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翁婿
    木齐不肯让开位置,柳三郎浅浅淡笑,“要不,木叔叔亲自去问问皇上?”

    “我走了,岂不是白白便宜你了!”

    以木齐对皇上的了解,柳三郎这样无伤大雅的假传皇上口谕,皇上只会一笑而过,还会主动帮柳三郎善后。

    他今日没去上朝,就为等婳婳清醒,刚刚打发走了慕云,又来个更难缠的柳三郎,慕云身上有差事,而且是重要的差事,猜到一些真相的慕云自然不会在木齐面上表现出异样。

    慕云去看了一眼还没有清醒的慕婳,在慕婳床前站了少许,他便直接领着属下出宫赶去西北公干了。

    他发誓要查明事实,把荣耀尊荣和百姓的尊敬敬仰还给真正的少将军。

    甚至慕云都没有去见神医!

    “木叔叔把侄儿当贼防,让侄儿很伤心呐。”

    柳三郎一派委屈,主动扶着木齐的胳膊,明明很谄媚,他做出来却不让人反感,而是有受宠若惊之感,“我扶着木叔叔进去用膳,一会儿我再陪您下棋,品茶,嗯,我还有一些事想向您请教。”

    木齐不是没有被人巴结献媚过,从不曾想到柳三郎也会有‘无赖’的一面,只是稍稍愣神,便稀里糊涂就被柳三郎缠上了,不知怎么被他挤进了屋中,等到从他淡雅的笑容回神时,木齐发觉已经同柳三郎对坐,端着柳三郎递过来的瓷碗。

    碧玉的小碗中盛着珍珠米熬成的米粥,不愧是御厨精心烹制的,颗颗晶莹,香气诱人。

    相貌好的人到底是有优势的。

    “木叔叔一直为伯父办差,伯父对您信任有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

    “别……你可别这么说,我同你不熟。”

    木齐连忙打住柳三郎这随杆上的话茬,低头喝了一口粥,却听柳三郎轻声嘟囔:“您对我总算是知根知底,我一直被伯父教导,不敢说自己是出类拔萃,但您纵然不信我,也该相信伯父。”

    “与其便宜一个不知底细的小子靠近慕小姐,还不如让我照顾她。”

    “噗嗤。”

    木齐喝进口中的米粒呛到了,连连咳嗽说不出话,柳三郎立刻起身殷勤备至般帮着木齐捶后背,又递上了温茶。

    倘若皇上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羡慕嫉妒的,养个好女儿就是好啊,把他教养大的小子都勾引过去了,皇上都未必享受到柳三郎这样的‘伺候’。

    “三公子……”木齐推开柳三郎,“好了,我好了。”

    柳三郎这才重新坐到木齐对面,屁颠屁颠的说道:“木叔叔不止了解陛下的好恶,还对朝臣有一定的了解,不知今年主持北直隶乡试的人是哪位?外面什么消息都有……”

    “你可以直接去问皇上,我猜皇上肯定会告诉你。”

    慕婳的声音!

    柳三郎和木齐同时看过去,慕婳手扶着门框,弯弯的眉眼让略显苍白病态的脸庞多了两分神采,向柳三郎眨了眨眼睛,“别人的消息都不准,你从我爹这里探听到的主考也有变动的可能,然皇上说得一定就是本科乡试的主考了。”

    她记得本科乡试的主考,因为……这位大人相中了陈四郎,在陈四郎高中乡试解元,连中四元后,动过心思招陈四郎做女婿。

    不过被陈四郎婉言谢绝,然而那位小姐却对陈四郎情根深重,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在她听到的八卦中算是比较劲爆的。

    如今的局面已经同她记忆中不大一样了,太后娘娘都只保留了最后的体面,再无法直接插手朝政,皇上独掌大权,未必就会再点那人为主考。

    “现在朝堂上也不会有什么人轻易反对陛下的任命,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臣子们不是大事不会同陛下进言。”

    “婳婳,你醒了。”

    木齐手脚好似都不知该怎么摆了,紧张兮兮望着自己的女儿,不知是不是错觉,木齐感觉女儿好似更贴心了,那句我爹说得流畅自然,宛若婳婳叫过无数次。

    “我再不清醒,您就被柳三郎套进去了。”

    慕婳脚步不快,显然昨日受得伤对她影响很大,柳三郎快步上前,口中叫着冤枉:“我是虚心向木叔叔请教,恳请木叔叔指点一二。”

    他自然而然的扶着慕婳的胳膊,“你怎说我给木叔叔设套?我是那样的人嘛。”

    慕婳玩味的目光扫过柳三郎,认真点头道:“你是!”

    “……”

    柳三郎只是稍稍卡克,旋即笑道:“还是你了解我啊。”改口毫无压力,仿佛方才那句委屈的话不是他说得一样。

    “你比我爹更熟悉朝臣,谁也没有你算得精明。”慕婳就让柳三郎搀扶着,勾起淡粉泛白的嘴唇,“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爹,以后您可得小心点。”

    木齐有种差不上嘴,又插不上手的挫败感。

    柳三郎抢了他的活儿,木齐狠狠瞪了他一眼,转向女儿时笑得绚烂极了,“以后有你在我跟前,不怕再被人算计欺负了去。”

    “婳婳,爹以后肯定听你的。”

    “你说什么,爹都听。”

    柳三郎嘴角微抽,平时一脸阴冷的木叔叔好似长出了尾巴,向着慕婳使劲的摇晃,木叔叔还好意思说他?

    “您真听我的?”

    “嗯,嗯。要不我发誓?”

    慕婳笑着摇头,看了一眼外面,默默估算时辰,“现在去上朝还来得及,爹收拾收拾去上朝吧,今日皇上……是要册太子了,少不了您。”

    木齐不字还没说出口,想到方才的话,讪讪一笑:“婳婳真不用我陪?”

    见慕婳坚决,木齐一把拽过柳三郎,低声道:“婳婳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你帮我看着点,别让谁闯进来,也别让她再同谁交手。”

    “木叔叔放心,我会一直陪着她的。”

    “哼。”

    木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可他身边在没比柳三郎更适合的人选了,他的属下到是对他忠心,也不敢对婳婳有念想,在皇宫中,他们没柳三郎胆大,眸子深沉,“太子妃……你别让进门,知道吗?”

    柳三郎再次点点头头,亦正式上几分。

    ps以后我再证件各种卡放在一个包包中,我就.....太特么折磨人了,继续求月票,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