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初露峥嵘
    月夜清冷,夜风徐徐。

    无庸公公默默估算时辰,一晃都有大半个时辰了,凤鸣轩中静悄悄的,他担心皇上的龙体,犹豫着是不是去看看状况。

    突然凤鸣轩中烛火明亮,皇上的身影倒影在窗上。

    无庸公公精神一震,听到皇上的声音,“慕婳可有消息?”

    “回皇上慕小姐伤势无碍,只需静养就好,还有天山雪莲灵芝等奇珍药材,太医保证过慕小姐一定能恢复到未受伤之时。”

    “身体纵是恢复了,她不会忘记曾经受过的伤,忘记受伤时的痛。”

    皇上的声音低沉沙哑,“到底……到底是又让她受伤了,这些年朕都做了什么……无庸,你去把三郎叫来。”

    “遵旨。”

    有三公子陪伴,皇上也能开怀一些。

    无庸公公本想让小太监去请三公子,后想着三公子肯定在慕小姐跟前,不如他亲自去看一眼,也能把慕小姐的状况仔细说给皇上听一听。

    不过他也暗暗疑惑皇上对慕小姐的疼爱和维护,以前觉得是看在三公子面上,如今看来这两位在皇上心头怕是不相伯仲,谁地位更高还真不好说。

    宫外宫内都说皇上不疼皇子公主。

    无庸公公暗暗摇头否定传言,皇上曾经主动亲近过皇子,可惜三位皇子都看不起被太后死死压着的父皇,把他当做软弱无能之辈,连他都看出皇子对皇上偶尔露出的轻蔑之色,敏感温柔的帝王如何看不出?

    皇上便绝了抚养教导皇子的心思。

    今日三位皇子的表现连他都看不过眼去,不是皇子们完全站在太后那边,皇上未必就肯同太后和解,给太后留了最后的体面。

    “无庸公公。”

    “啊。”

    无庸公公刚从凤鸣轩出来,穿过静悄悄的甬道,猛然见到前面站着一人,他吓了个激灵,那人身上披着锦缎披风,带着帽兜,手中提着一盏宫灯,“是我。”

    帽兜滑下,露出一张俊秀孱弱的脸庞,他拿着宫灯的手白皙如玉,手指骨节分明,唇边挂着如同皇上神似的儒雅的笑容。

    “奴才见过三殿下。”

    无庸公公连忙毕恭毕敬的行礼,略带几许担忧,“夜风还是比较凉的,三殿下怎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宫中都知道三殿下因不足月降生,身体一直不大好,又因请高人推算过,三皇子养在至尊至贵的人身边,才有可能平安长大,于是从生下后,三皇子就被太后娘娘抱去了,同他的母妃淑妃不亲近。

    也只有三皇子才算真正在太后娘娘跟前长大,皇长子,如今的太子和二皇子都是懂事后才去太后跟前,太子的生母被封为德妃,二皇子的生母封为贵妃,只要为皇上诞下子嗣的女子,皇上都没有在位分上亏待她们。

    只是皇上不大亲近后宫的妃嫔,在女色上一向寡淡,无论是先前承宠的妃嫔,还是采选入宫的貌美女孩,皇上对她们都是淡淡的,便是宠过夏妃一段日子,无庸公公是知道的,不是每次翻牌子,皇上都会同夏妃欢好。

    一如皇上对皇后和皇子的生母,多是睡在一张床上罢了。

    三皇子笑容腼腆又温柔,“我身子无碍,最近用了父皇赏赐的汤药,我感觉自己好了不少,本想当面向父皇拜谢的,却一直没得到机会。”

    “皇上知晓三皇子身体好转,定会开心的,不过汤药虽还管用,三殿下也当仔细将养。”

    无庸公公对三皇子说话时都放缓和放低了声音,不管心里如何想,三皇子总有让人怜惜的冲动。

    在三位皇子中,无庸公公其实最看好同皇上神似的三殿下,他从相貌上看,亦同皇上更像一些。

    三皇子温润的眸子闪过一抹懊悔,坦言道:“我等在此处并非为旁的事,而是想向公公询问,父皇的龙体可好?今日……我不得不随着两位兄长为皇祖母求情,她毕竟是养大我的皇祖母,而且我始终相信父皇对皇祖母亦是孝顺的,只是执政的理念不同罢了。”

    “等回去凤鸣轩,奴才看准时机会为三殿下解释一二。”

    “我不是怕父皇误会了我。”

    三皇子腼腆般低垂俊脸,“不用公公同父皇说这些,知道父皇一切安好,我便放心了。”

    又随意般询问,“无庸公公不在父皇身边侍奉,这么晚还在宫中……哎,看我,不该打听父皇的行踪,是我簪越放肆了,无庸公公千万憋多心啊。”

    皇上待在凤鸣轩整个宫里的人怕是都知道了。

    无庸公公笑容谦卑,好似很是亲近三皇子一般,“皇上让奴才去宣召三公子,许是要同三公子下棋,皇上最喜欢下棋了。”

    三皇子笑容越盛,放心舒了一口气,“有三郎陪着父皇,开解父皇,我也能放心一些,不耽搁无庸公公去传父皇口谕,改日等无庸公公不在父皇身边当差,我请你去宫外一叙。”

    “有劳三殿下惦记奴才,奴才先谢过殿下。”

    无庸公公拱手行礼,带人快速穿过三殿下,直奔太医院而去。

    两人错开之后,方才还堆着笑容的脸庞迅速冷却下来,无庸公公眸子闪了闪,脚步加快,太子忙着高兴,二皇子忙着反击,也只有三皇子还惦记着皇上!

    不过三位皇子中,三皇子实力看似最弱,自然更在意陛下的动向。

    二皇子的幕僚也会劝自己的主子亲近陛下,毕竟皇上今日展现出的实力,完全可以弹压住太后娘娘,只是因为太后娘娘手中的底牌,皇上才没有彻底把太后送出宫去。

    以后太后娘娘纵然在前朝还有几分势力,但很难再同皇上抗衡。

    “皇祖母的人多会为太子哥哥所用,她是不会留给我什么的。”三皇子捏着宫灯的手指泛白,面色阴郁:“反倒是父皇……连皇祖母最信任的公公都笼络过去,父皇瞒得儿子好苦啊。”

    “皇上再宠柳三郎,他也是魏王之子,您是他亲生的皇子,此时亲近陛下也不会迟。”

    跟在三皇子身边的太监轻声道:“奴才极是佩服殿下,论同陛下的亲近,您已领先太子和二皇子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