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三十章 木齐的怀疑
    他上面有两位皇兄,柳三郎是魏王的三子,他们都是排行再三,凭什么柳三郎就不仅得父皇的宠爱信任,还被魏王当做心肝宝贝?!

    三皇子想要得到长辈的重视,尚且需要百般谋划,尽量不引起两位兄长的戒心,就这样小心翼翼,他时不时还要被兄长掣肘,柳三郎好似什么都不做,轻而易举便得到一切?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二哥,二哥,我的好二哥,您别转悠了成吗?”

    山海关总兵杨耀手上捧着补血养身的汤药,冲着宛若不知疲倦似要把青砖地面磨破的木齐说道:“你转悠得我头都迷糊了。”

    “你头迷糊是因流血过多,同我有何关系?”

    木齐没好气瞪了杨耀一眼,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醒在内室熟睡的女儿,“你嫌我烦,自管去厢房修养,你路上遇见的伏击等明日再说,以我看皇上也没心思过问你的事,不,皇上心里怕是已经猜到是谁的手笔了。”

    这一副嫌弃的口吻,可不是寻常二哥的作风。

    以前二哥虽然性格多变,阴沉冷漠,可是对他却是实打实的好,在他面前也是个爱唠叨的,可这一次他受伤了,二哥对他不关心了。

    杨耀倒也不是非要争这些,他是不想二哥因为侄女慕婳的伤势胡思乱想,二哥的病情才稳定下来,万一受了刺激,再弄出几个性格来,最后倒霉得还不是他?

    当日二哥发病闹着自杀时,他和皇上差一点都被二哥拿刀给捅了,还是皇上亲自敲晕了二哥,这才从二哥手上夺下短刀。

    他杨耀天不怕,地步怕,就怕二哥犯病。

    后来皇上不能时常出宫,二哥犯病时多是他陪着,杨耀现在想来都同情陪着二哥的自己,生生能被二哥折磨得也神经了。

    “我这不是想第一眼让侄女看到我嘛。”

    杨耀喝了一口汤药,皱着眉头道:“神医开得药方,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难喝,他是不是故意报复我?我感觉每次喝他开得汤药都比别人苦。”

    木齐继续在屋子里转悠,根本就没听杨耀的抱怨,时不时去看内室,又怕惊醒慕婳,杨耀就没见过二哥似今日这般犹豫。

    杨耀再次同情自己,有了慕婳之后,二哥不在意他了,以前二哥都会给他准备蜜饯什么的,勉强把汤药喝干净,抱怨是抱怨,神医开得药比旁人要好许多,杨耀也不想因为这次的伤势而亏了身子。

    “神医都说侄女没事,二哥到底在担心什么呀?”

    “……”

    木齐抿着嘴唇,眸子阴晦莫名,虽然他因为去接受伤的杨耀入宫没有看全慕婳单独迎战沐世子和死侍的经过,但最后慕婳破了诛杀阵,他是亲眼所见。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阵法的可怕,庆幸女儿平安只受了皮外伤的同时,有些异样的情绪浮现,那些念头木齐无法挥去,虽然神医说过,他的病有可能遗传给女儿,但是慕婳……太让他骄傲了,这样的女孩子是他亲生女儿?

    是永安侯那一家黑心的人养大的?

    木齐不是没有派人去打听慕婳的消息,一来关外很少人注意整日忙碌的慕婳,二是看慕婳长大的关外乡民说辞千奇百怪,口径没有一个一致的。

    有人说慕婳性情多变,那个人就说慕婳老实沉默,第三个人又说慕婳被山上的隐士高人教导过,还有人说慕婳被狐仙附身。

    这让木齐相信谁?

    纵是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逆转时空,亲眼去看慕婳是如何长大的。

    杨耀揪着根根宛若针尖的短须,“我不知二哥在怀疑什么,若是我有侄女这样的女儿,我最梦都要笑醒的。您倘若觉得侄女不对劲,把慕婳让给我好了,我比皇上更开明,绝对不会浪费慕婳那一身的本事。”

    仿佛想到了什么好事,杨耀笑容绚烂,“以后没准咱们帝国出了个女将军,她比我儿子和侄子要强,山海关总兵她来做更合适。”

    “不行!”

    木齐虽是心存疑虑,听到又来一个同他抢女儿的,立刻急了,“我怎么可能不要婳婳?我只是……只是不明白,她……她……”

    说不下去了,毕竟木齐没做在场,听旁人口述时,也多是听到慕婳如何悍勇,挫败沐世子。

    既然木齐是个多疑的人,自然对朝臣同僚的话将信将疑,唯一知道真相的沐国公……抢起女儿来寸步不让,但木齐却很难从他口中打听到什么。

    杨耀纳闷的问道:“她怎么了?我看侄女比二哥正常得多,我看二哥是尚在福中不知福,你出去问一问,谁不想要侄女这样的女儿?侄女在关外那样苦寒之地长大,已经迟了不少的苦,又被人那般算计,难得她性情善良,言行潇洒,若是我……经历了侄女的一切,我早他奶奶的弄死永侯一家了。”

    “你当日宠着那个三小姐,你现在有怀疑侄女不对劲,二哥,你良心不觉得亏得慌?不说别的,等侄女醒了,你还这幅样子,侄女肯定不会再认你了!”

    “虽然我同侄女第一次见面,但能看得出侄女是个骄傲的人,这一次二哥坦露一点怀疑之意,侄女不会再把你当做父亲。”

    “到时候二哥可别找我哭啊。”

    杨耀的话很朴实却实实在在击在木齐心头,木齐整个人似被雷电劈开,身体里一般是火,一般是冰,需要女儿的人是他。

    婳婳不愁找不到父亲疼爱,不说沐国公,便是皇上怕是都愿意宠爱婳婳的。

    木齐颓然坐在椅子上,脑袋耷拉下来,轻声道:“我不是不喜欢婳婳,而是被慕媛那事弄怕了,怕疼错了人,真正的婳婳……却是没人疼的。”

    他的女儿岂不是太可怜了?

    总不能因为此时慕婳很出色很给他长脸,就把一个……不是女儿的灵魂当做是自己女儿!

    “二哥走南闯北,见得人多,听得稀奇事也多。”杨耀正式严肃许多,指着自己的胸口,“侄女对你如何,光凭眼睛看不出,二哥的心感觉不到吗?”

    木齐突然眼睛明亮,长出一口气,含笑看向杨耀,“没想到我会被你这个匹夫解开了心结,不过你别想从我手中抢走婳婳,她是我女儿,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