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可爱的三叔
    杨耀扶额着实不忍见二哥那副傻兮兮的样子,亦有几分咬牙切齿,二哥都能有个女儿,他的女人们怎就生不出女儿来?

    因杨家战死的子弟多,几乎每一个男丁都是广纳姬妾的,常年驻守边关,女人们也没有京城闺秀那么多的心眼,嫡出庶出更是几乎没有任何差别,都是先扔到军营里历练一番,能熬出头的子弟做了将官,许多子弟甚至在还没做将官就死在疆场上。

    杨家的女人多,寡妇也多,许是她们相处得久了,有时候她们的感情比对男人更深,不过杨家不是迂腐的人家,守寡后是大归娘家,还是再嫁都有自己决定,杨家哈辉出一份嫁妆,当然也有不少女人会选择留在杨家。

    “你做什么去?”

    “回去睡觉!”

    杨耀不想听恢复唠叨本性的二哥炫耀显摆女儿,寻思着等身体调养得差不多了,还要再努力耕耘,如何也要生个闺女出来。

    木齐在外人面前沉默阴冷,但面对自己的三弟总是说个不听,虽然知道三弟的心结是没有女儿,可他也就一个女儿,“那三弟好好歇息,明日再去拜见陛下。”

    “二哥,皇上……”

    杨耀也担心皇上,他对二哥木齐是亲近托付性命的生死之交,虽也同皇上一个头磕到地上,到底他是帝王,更多是尊敬和效忠。

    “那个老太婆说了什么?皇上竟然放弃了?有遗诏又如何?我就不信老太婆能奈何皇上!”

    “你还不知皇上的志向?”木齐佩服感慨说道:“为了江山,皇上忍了这些年,筹谋了这些年,他如何也要维持江山的稳定,皇上看得比谁都远,想得也更深,总是说这是帝国最后的机会,若是抓不住,帝国不仅是灭亡,还有可能中原……咱们的子孙后代受辱百年。”

    杨耀打仗是一把好手,对这些东西,只觉得跟着皇上没错,什么机会不机会的,他完全不明白,“我心疼皇上。”

    “倘若皇上不惜江山动荡也要夺得至高权力,他早把太后送走了。”

    相比较杨耀,木齐为皇上办事更多,便是他这样的心腹都不知皇上全部的底牌,更不知天工坊还能做出什么震惊天下的东西。

    守在门口的神机营侍卫轻声禀告,“大人,三皇子殿下特来给慕小姐送百年人参。”

    木齐眉头皱起似能夹住蚊子一般,杨耀冷哼了一声,“人参留下,请三皇子回去。”

    这是要了好处,却卷了三皇子面子啊。

    “三弟!”木齐好气般摇头,杨耀不服气顶嘴:“咱们同皇上的情分,还怕三皇子?二哥,别忘了今日皇子们可是联合太后逼皇上,他们都是太后养大的,自然更亲近皇上,我看皇上……只怕宁可自己再生一个出来,也不会要他们继承帝位……”

    “胡说!”

    木齐直接拿手捂住杨耀的嘴,在他耳边厉色道:“这样的事是你能议论的?皇上对咱们是很好,但你永远别忘了,他是咱们效忠的帝王,决不能把他真当做教书先生!”

    杨耀挣扎却挣不开木齐的束缚,呜呜的嘀咕:“知道了,知道了。只是我看不上皇子们那一套罢了。”

    “你去歇息,我去见三殿下。”

    见杨耀服软,木齐才缓缓放开他,不过却不会让杨耀当面顶撞三殿下,对这位身体孱弱,但在宫中名声很好的三皇子,木齐是很小心警惕的。

    他自然也盼着皇上能再有小皇子,但木齐隐隐感到皇上怕是……帝位自然会传给如今的三位皇子,他若是孤身一人,无所谓应酬这些皇子,横竖皇上不会亏待了他。

    大不了皇上故去时,他殉葬全了君臣之意,兄弟之情。

    可他现在是有女儿的人了,总不能让女儿慕婳被新帝亲算,他哪怕心里同杨耀一样觉得皇子们对不住皇上,但也不希望同皇子关系弄得太僵。

    杨耀又嘟囔两句,去厢房歇息,木齐亲自迎到门口,同披星戴月赶过来的三皇子寒暄。

    “父亲……”

    “啊。”

    厢房中,杨耀被儿子的声音拉回思绪,靠在床头,向儿子点头道:“你去复命吧。”

    “您说皇上请您同二伯父说那番话……”

    “臭小子,不该问得别问。”

    杨耀抬手狠狠抽了儿子脑袋一下,“皇上那是顶顶聪明的人,咱们只要听命就是了,何况……何况皇上是用得请,不是直接下令,我更得把事办好,那些话本就是我想说的,皇上也没勉强我说出违心之言。”

    少年同杨耀相貌极为相似,只比杨耀年轻,尚未完全褪去稚嫩,摸着被父亲打疼的额头,“听堂哥说,慕小姐是个厉害的。”

    杨耀更伤心了,一翻身躺下蒙住被子,“有她这样的女儿,我真得做梦都会笑醒啊。”

    皇上借着儿子的口请他解开二哥的心结,杨耀本是不愿意的,毕竟他不能背着二哥做不地道的事。

    可皇上的口谕说得很恳切,一切是为二哥好,杨耀行事粗中有细,并非莽撞之人,虽然不知皇上这么做的意图,但他明白一旦二哥没了慕婳,二哥的病怕是永远也好不了。

    他本是豁达之人,对侄子都比对亲生儿子好,慕婳那是二哥的骨血,便是有什么,还能否认她是二哥的女儿?

    况且他也打听到慕婳对二哥虽有心结,但也是维护孝顺的,她晕过去前,那声父亲,杨耀听得清清楚楚,也能感到二哥的狂喜。

    其实即便皇上不交代,他也会说那番话,至于什么孤魂野鬼夺舍,他是一个字不信。

    看慕婳那磊落潇洒的言行,纯粹干净,有情有义,她绝不是一个龌蹉下作的鬼!更不会做出夺舍丧尽天良的事。

    说那番话时,杨耀是真那么想的,所以真挚,这才让木齐解开心结。

    杨耀想着女儿,命令正准备离去的儿子,“你给我把慕婳娶回来吧,做不成女儿,做我儿媳妇也好啊,你和你堂哥谁能娶到慕婳……我就把祖传至宝给谁。”

    少年垂下手臂,默默长叹一声,“您还是留着至宝吧。”

    “没出息!”

    “我这是同您学的,不该想的从来不去想。”

    “混蛋!”

    “那也是您儿子!”

    “……”

    杨耀怀疑这儿子真不是捡来的吗?

    ps今天非常倒霉,求月票鼓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