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二十章 赏赐
    突入阵中的女孩子勇猛得超出想象,她又是那般的熟悉阵法,给他们一种正在同少将军对战的错觉。

    他们虽然是一根筋,到底是思考的人,不提荣耀什么的,继续打下去,他们许是会被慕婳彻底击败。

    晚霞再不甘心亦被黑暗所吞噬,清冷的明月缓缓升到半空,洒落一地如霜如雪的白。

    不到最后,慕婳绝不停手,她浑身染血,这一次不是沾得别人的血,伤口处渗出鲜血,衣裙满是血污,精致的五官亦是沾着干涸的血迹,显得狼狈而强悍。

    她一双眸子倒映着天上的星子,是那么璀璨明亮,眸光执着坚毅,不曾有过任何退缩之意。

    单看倒在地上的死侍,每个人包括久经沙场的老将军眼里都浮现震撼!

    而那些听着祖父辈们吹嘘的战功长大的少年们,一个个眸子发亮,慕婳化身故事中的战将,无人再把她当做女孩子看。

    在侧殿的命妇和小姐们多是撇下皇后,一个个趴在门口,翘起脚尖向外张望,她们亦被奋战的慕婳吸引住全部心神。

    有命妇小声嘀咕,这样的女儿还被嫌弃?

    永安侯夫人和田氏绝对是没长脑子。

    慕婳明显是可以给家族带来荣耀的女孩子,便不是自己亲生骨肉,为荣华着想也要把她当做亲生的。

    慕婳扫出一条通路,宝剑指着还站在当场的死侍,高声道:“跪下,统统跪下。”

    她的声音嘶哑破碎,绝对说不成好听,然而却仿佛惊雷敲打在每一个人胸口。

    方才已经有所怀疑的战士看了看慕婳,当啷,其中一人扔掉手中的武器,缓缓跪了下去,一如他们曾经拜过的少将军,有一个人下跪,自然带动更多人跪下。

    慕婳长出一口气,这是除了战死那一次,她打得最没有把握的一仗,几次差一点就……不过结果却是好的,她保下了这些人,他们不会再被沐世子利用了。

    这支精锐交到陛下手上,她不会再遗憾后悔,皇上也不会辜负他们的悍勇和忠诚。

    她方才狠狠折辱了沐世子,现在沐世子还被倒掉在慈宁宫,心高气傲的死侍绝对再看不上沐世子了,他们身上的沐家烙印会渐渐淡去,仔细甄别后,皇上使用他们会更加放心。

    慕婳扭转身体,方才拼杀时感觉不到疼,此时猛然停下来,她浑身疼痛,几乎迈不出一步。

    她向皇上歉意一笑,却发觉皇上早已经远离龙椅,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神色专注看着她。

    “皇上,请您宽恕他们。”

    慕婳是想着跪下的,然而身体僵硬,很难跪下去,暗暗咬牙,慕婳抛开伤口更重的念头,打算跪下去……

    她的胳膊被皇上握住,“不要跪下,以后……以后凡是有功之臣,身上带伤的将军,见朕不跪,行军礼即可!”

    皇上似捧着易碎的珠宝般小心翼翼,声音低沉而哽咽,“朕不会怪他们,他们以后会是朕的王牌。”

    慕婳张了张嘴,喉咙干涩发声困难,面对皇上突如其来的关心疼惜,她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她从未经历过这个。

    前世她和生父沐国公误会重重,她看不起纨绔风流的父亲,沐国公从未在她面前表现过关心,每次她出征回来也不会去同父亲见面,而沐国公夫人只会说一些琐事,关心是否受伤的话语也只带出一两句。

    兄长身体不好,受不得一喜一怒的刺激,她都是收拾干净了再去看兄长,在他们眼里,她是不会受伤的铁金刚,要不就是征战很容易,敌人属于一击既溃,望风而逃的庸才。

    “你不用再说话,朕会给他们配枪火,有了枪火,他们才是真正的死侍。”

    皇上郑重的保证,慕婳眸子一亮,竟然同皇上心意相通了?

    有了枪火的他们,不就是记忆中的特战战士吗?

    慕婳低声道:“谢主隆恩,他们不会辜负您的……我知道,他们是最好的,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一定会用战功洗刷今日的耻辱……”

    声音越来越低,慕婳再无需任何担心的事了,合眼之前,越过皇上向慕云露出一抹笑容,二哥,我没事呢。

    她身体软了下去,皇上下意识推开身边的柳三郎,隔开沐国公,一把揽住慕婳,将她打横抱起来。

    皇上身体瘦削,却可以完全揽住慕婳。

    他望着昏睡的女孩子,谁能想到方才悍勇的女孩子重量却是很轻的。

    “婳婳。”

    木齐飞也似的跑过来,不顾君臣之别,一把将女儿从皇上怀里抱过来,着急的喊道:“大夫,大夫呢。”

    皇上缓缓放下手臂,低垂下眼睑,时暗时明的月色令他的脸庞晦暗难明。

    “皇上,臣为慕小姐请功。”

    方才被皇上推开,柳三郎按下惊讶疑惑,直挺挺跪下来,字正腔圆说道:“慕小姐杀伐果敢,当为我辈楷模,令我等拜服。恳请陛下嘉奖重赏慕小姐,以证皇上爱才之心,不拘一格,唯才是举。”

    “臣附议。”

    几乎所有的勋贵武将齐齐跪下,对慕婳的敬佩是实打实的,不是因为慕婳是木齐的女儿。

    即便是迂腐坚持女子是男子附庸的文官此时都只是干动嘴唇说不出反对的话来,他们熟读圣贤书,张口就是圣人的名言,有许多圣言证明女子不如男人,可是亲眼见到慕婳方才的英姿,他们总不能违心的说,慕婳不行。

    她不行的话,他们岂不是弱鸡草包?

    他们都是能言善辩之辈,此时反对重赏慕婳,皇上,不,柳三郎只要轻飘飘来一句,你们可以同死侍交手,试一试慕婳该不该重赏。

    慕婳方才能赢下来是有侥幸的,不是柳三郎念诵秦风无衣,怕是慕婳受伤会更重。

    可就是有侥幸,慕婳拿命拼过一场,他们自愧不如。

    “朕决定在京城,江南南京设立女学,所有入仕的官员和富商的千金都要考女学,每次招考,朕会亲自出题,而且每年都会给寒门二十个名额。”

    皇上以不容反驳的口吻,“慕婳证明女孩子亦可不弱男儿,往后朕充实后宫,皇子娶妃,必须是女学的学生。”

    ps照常三更,照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