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再愧疚纠结
    内室正房床榻上,慕婳沉沉的睡着,时而皱眉,时而轻声低咛,从眼角渗出几颗晶莹的泪珠,沿着她脸颊滚落,滴入枕头中。

    在所有人面前,她都不曾哭过。

    甚至她清醒时也不会流泪,也只有在此时此刻她才哭泣。

    睡梦中,迷雾重重,硝烟滚滚,她回到了陷入绝境时,眼见着满身血污,狼狈的少将军被射成了刺猬,随后便是连天的炮火,炮弹在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坑,死伤遍地,尸横遍野。

    她想走过去去看看少将军,可身体似被束缚住一般,动弹不得,原来最后……最后还有火炮支援吗?

    皇上没有放弃少将军,到底按照她的要求送来的火炮。

    甚至比她印象中的红衣大炮更加犀利。

    天工坊出品必属精品!

    在滚滚硝烟中,比她高上半头的骑马赶过来,她更是无法脚步,眼见着他翻身下马,在尸骨残骸中找到了她的尸体,拔掉她身上的箭。

    为什么?

    她很想去问一声,为什么呢?她可以把战功给他,代兄从军后,哪怕被将士拥趸,她也从未想过一直占有这些,总会退居幕后的。

    为什么不让皇帝送来的火炮先开火?

    她不在意死亡,可是追随她的人那么多,他们本能活下来的。

    他退掉她的铠甲,披在自己身上,随后在地上倾撒了一些黑油,随即漫天火光,燃尽尸体残骸……

    玉门关外埋骨的地方也是衣冠冢吗?

    她恨恨的看着他,从未这般恨过一人。

    天空更加阴沉,她正准备冲上去时,身体猛然向后拽去,她眼前清亮许多,一位端庄高贵的女人亲手剪碎了一缕青丝,细碎的头发融合血和朱砂磨成了粘稠之物。

    女人跪在佛前,轻声诵读慕婳听不懂的经文,一颗颗泪水从女人的眼角滚落,慕婳仿佛突然想到了女人是谁。

    母亲一个词还没有喊出来,就见女人提笔沾着方才的粘稠液体,在空白的灵位上写下了几个字。

    是她的名字!

    灵位被供奉在寺庙中,她也因此灵魂被困在寺庙里十年。

    她还记得当时灵魂被困时,自己是如何的沮丧,想要挣脱,同她一起战死的袍泽兄弟还在等着她,他们说好了下辈子还要在一起的,她终于可以把最大秘密告诉她的兄弟们。

    一向跳脱的灵魂被困在一尺见方的灵位上,让她如何能平静?

    她咒骂过,也抱怨过,可是无论她怎么骂人,骂老天爷,骂满天神佛,都无法挣脱束缚,耳边只有寺庙僧人做早晚课时的诵读经文的声音。

    当日她以为这是报应,报应她杀戮太重。

    她渐渐平静下来,有个爱唠叨的小和尚时常一边打扫香案,一边说着他听来的消息秘密,她找到了寄托,灵魂虽是无法脱离,但却可以听到香客们祈愿。

    那家寺庙的香火突然旺盛了,许多年轻的女孩子去拜香求佛。

    终有一日,她听说魏王世子驾临寺庙,关于魏王世子的消息,她灌了满耳朵,想着是不是能听到已经是权倾朝野的魏王世子还有何心愿……就在魏王世子驾临当日,惊雷炸响,天火落下烧毁了供奉灵位的佛堂。

    她脱困了,只看到寺庙中有一道身影闪过,那人是谁?

    魏王世子吗?

    ******

    “谁?谁在哪?”

    “是我啊。”

    “慕婳?”

    “不,我是你,你也是我。”

    睡梦中,她眉头紧紧得皱起,眼前漂浮着笑容阳光明媚的女孩子,在她眉间洋溢着幸福和喜悦。

    女孩子穿着牛仔裤,是叫这个名字吧。

    记忆太遥远,她有点不确定了。

    “我知道你有心结,神让我过来同你说说。”女孩子娇媚一笑,俏皮极了,“其实不是你对不起我,而是我占据了你的机缘,你……你是少将军,前世亦是女军人,几世都是为国征战的好女孩,这一世该是大富大贵,神佛不可能亏待你。”

    “我得到了你的一切,却把麻烦留给你,是我对不住你,可是我活不下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的恳求神佛听到了。”

    “你的牵绊还在那里,有你的亲人,有你的……爱人,而我是人人都讨厌的女孩子,神佛给你的机缘太好,有父母哥哥的疼爱,又是开放自由的时代,我好想要那些。”

    女孩子挥动手,她眼前浮现一个又一个幸福美好的画面,慕婳她在那个时代很幸福,很美满。

    “对不起,把麻烦留给了你。你不必再替我感伤内疚,我很好的,也希望你帮我……帮我照顾真正爱我的人。”

    女孩子向她鞠躬道谢,“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慕婳,我们都是慕婳。”

    慕婳惊愕渐渐散去,向曾经的慕婳挥手道别,她还是更喜欢这个不够开放不够文明的古代。

    正如女孩子所言,她的一切爱恨情仇都在此处。

    她舍不得离开。

    恢复现代的记忆怕是神佛给她的补偿,神佛怕是没想到她记忆不住多少的东西,而她所处的时代,好似也有逆转时空的高人,比如林克王子口中的上师?!

    知道曾经的慢慢过得很好,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她再不觉得亏心了,至于慢慢说她们是一个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她就是她,从未变过。

    睡在床榻上的女孩来唇边勾出一抹恬淡的笑容,宛若盛开的海棠,美而不俗。

    送走三皇子后,木齐蹑手蹑脚走进来,正好见到这抹笑容,莫名他红了眼圈,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哽咽喃咛,“婳婳。”

    他怎会胡思乱想那些有的,没有的?

    肯定是他的病影响了婳婳。

    ******

    凤鸣轩,一张棋盘,两人对弈。

    儒雅的男子捏着棋子,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泛白的天边,“她是不是该醒了?”

    少年扯起嘴角,把白棋放在棋盘上,“伯父,这一局你输了。”

    他从不担心慕婳醒不过来,一如他从不担心这世上有慕婳解不开的难题和困境,他……只担心一点,该怎么独占慕婳?

    毕竟慕婳太招人喜欢,每个人都知道稀世明珠的可贵。

    ps今日三更,求月票。夜不喜欢占了别人身体,每个人都喜欢新灵魂的梗,婳婳有自己的善良和坚持,解开心结,她会更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