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双生子,各有所长
    太子妃沐氏能拦住沐国公,挡不住沐国公夫人。

    毕竟她那点伎俩都会同母亲学的,太子妃同沐世子目光碰到一处,这就是口口生生疼爱维护他们兄妹的父母?!

    沐国公夫妻怕他们不死还是怎么着。

    沐世子难以压制对母亲的埋怨,那封书信他太熟悉了,就是她的遗书绝笔。

    柳三郎从沐国公夫人身上移开目光,他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抢下书信,警告沐国公夫人别再糟蹋少将军了。

    虽然沐国公夫人有意说出实情,少将军得到该有的尊荣,可是沐国公夫人是明白掩饰不住了,用少将军最后的绝笔为儿子脱罪!

    他很心疼战死的少将军,她竟然有这样一位狠心绝情的母亲,好似生为她的女儿活该就要为儿子奉献牺牲一切。

    抢夺女儿所有只留给儿子!

    柳三郎看了沐国公夫人后,对自己偏心的母亲柳娘子也没那么愤恨不平了,起码柳娘子没有让他自己辛苦考取的功名让给两位兄长。

    不过那是因为哥哥们也能考取功名,无需他让功名。

    他因为母亲偏心而心冷,对母亲柳娘子本能存着戒心,科举功名只是小事,魏王的爵位才是大事。

    柳娘子肯定支持长兄。

    同早已对母亲亲情绝望的柳三郎不一样,少将军一直是个孝顺信任母亲,心疼敬重兄长的好女孩。

    对敌人狠辣从不留情,同朝臣虚伪,但她从未把这些用在母亲和哥哥身上。

    可是这样一个潇洒,勇敢,坚毅果决的女孩子竟然死在这样龌蹉的算计下,她便是死了也摆脱不了被母亲利用,她太冤了!

    老天爷怎能忍心不给她重生的机会?

    “皇上,这是少将军的亲笔所写的书信,也是他在出征前再三要求我……”沐国公夫人双眸通红,好似失去了最疼孩子的母亲,令人同情,“再三恳求我和国公爷,恳求我们给世子正名。”

    无庸公公得皇上授意,走到沐国公夫人跟前,拿起书信,莫名他感到这封外皮沾满血迹的书信中记载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书信很薄,却有千斤重。

    他毕恭毕敬,弯着腰,曲着膝盖把书信承给皇上。

    皇上深深睨了一眼几乎哭得昏厥过去沐国公夫人,直到沐国公夫人哭声小了,皇上才接过书信,手指似有似无的摩挲着书信上的血迹,“她是怎么死的?”

    “皇上?!”

    沐国公夫人愣住了,没有看书信,皇上就知道少将军已经死了?!这……这让她该如何接下去?

    “告诉朕,她是怎么死的?!”

    皇上面色铁青,瘦削的身体坚如磐石,却是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固执般推开无庸公公递过来的茶盏,眸子好似能吞噬人的灵魂,冷成冰渣子,“说,咳咳,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便是方才皇上同太后娘娘冲突时,也没见皇上如此激动。

    太后抿了抿嘴角,自己这个儿子怕是看上慕婳了!

    这反倒有趣了,柳三郎摆出一副非慕婳不娶的样子,同慕婳青梅竹马,情分非比寻常,若是皇上从他最疼爱看重的侄子手中抢女人……太后眸子亮了一瞬,魏王是不是还会继续跟着皇上?

    柳三郎是为了荣华富贵让出女人的人?

    她好似找到了皇上的破绽短处!

    沐国公夫人头皮发麻,呼吸几乎停滞,只有在皇上的怒火之下,才明白皇上有多可怕。

    “是……死于万箭穿心。”沐国公夫人不敢隐瞒,失控般大哭以此冲散皇上给她的压迫感。

    在皇上的目光下,她整个人好似都被碾压成粉末。

    “我……我失去了最孝顺的孩子,他直到战死,还记挂着我,记挂着孪生的哥哥。他死得太惨了,我不敢去看,只能把他和他的袍泽兄弟埋葬在一起,这也是他出征前最后的交代。”

    沐国公夫人的话令朝臣震惊,果然还有一个少将军吗?

    双生子!

    在帝国认知中双生子不详,在勋贵重臣人家尤其认为双生子并非喜事,两个孩子一模一样,不仅给父母和将来的仕途带来不好的影响,更有可能本是一人灵魂却分到两个身体里,双生子的灵魂是不完整的。

    “乱箭穿心,乱箭穿心?!”

    皇上仿佛一下子垮了下去,拿着书信的手颤抖着,“竟是死得如此悲壮?朕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若不是……不是苍天有眼,朕岂不是成了罪人?”

    “皇上,少将军是他,也是世子。”

    沐国公夫人还没说完,就见皇上把不曾离身的扇子砸了过来,她不敢躲,亦躲不开,“我所言句句是实情,世子身体底子不如他,当时他们在我肚中世子把好东西都让给了他,世子虽同常人无异,但骑马拼杀不如他,世子帮他谋划,安排战局,制定战术,取胜的关键都在世子。”

    “来人,弄醒沐国公,朕要听他亲自说。”

    皇上高声的吩咐,无庸公公不敢二话连忙亲自去看沐国公的状况,“皇上,沐国公中毒很深,怕是一时半刻醒不过来。”

    太后略带几分同情看了一眼沐国公夫人,轻声道:“原来如此,哀家就说沐少将军用兵入神,又勇猛异常,本以为是天降奇才,听了沐国公夫人一番话,哀家才明白原来是两人共同为少将军,一善谋,一善战,缺一不可。”

    “皇上,沐国公夫人是他们的亲生母亲,还能说假话亏待自己的儿子?哀家都知道沐国公是个不管事的,怕是什么都不清楚。”

    “太后娘娘若是忘记方才同朕谈得条件,朕不介意让您找个僻静的地方想清楚。”

    皇上声音阴冷,泛着的冷漠能把人冻住,丝毫没有给太后任何的面子,亦没有去看太后,说道:“把沐国公夫人,沐世子暂且关押起来,待朕彻查清楚后,再来处置他们。”

    “慕云,你去西北时……记得把沐少将军……的坟墓找到。”

    皇上哽咽,眼圈微红,“代朕祭拜他,好好祭拜他一番。”

    “臣遵旨。”

    慕云心头也很是不舒服,倘若猜测没错的话,婳婳太让人心疼了。

    ps三更完毕,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