连面都没有露,这派头拿得比公主皇后都足。”

    “住嘴!”

    太后把手中的茶盏砸到太子妃身上,茶水虽不太烫,但也足够让太子妃狼狈,没有面子了,“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太低级了,慕婳是什么人?那是皇上的心尖子,无法取代的,而你……不过是还没正式同太子拜堂的人罢了。你若是聪明的,就该想一想如何讨得皇上的欢心,帮太子站稳脚跟,否则……哀家就是拼着被天下人嘲笑,也不能让太子赢娶一个狂傲,不懂分寸,蛇蝎心肠的女人。”

    “滚,快快滚下去!”

    太子妃被宫女拽走了。

    太后娘娘靠进万字不断头的大红迎枕中,面上哪还有方才的怒色?“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了,再把冯尚宫叫过来,还有……还有周尚宫。”

    不大一会功夫,茶杯碎片收拾干净,太后吩咐两位尚宫几句,“以后你们就跟着沐家那丫头,仔细教导她,若是她可调教,便给她留两分面子,若是……哀家总不能让太子被她连累了。”

    “以前哀家看她尚好,琴棋书画也都是精通,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她不像个样子,你们是宫里最擅长调教的,哀家信任你们,她虽是有太子妃的名分,可还没过门,你们当心里有分寸,督促她上进。”

    “主子放心,奴婢一定给您调教出一位温婉高贵,孝顺贤淑的太子妃。”

    “过一阵子,她也是要去考女学的,哀家不希望她再弄出什么幺蛾子,又被哪个比下去了。”

    “奴婢明白。”

    哪个?除了慕婳外,还有哪个女孩子让太后嫉恨,宫里消息都传遍了,昨日没有慕婳,太后许是不会在慈宁宫荣养。

    太后怕惹恼皇上,不好针对慕婳,只有让太子妃出头了,可太子妃战斗力太差了,连慕婳的面都没见到,轻而易举就被柳三郎打发了。

    派两个可信的尚宫去侍奉太子妃,太后也想着增加点太子妃的胜算,又不会惹皇上不快。

    ******

    “你回来得挺快嘛。”

    “太子妃而已,没什么大事。”

    慕婳不觉得柳三郎吹牛,虽然太子妃挺搞笑的,只是名头唬人,听了皇上册封的话后,没有人会对她尊重。

    “倘若是太子呢?”

    “别小看太子殿下。”柳三郎似笑非笑的说道:“能成为太子的人都是人才,小看他的人,都落不得好。”

    慕婳郑重其事的问道:“真的?”

    柳三郎回了一句:“我何时骗过你?”

    “那你说皇上……”慕婳按着额头,“算了,这些事本就不是我该操心的,皇上下令大臣之女都要入女学,也不知女学考些什么题目?”

    她若是考不上女学,也属正常,诗词歌赋什么的她只是略有涉猎,针线女红那是一窍不通,经史子集……她只是看着眼熟,除了比女孩子力气大之外,她本就不是天才。

    “要不我去问问皇上?或是教你应付考试?”

    柳三郎轻笑道:“京城中可有不少的人都指望你在考场一鸣惊人,再一次艳艳群芳,许是女学状元比今科状元还要耀眼。”

    “我可不指望你!”慕婳立刻摇头,去找皇上意味着走后门,女学刚刚办起来,有不少反对的人都在暗中等着挑毛病,纵是做不到绝对公平公正,起码不能在入学考试上就出现舞弊的传闻。

    “我从没想过艳压群芳,亦不用你来教我。”

    慕婳看了柳三郎一眼,“我还是更喜欢占上风。”让他教导自己,岂不是她就成了他的学生?

    以后吵架拌嘴都弱了一头。

    柳三郎混不在意的笑笑,“以后让你一直骑在我脑袋上,我会一直托着你的。”

    ps今日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