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谈判结束
    太后娘娘知道的秘密,他知道。

    她不知道的秘密,他亦知道。

    虽然他占据优势,在摊牌开战前,给太后最后一次机会,但是现在为江山平稳,为了无法宣读于口的秘密……他还得同太后讲和。

    只要太后不提太过分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下来。

    谁说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

    起码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无法做到。

    不是孝道压着他,而是他没有办法眼看着苦心经营的局面被破坏,眼看着帝国错失最后的崛起时机。

    忍耐,从登上皇位后,忍这个字就成了他的座右铭。

    心头这把刀狠狠的落下,皇上感到很疼,却无法向任何人诉说,便是木齐他们也不成。

    倘若他不是一心把帝国挑在肩头,只做个平庸,不管后世荣辱的帝王根本不用再继续忍耐下去。

    皇上透过窗户,看向夜空,眸子倒影着寒星,深沉而阴郁,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还要忍,而他的耐性也几乎消失殆尽。

    “您也承认输了。”皇上给太后划下谈判的底线,“胜者王侯,败者寇,您要求太多,就算朕能为江山答应,追随朕的人未必会劝朕答应,您老了,朝政就不用你费心。”

    太后还在琢磨皇上从哪里听到那个秘密,听到皇上的要求,立刻说道:“不行,哀家起码要看到朝臣的奏折。”

    “那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皇上缓缓的起身,却是干错利落向外走,“朝臣还在外面,您尽管拿着遗诏当众宣读,看看魏王会不会被遗诏拱上帝位!他做了皇帝后,会不会还孝顺你这个养母!他肯定追封生母为皇后,太后的,否则就是不孝啊。”

    太后愣了片刻,咬牙道:“你站下,哀家……哀家可以同你商量一二。”

    不说魏王能否登基的问题,就是现在魏王已经抛下太后,去捧皇上了,太后着实没有把握魏王在有儿子的情况下,听从她的吩咐……

    “帝国少不了太子,皇上,哀家希望您能册立太子,以安天下之心。”

    儿子已经近乎同她撕破脸皮,她教养长大的皇孙还是听话孝顺的。

    三个皇孙不管是哪一个都比皇上乖顺。

    她指望不上儿子,不如先舍下一些权力,那是因为这次败给儿子而付出的代价,她可以指望孙子,只要皇孙在朝上站稳脚跟,立得住,她完全可以借助孙子同儿子争权,在朝廷上布局。

    现在退让一步,是为以后更近一步,化明为暗,悄悄得积攒实力,如同皇上所走的套路。

    皇帝背对着太后,悄悄勾起嘴角,脊背依然挺得很直,“朕正值春秋壮年,龙体最近几年亦有好转,三位皇子都可册为太子,都是才干俱佳,朕早同您说过,朕还要再想一想,册太子的事……也不在谈判之内,您就不必替朕的继承人操心了。”

    有几道人影晃动,急于同皇上谈妥条件的太后没有看到,便是她看到了,也不会多想。

    皇上瞥了一眼人影,继续说道:“他们虽是不在朕身边长大,方才又为您触怒朕,违逆朕的心思,但终究是朕的亲生骨肉,朕打下来的江山总是要交到他们手上,朕再宠爱三郎,他也是魏王的儿子,何况朕一直把他当做……”

    “罢了,朕就同您说实话,省得您误会了朕,朕看重三郎,是因为他能力出色,才华横溢,性情亦为朕所喜,朕知道他是魏王的儿子后,对长在乡间的三郎多了几分怜惜。他是朕给皇子留下的能臣干将,善用宗室子弟,总好过重用一些外人。”

    “你就不怕助长他的野心?”

    太后反问道,“哀家不大相信他位居人臣之后,不生出不该有的念头,皇上对他的宠爱,令皇子们都吃味了,他同皇子不和,又怎能做太子的臣子?”

    皇上淡淡的说道:“朕也想亲自培养皇子,您肯放手吗?”

    一句话就让太后哑口无言,皇上的叹息声好似针一般扎心,太后觉得自己养大的孙子,怎么都不会比皇上教养的柳三郎差,何况孙子占有大义的优势,皇上只会教柳三郎如何做臣子,她可以教导孙子如何成为帝王,掌握朝臣。

    “哀家拿先帝遗诏还换不来皇孙的太子之位?”

    太后从袖口中拿出黄橙橙的诏书,悬空放在烛火之上,只要皇上点头,这份遗诏就会化作灰烬。

    皇上依然背对着太后,声音冷漠:“这是您唯一的要求?只要朕册太子,您就会放手?无论是朝政,还是教养太子您都会不闻不问?”

    “……”

    思索片刻,太后缓缓的说道:“哀家也不想朝政混乱,江山不稳,皇上再给哀家一个承诺,不动亲近哀家的朝臣!”

    “喝,难道他们贪污受贿,才干平庸耽搁朕的正事,朕还要留着他们?”

    “倘若他们真得不堪重用,被皇上抓住把柄,皇上自然可以处置他们。”太后勾起嘴角,这些官场老油条为自己的乌纱帽和荣华富贵着想也不会让皇上借题发挥,轻易抓到把柄。

    皇上以前对朝臣多是宽和,以后也不会改变太多。

    朝臣若是连成一片,便是皇上都觉得头疼呢。

    有太子暗中帮衬,他们的官帽没那么容易丢掉。

    “册立太子,自然有太子太傅代替哀家教导太子,皇上也会培养继承人,哀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以后除了太子来慈宁宫请安,哀家保证不单独召见太子,太子的学业和生活起居全凭皇上安排。哀家也会把后宫交给皇后,或是皇上信任的宠妃打理,哀家只在慈宁宫中荣养。”

    这是太后最后的底线,再退的话,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皇上嘴角翘起弧度,“朕还要思考册立谁为太子……”

    明显是推脱之词,太后岂能让皇上如意,衡量三个孙子听话与否,说道:“自古以来立嫡立长,皇后无子,自然要立长,皇长子人品出众,端方谦和,当为储君。皇上意下如何?”

    突然转过身,皇上漆黑的眸子看向太后,有几分不愿不甘心,缓缓吐出一个字:“准。”

    ps照常三更,照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