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把最好都给慕婳
    柳三郎原本同皇上棋力相当,他们两人互有胜负,昨夜到凌晨下了十局棋,可以说两人的棋谱惨不忍睹。

    “昨儿是谁犯了初学围棋都不会犯得错?”皇上没好气白了柳三郎一眼,“心不在焉不说,竟然还敢当面同我耍赖?”

    柳三郎慢悠悠喝着浓茶,对皇上的指责视若无睹,好似皇上口中的那人不是他自己一般,眉梢都不带挑一下的。

    听到凤鸣轩中有了声音,在外枯守一夜的无庸公公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打起精神神采奕奕捧着朝服推开了房门。

    正是见到这幅情景,无庸公公暗暗咋舌,昨日柳三郎对三皇子还算是客气的,没见他们的三公子连皇上的话都当做‘耳边风’?

    偏偏皇上还不生气!更加宠溺喜爱三公子。

    在外人面前,三公子是文雅如玉的君子,谦和有礼,人品方正,可在皇子们面前,三公子好似比皇子还要高傲,只要皇子谦让,他准保欣然接受,从不知客气谦和为何物。

    无庸公公突然觉得做皇子还不如三公子啊,皇子们需要考虑得很多,要礼贤下士,要笼络朝臣,还要体察圣心,不让太后娘娘厌烦……条条框框不得自由,除非皇子彻底放弃继位的野心,那样皇子就可以无所顾忌,想怎样就怎样了。

    “无庸,那边有没有消息?”

    皇上起身伸了个懒腰,自力更生打水洗漱,柳三郎不觉得意外,皇上一向不耐烦宫女内侍一大堆,能自己做得洗漱事宜,很少让宫女侍奉。

    伯父真不像是皇帝,甚至连有些勋贵子弟都比伯父更懂得享受。

    “奴才一直让人注意动静……”无庸公公亦是知晓皇上的性情,以大总管的身份亲自上前侍奉皇上穿上朝服,“昨日三殿下给慕小姐送了不少的药材,多是这些年三殿下寻到的好东西。”

    皇上伸展手臂,让无庸帮忙缠上玉带,闻言看了柳三郎一眼,“比他向太后讨要回去的天上雪莲灵芝还好?”

    “自然是比不上天上的雪莲灵芝,那可是天上的神物,据说没有大福分的人就是走遍天山,在山上转悠一年都碰不到一株雪莲灵芝。”

    无庸公公围着皇上忙前忙后,嘴却是没有停下,“不过三殿下送去的药材也都是百年的人参,还有一些补气养血的方子。”

    悄悄瞄了一眼皇上的面色,无庸公公继续说道:“木大人同三殿下客套了好久,后是三殿下下了命令,木大人才收下了。”

    “老三比较会讨长辈喜爱。”

    皇上踩上龙靴,走了两步,又亲自弯腰拽了拽靴子,“木齐以前不会在意皇子们,如今有了女儿,他想得就多,行事反倒多了谨慎小心。”

    “皇上可是靴子不舒服?”无庸公公轻声问道:“奴才再给您换一双?”

    “不用。”

    皇上摇头道:“朕的脚没那么娇气,这是新靴,习惯一会儿就好。你大张旗鼓换一双靴子,宫里少不了鸡飞狗跳,绣娘和制衣局都得跟着吃板子。”

    “可是也不能委屈您啊。”

    “朕哪里委屈了?”

    皇上仿佛为了证明一般,走了两步,“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朕偏觉得老物件没什么不好,穿着舒服。”

    柳三郎放下茶盏,站起身来,也不嫌弃皇上用过的洗脸水,净面擦拭掉脸上的水渍。

    皇上笑盈盈看着面前的少年,哪怕只是洗脸都宛若一副画作,让人赏心悦目。

    “三郎,你不用早膳?”

    “我陪木大人一起用。”

    柳三郎向皇上告辞,脚步轻盈不紧不慢走了出去,屋外的晨曦仿佛都明亮几分,皇上拍了拍自己额头,问道:“他这是吃老三的醋?朕也没说老三比他会讨好木齐。”

    无庸公公忙碌着,佯装没听到皇上的调侃。

    “你去搬一些药材给慕婳送去。”皇上轻声吩咐:“再选一些贡品,衣物首饰,摆设,对了,朕记得还有那对汝窑的花瓶,要最好的,全都送给慕婳,别说是朕赏赐的,就说是……见面礼,朕给她的见面礼。”

    这样显得亲近。

    无庸公公连连点头,寻思着皇上内库其实没有几件女孩子适用的布匹首饰,毕竟每年的贡品虽是不少,但先是太后看过,然后由皇后分发给妃嫔,皇上从不关心这些事。

    不过那对汝窑的花瓶,是皇上从宫外带回来的,爱不释手,这就送给慕小姐当见面礼了?

    看来慕小姐在皇上心中的分量绝对是不轻的。

    “把这个盒子也给她送去。”

    皇上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枪火装进盒子中,又配了不少的弹药,有几分眷恋的说道:“这东西在朕手中糟蹋了,本该就是她的。”

    “皇上,这是……这是天工坊那边特意给您锻造的,只有这么一把……”

    “以后慕婳缺什么,你都要告诉朕,顺便你让东厂去打听打听,她还喜欢什么,等朕寻到了,再给她送去。”

    “……”

    无庸公公在心里再次调高对慕小姐的重视程度。

    皇上感伤般叹息,“只要一想到她受过的苦,朕和木齐怎么宠她都不过分。”

    丰富的早膳摆上桌,皇上却用得很少,几乎就没有动筷子,无庸公公想要劝,可见皇上面上的悲色,勉强皇上多用几口只会堵了肠胃,更伤身子。

    “木齐一直陪着慕婳?”

    “是,听说木大人还痛哭过一场。”

    “杨耀……”皇上心头堵着的石头好似有了几道缝隙,面色渐缓,“同神医说一声,给杨总兵的汤药少用一些苦药,杨耀他可以在京养好伤势再返回山海关。”

    那些苦药会让加快伤势恢复的速度,可对嗜甜的杨耀是个折磨,神医的孙女……这是嫉恨杨耀当初的无礼。

    活该,他和木齐提醒杨耀多少次了,他那张嘴总是爱得罪人。

    不过神医的医德还是好的。

    ******

    “你来做什么?”

    木齐挡住房门,不让柳三郎进门来,“听说魏王殿下今日回去宛城,你就不着急回宛城吗?”

    柳三郎唇边挂着淡笑,“我奉旨来陪木叔叔用膳,伯父特意下的口谕,怕您在宫里太拘束了。”

    ps今日两更,欠更月底补,昨天钱包掉了,今天昨天各种补办证件,郁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