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三皇子的不甘
    太子摆脱诱饵靶子的地位是三皇子不愿意见到的。

    而且太子身边的猪队友越多,三皇子越是容易把长兄从太子位置上拽下去,不怕太子和太子身边的人不犯错,就怕太子身边的人不做事。

    慕婳刺伤沐世子,纵是沐国公夫人底牌尽出也奈何不得慕婳,反而铸就慕婳的威名,被慕婳狠狠踩在脚下。

    沐国公夫人被皇上下令圈禁在国公府,等候慕云去西北调查的结果,太子妃岂会不找慕婳的麻烦?

    即便还没大婚,太子妃所作所为同太子脱不了干系。

    三皇子眸子闪烁,意味深长般一笑,“快去给慕小姐送药材……嗯?”

    有太后身边的太监过来在刘公公耳边耳语,随后向三皇子点点头,快步返回太后身边。

    刘公公在三皇子耳边低声道:“说是太后娘娘把太子留在跟前,今夜怕是太子不会出宫了,如今太子被太后娘娘拽着仔细叮咛,听说给了太子不少的人名……都是太后娘娘摄政时用过的人。太后娘娘还说让太子不要着急立威,最近先顺着皇上。”

    “既是太子哥哥不会出宫,我亲自去看望慕小姐。”

    三皇子好似度太后和太子说了什么完全不感兴趣,只是捏着宫灯的手紧了紧,似笑非笑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慈宁宫,转身离去。

    刘公公连忙跟了上去。

    路上,三皇子同柳三郎正好碰到一起。

    两人同时愣了片刻。

    柳三郎同样披着披风,在无庸公公等内侍的簇拥下前行,他神色慵懒,矜贵气息十足,却不会让人觉得他高不可攀,好似他本该如此。

    同三皇子碰面,倒显得柳三郎不比从小锦衣玉食长在皇宫的皇子差什么。

    孱弱的三皇子也有君子之名,脸上同样时常挂着温润的淡笑,然在柳三郎面前,他就不够看了,被柳三郎比了下去。

    柳三郎侧身,向三皇子行礼,“见过三殿下。”同时示意三皇子现行,目光扫过跟在三皇子身后的刘公公手上的礼盒。

    他笑容淡了几分。

    三皇子的笑容同样毫无破绽,没有受他的全礼,谦和说道:“三公子不必同我客气,咱们是堂兄弟,当多多亲厚,早听父皇提过你,以前不知你的出身,以为父皇只是找到了个青年才俊,等你归宗,咱们再序齿详谈。”

    “你有父皇口谕,先行一步。”

    三皇子歉然般让开道路,柳三郎拱手道:“三皇子仁义,在下却之不恭了。”

    他竟然从三皇子面前经过!

    无庸公公纵然没有见三皇子的脸色,但也知三皇子此时心情不会太美妙,连无庸公公都想不到三公子敢这么强硬,三皇子又哪里会想到呢。

    三皇子谦和的名声除了他待下人奴才颇好,不乱发脾气外,亦有他身体孱弱,众人多是让他一分,哪怕他让出来的东西,也最终重新落回他手上。

    无庸公公方才同三皇子说话时亲近真诚,并非是他投靠三皇子,而是他本能不大愿意招惹谦和的三皇子。

    别看他是皇上跟前最得宠的大太监。

    对三皇子,他总会多加一分的小心翼翼。

    “三公子……方才……”

    走过去很久,已经看不到三皇子了,无庸公公才轻声对柳三郎道:“方才您怎么就那么走过去了?这不似三公子往日的谨言慎行。”

    皇上教导三公子时,他一直在跟前伺候,比任何都清楚皇上对三公子是用了心血的,可是纵然皇上宠爱三公子,到底不是亲生的骨肉,柳三郎怎能比皇子还骄傲?

    柳三郎淡淡的说道:“我成全三殿下的君子之风,有何不妥?比起三殿下,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

    不给三皇子一个软钉子,他会把注意更多打到慕婳头上去,想同他抢慕婳,抢皇上的注意力?

    何况皇上说过他是他的最大靠山,总要相信皇上才是,哪怕只是他佯装出来的信任。

    “三殿下?!”刘公公心惊胆战,三皇子扬起眉头,“有点意思。”

    “柳三郎也太目中无人了。”

    “不,他很有点意思。”

    三皇子把手中的宫灯递给刘公公,好似才察觉方才柳三郎被仆从簇拥才叫气派,刘公公接过宫灯后,发觉挑着宫灯的指头粗细的圆木棒都是汗水,偶尔碰到三皇子的手指也是凉的。

    腾腾腾,魏王带着几个侍卫有远跑了过来,见到三皇子,魏王直接问道:“三殿下可曾见过三郎?”

    “皇叔是找三公子?”

    “那个臭小子,我不过教训了他两句,他竟是给我甩脸子看,目无尊长,着实可恶。”

    魏王发泄着不满,可他这般生气,还追着柳三郎跑作甚?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三皇子淡淡的说道:“父皇召见三公子,皇叔,侄儿劝说您一句,父皇正需要三公子宽慰解闷,您要找三公子不如等明日。”

    魏王怒气散了大半,看向凤鸣轩方向,叹息一声转身向宫外走去。

    “听说皇叔还有两子?您不把他们接回京城?”三皇子对着魏王的背影道:“他们也都是皇叔骨血,总不好一直留在宛城,听说他们的才学也是好的,不比三郎一直受父皇教导,皇叔也不该亏待了他们才是。”

    魏王身子顿了顿,颔首道:“明日我就去宛城,便是她打骂我一顿,我也要把他们母子接回来。”

    再没有比太后失势更恰当的时机了,没有太后支持的魏王妃便是不乐意,也得忍下来。

    魏王最后投靠皇上,也算是站对了位置,底气要比以前更足。

    他在心里默默感激慕婳……不过慕婳这样的儿媳妇,他还是不大能接受,毕竟三个儿子中,他同皇兄一般最看重三郎!

    好不容易有了儿子,他总想给儿子最好的一切,怕儿子被欺负了,三郎若是传出惧内的名声,他脸往哪里摆?

    而且木齐也不适合做亲家,魏王看不起曾经的木掌柜,也比喜欢现在的木指挥使,方才他们还大吵一架呢,差一点大打出手。

    三皇子勾起嘴角,有了长子和次子,柳三郎也没那么稀罕了。

    ps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