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慕婳被同情了?!
    “到底还是让人钻了空子,我不如柳三郎。”

    时暗时明的灯笼让三皇子面色晦暗难明,他在太后娘娘跟前得宠,又学足了皇上的行事,本以为能捞足好处。

    对没有被册为太子,三皇子是有遗憾的,然他并不沮丧,毕竟皇长子站着一个长字,二哥再不服气只能怪他娘晚生了三天。

    三皇子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如今首要是在皇上面前尽孝,拿出对皇祖母的孝心,不信皇上还会继续宠爱柳三郎。

    “一会儿你去给慕小姐送一些药材,你亲自去!”

    一旁侍奉的刘公公一直跟着三皇子,他面容俊朗,浓眉挺鼻,不似公公太监猥琐,自有气派。

    他跟了三皇子后便一心一意侍奉主子,为人机敏干练,三皇子不愿让旁人察觉出自己的野心,身边连个幕僚也没有,有事多是同刘公公商量。

    无根之人,荣辱都系在三皇子身上,又对三皇子尽心尽力,三皇子反倒认为刘公公这样的太监比幕僚朝臣可信,不过太后身边的公公没有出现,让三皇子对刘公公多了一份戒心。

    做主子的奴才不能表现得比主子聪明,时不时需要主子点拨几句,更能显示主子对奴才的掌控。

    遂刘公公露出疑惑来,“殿下是不是太抬举她了?您的药材可是极好的,很难寻到的好东西。”

    “我还嫌弃亲近慕小姐迟了,在父皇面前,我已经差柳三郎一步,再不能让柳三郎顺利同慕小姐定亲。”

    “奴才看皇上对慕小姐……怕是也有点意思,未必就是把慕小姐当做晚辈。”

    三皇子连连摇头,“这不可能,有个强势的皇祖母压了父皇十几年,父皇又岂会在自己身边再放一个更加悍勇莫测的女人?皇上只是借着她推行新政罢了,她其实处境比柳三郎更加凶险,等到父皇达到目的,谁会在意她的死活?木齐就算再疼爱她,木齐始终是父皇的臣子,还能因为女儿而同皇上反目不成?”

    “柳三郎好歹有魏王儿子宗室血脉这点护身,慕婳……”三皇子闪过一抹不屑,并非所有少年都相中慕婳。

    羸弱的三皇子并不喜欢健康悍勇的慕婳,亦不喜欢慕婳的强势,女子当以夫为天,温柔柔顺才好,“她眼下正得意着,我……咳咳。”

    拳头抵着嘴唇,三皇子轻咳一阵,刘公公忙为他紧了紧披风,宫灯映衬着他俊美病弱的脸庞,“慕婳那样的性情,我比二哥更占优势。”

    很明显慕婳是怜惜弱者的,善良而纯粹。

    三皇子唇边挂着无害温柔的笑容,好似能溺死人的温柔:“你去多打听打听她的喜好。”

    “是,殿下。”

    刘公公躬身遵命,陪着三皇子向慈宁宫走去,如今太子正在听太后的教训,没人会留意三皇子是否在慈宁宫。

    “父皇设立女学是一桩好事,总能教出一些温婉贤惠的女子。”

    三皇子漫步在月夜之下,同刘公公分析厉害:“反对的臣子也没想明白,女学设立后教导什么,还不是他们来定,非要当面反对父皇,父皇性情绵柔,但也有固执的一面。”

    “奴才明日就去同朝臣透透风?”

    “二哥和太子哥哥身边多得是能人,他们自会为主子谋划,女学的事会让太子哥哥收拢朝臣的心。天下还是男子为尊,男人说得算,让个慕小姐强压一头,已经足够了。”

    “任何朝廷上的官宦勋贵都不想再多培养出几个慕小姐,哪怕他们的女儿都是要入女学学习的。”

    三皇子眸子笑意点点,“慕婳只有一股蛮力,骑射功夫卓绝,琴棋书画上到是造诣不深,她又是在关外长大的,永安侯府上下只把她当做伺候主子的丫鬟使唤,肯定没人教导女子的三从四德,若是她没能考上女学……许多人怕是会面上遗憾,背地里高兴。”

    “殿下到时候帮她一把,还怕她不倾心殿下?”

    “算计一个女孩子非君子所为。”

    三皇子腼腆羞愧般叹息,以后多补偿她一些也就是了,“她除了性子太要强,不够柔软柔媚外,更多是被木齐牵连了,朝臣对新进宠臣木指挥使没有办法,还不能算计他女儿?皇上纵然再疼爱于她,总不能为她一个人同朝臣为敌。何况七公主和太子妃她们未必就肯让慕婳独领风骚……太子妃若是不能帮太子的忙,熬不到她嫁给太子哥哥的一日。”

    “主子说是沐国公府的变故?奴才看皇上怕是不喜欢沐世子。”

    “父皇也是骑虎难下,当日册沐国公就是为少将军的战功,沐国公夫人抓住父皇的痛脚,只要少将军的战功无法否定,证明少将军就是沐家的双生子,皇上就不能撤了沐国公的爵位,沐世子虽然名声扫地,但他是嫡子,只要不再被皇上挑出毛病,他这个世子……不过父皇若是挑毛病的话,怎么都能找出来。”

    三皇子声音很轻,“只是父皇好似对战死的少将军有很深的情分,父皇见过那人也说不定,父皇此时否认沐家,撤了沐家爵位,又该怎么为战死的少将军筹功?让天下都知道少将军的战功!”

    “还是主子看得透彻,奴才方才见太子殿下都没拿正眼看过太子妃沐氏。”

    “太子哥哥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本对沐氏就寡淡,皇祖母会点醒太子哥哥的,沐家纵有祸事,也牵连不到太子妃身上,没见父皇有意割裂她和沐家吗?”

    眼见着即将到慈宁宫,三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恢复往日的腼腆儒雅的风姿,让刘公公搀扶着,轻声道:“一会等太子哥哥离开慈宁宫,你记得知会我一声,我得亲自送一送太子哥哥。”

    “您这是……”

    “总不能同二哥学,他毕竟是太子。”

    若是他不敬重太子哥哥,又如何让太子安心?太子又岂会全力同二哥开战?太子的位置,不过是父皇的诱饵罢了。

    只是能做诱饵也是一种福气,焉知诱饵不会修成正果?彻底成为帝国的主人。

    ps三更完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