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柳三郎主内?
    还真被木齐给料到了,太子妃果然来看望慕婳。

    不过太子妃打着太后的旗号,也算是聪明,因为没有太后的旨意她根本进不来。

    柳三郎按住慕婳,学着外面宫女回禀的口吻:“奉木叔叔之令由我保护你。”

    又多加了一句,“给我做你侍卫的机会,如何?”

    慕婳清楚柳三郎这是为了她,不愿她再去和过去的人碰见,不是怕她吃亏,而是不想让那些糟心的事再影响她。

    抬起手指轻轻戳了戳近在咫尺的俊脸,慕婳微微扬起下颚,“准了。”

    一派高傲,端足了主子架势。

    “得令。”

    柳三郎弯下了腰,双眸却是扬起同端坐的女孩子相对,不等慕婳褪去脸颊的红晕,他转身向门口走去,“一会儿的汤药,你记得喝,我回来要检查的。”

    他怎么知道她不爱喝汤药?

    做少将军时能推掉就推了,慕婳缓缓勾起嘴角,汤药也不是那么难以入口,是因为身边的人变了?

    不用她去操心怨怼太子妃,更不用担心得罪太后娘娘,或是各方的利益平衡,她只要安心享受……享受身边的关爱。

    她得适应如今的日子,不再为得到这些渴望已久的东西而愧疚。

    这些都是她应得的。

    *****

    太子妃被堵在门口,奉太后娘娘的口谕竟然还进不去门,这让新鲜出炉的太子妃感到大丢脸面,何况还是在宫里,不是臣子家。

    她是皇宫未来的女主人,别管以后能不能继续坐太子妃,只要她还是太子妃,在后宫中除了太后和皇后外,她是最贵重的一个。

    屈尊降贵来见慕婳,她竟然进去不门?!

    “来人,把不知分寸的奴才拖下去重责三十耳光,让她们涨涨记性。”

    陪着太子妃的奴才互看一眼,你推搡我,我推搡你,不敢不听命令,却也不敢麻利的闯进去,毕竟守着这里的宫女内侍地位比他们高。

    太后娘娘给了太子妃足够的排场,侍奉太子妃的奴才眼睛都很亮,在宫中地位不是太高,不是主事的大宫女和大太监,但轻重绝对分得清清楚楚。

    否则也不会被太后派来侍奉监视太子妃了。

    太后纵然不得意太子妃,有心换掉她,此时太子储位刚刚落定,不是收拾太子妃的时候,只求太子妃能长点心,不给太子添麻烦。

    “果然是先于太子定下的太子妃殿下排场就是足。”

    柳三郎出现在门口,方才还犹豫的宫女全都退了回去,“太子殿下还没正式祭拜天地列祖列宗,太子妃就在皇上给功臣养病的地方逞威风,太子妃方才要让你们长记性?”

    “是,是这么说的。”

    守门的宫女内侍对三公子比对太子妃恭敬多了。

    “太子妃是从西北来的,不清楚宫中的品级,你们报给她听一听,以后省得太子妃出丑。”

    “……”

    宫女看了眼睛怒气冲冲的太子妃,心头一颤,比起太子妃,三公子还是更危险一点,完全忽视了三公子只是外臣,纵然是魏王的儿子,按说也不该嘲讽太子妃。

    “奴婢是二品尚宫。”

    “奴婢是三品尚宫。”

    宫女的品阶都很高,在后宫掌着一部分势力,太监那更是司礼监派来的。

    太子妃一脸震惊之色,她这是到了御书房吗?

    这些人不都是该侍奉皇上?

    太子妃强自镇定的问道:“我奉太后的口谕,来问……不,是探视慕婳。”

    “慕小姐正在修养,不易打扰。”

    “我可是太后娘娘……”

    “我以为经过昨日的事后,太子妃该明白谁才是主子。皇上对太后娘娘一片孝心,不忍她操劳,太后已经荣养,太子妃是奉了太后旨意?”

    言下之意指责太子妃说谎,假传口喻。

    “我到是没想到堂堂当世俊杰,名声显赫的柳三公子不去朝堂上展现治国之才,却在后宫厮混,做一些女子妇人才会做的口舌之争,你还是名满天下得三公子?”

    太子妃轻蔑一笑,继续嘲讽道:“伶牙俐齿做妇人做派,你就不怕世人耻笑?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科场尚未扬名立万,先在后宅才逞凶,莫非三公子想做脂粉堆里的英雄?”

    看了一眼寂静的屋子,太子妃好似看到慕婳正悠闲的坐着品茶,她还在苦苦挣扎,慕婳凭什么有人护着:

    ”可惜你不要名声做妇人的事,未必就能打动慕小姐,她眼光和心气可是很高,你绝对是白忙一场。我就弄不明白了,还是不是男主外女主内?”

    柳三郎神色淡然安适,坦荡磊落,唇边一直噙着微笑,等到太子妃终于停下,点头道:“替我向你母亲和兄长问好。”

    说完便转身,他示意宫女道:“请太子妃回慈宁宫去。”

    宫女等着太子妃离开。

    抓住柳三郎痛脚的太子妃脸上得意还没散去,嘴角僵硬问道:“你这是何用意?威胁我吗?”

    柳三郎回头,略带惊讶的说道:“太子妃才想到?”

    果真是威胁!

    太大胆了。

    太子妃呼吸不顺畅起来,柳三郎轻笑一声,悠然说道:“太子妃替我操心,不如想一想如何保住令堂。”

    “……”太子妃顿了顿,色厉内荏的说道:“我哥哥就是于国有功的少将军,皇上虽是关押我娘,无法否认我哥哥们的战功!我们家是因为战功封爵,本就是皇上的功臣,皇上是圣德之主,断然不会亏待了我娘。”

    柳三郎唇边的嘲讽越来越浓。

    “我到是要问一问慕婳。”太子妃故意忽略柳三郎,提高声音道:“就算她昨日有功,也不能对我爹下毒,太医说过我爹是中了毒针,现在还昏迷不醒,我爹只靠近过慕婳……”

    “我记得沐国公也靠近过太子妃。”

    “笑话,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毒手?”

    柳三郎笑容古怪,摇头道:“在你眼中,功名利禄比骨血重要,太子妃可别学令堂发誓,万一应验了呢。”

    “沐国公中毒一案,我会承禀陛下,求得皇上为我沐家做主,捉拿真凶。”

    太子妃咬牙道,“到时候就不是我来询问慕小姐了,今日你阻止我进门,明日……慕小姐被关押起来,你可别后悔!”

    “太子妃,你尽可以试试,看看到时候关押的人到底是谁。”

    柳三郎挥手,“送走,关门!”

    ps三郎绝对是宅斗宫斗高手,你们慢慢会看到的,三更完毕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