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重伤
    慕婳后背对着众人,面向站在外面的死侍,缓缓抽出青剑,剑尖向下,剑身在夕阳映衬下,点点青光异常妖异。

    “沐世子,不同你的部属站在一起?”

    冷漠的声音似有无尽的嘲讽和鄙夷,亦有邀战之意。

    坐在龙椅上儒雅的皇上将手缩回龙袍中,太后敛去得意和对慕婳的轻视,坐在她身边的皇帝周身的阴霾冰冷,便是在太后最是权盛时,皇上都没有似眼下这般恨着……毁天灭地般恨着沐世子,或是恨着太后自己!

    慕婳到底有何魅力?

    太后娘娘按下心头的疑虑,以后看来她得再仔细查一查慕婳了。

    小五朗声道:“有我就够了,用不上少将军出手?!”

    “是吗?”慕婳依旧冷漠,眉头蹙着肃杀气息,依照仙人指路,直奔小五,她知晓小五的一切习惯。

    小五曾是他们护着长大的弟弟,她告诉他多少次,不可轻敌,小五就是爱耍帅让敌人先攻。

    以前小五总能扭转劣势后发制人,凭他的身手从未失败过。

    然后这一次……只是一个照面他就败了,身体被慕婳抢攻的拳头砸重,小五身体后飞出去,倒退两步,噗得吐出一口血,“你……怎么会知道……”

    他没有失败的痛苦沮丧,“怎么会知晓我的招式?我从来没有使过的,除了……”

    慕婳轻轻挥了挥宝剑,小五双眼一翻,话没说完昏厥过去,在外人看来,好似是被慕婳凌空弄晕的。

    唯有真正懂得的武将高手才明白方才慕婳抢攻时,拳头砸重了他的穴位,吐出一口血反而是慕婳手下留情,练武之人最怕就是不吐血的暗伤,吐出血便是明伤,将养几日还是一条好汉。

    “沐世子,该你了。”

    慕婳抿了一下发鬓,慵懒随意的说道:“你还想躲在里面多久?死侍之所以名震天下,他们在少将军麾下才是无敌的。”

    背对着沐世子,慕婳仿佛后背长了眼睛,“你还想用伤势做借口?”

    已经把手按在肩膀伤口的沐世子神色尴尬极了,他伤口被重新仔细处理过,相比较慕婳染血的衣裙,他更像是没有受过伤一般。

    沐世子脸庞苍白了一点,不过被慕婳嘲讽,是谁都抹不开脸。

    已经没有人再为他遮风挡雨了,没有人会再怜惜他病弱的身体,他继承了一切荣耀,却也要承担一切的责任。

    沐世子突然感到慕婳的背影有点眼熟,隐隐有种自己绝对不是慕婳的对手。

    怎么可能?

    她那般出色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又怎会几次三番败给一个关外长大的小丫头?

    以前几次失败是他太过轻敌了。

    “哥哥……”嘉敏县主咬着樱唇,低声道:“有死侍护着您,总不会再让慕婳得逞。”

    沐世子微微颔首,向太后娘娘行了一礼,大步走了出去,“休要张狂,本世子亲自教训你,这一次……本世子不会再退让,亦不会再怜惜你是女孩子而手下留情。”

    “你娘就教你颠倒是非黑白吗?你这些话不觉得亏心?”

    慕婳罕见没有直接动手,清澈的眸子倒映出沐世子的色厉内荏和卑微无耻,一手放在后背,轻蔑般笑道:“看看你用尽全力能在我手中走上几招。”

    她竟然要让他一只手?

    太张狂了,也太不给沐世子面子,沐世子咬牙道:“输了可别怪本世子不知怜香惜玉……”

    话没说完,沐世子直接抢攻而上,因为没有把握,他需要占据主动,至于获胜后有人说他胜之不武,他完全可以解释自己是被激怒了。

    只要他能赢,太后娘娘就能稳压皇帝,谁又能指摘辅佐太后娘娘的功臣?

    慕婳让了一只手并不是轻敌或是还对沐世子残存什么兄妹之情,就是不让她受伤的手臂也用不上,不如大方敞亮一点,逼沐世子恼怒,如此她才有可能速战速决。

    同沐世子纠缠太久,于她以后制服死侍不利。

    沐世子还是有点脑子的,面上愤怒冲动,一招一式很沉稳,因为把慕婳对手,打斗起来,他尽了全力,稳扎稳打,暗示死侍布阵。

    然而小五昏迷,死侍对沐世子一些的命令领会不到位,方才慕婳就说过,真正统领死侍的队长都随少将军战死了。

    其实他们现在配合起来远不如以前熟练。

    慕婳躲过沐世子的拳头,出乎意外之外上前,凑到沐世子耳边,“你毁我心血,我让你心头流血,看一看你心上的血是不是黑的……”

    沐世子脑子似被雷电劈过,心血?死侍就是她心血!

    他哪怕很快平稳心思,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慕婳直接把青剑扔出去,沐世子连忙躲闪,没想到慕婳竟然用出了这一招,没了宝剑,她还想赢他么?

    沐世子找到获胜,一雪前耻的机会。

    皇上握紧了拳头,太后娘娘一直悄悄打量他,对沐世子获胜并不意外,慕婳再强还能在身手上强过沐世子?

    慕云肩头被人按住,柳三郎清越的声音传入他耳中,“相信她,她不会输!”

    就算她输了,他也会让她得偿所愿。

    沐世子的剑直冲慕婳,慕婳硬是挨了一剑,宝剑刺入她的胳膊,沐世子脸上的得意还没完全绽开,感到双腿被捆住了,活动极是不便,慕婳向后跳去,宝剑从伤口抽出,等同于受伤两次,慕婳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挥动一条长长带子,赶在死侍上前,只是带子上下翻飞,把沐世子捆成粽子。

    慕婳快步如飞,直接冲到慈宁宫大殿台阶上,沐世子手中宝剑早已脱落,又争脱不开带子,狼狈似死猪一般被在地上拖拽。

    “你们认知的少将军是他吗?”

    “带领你们奋勇杀敌的人是他吗?”

    “把尊严荣耀看做比性命还宝贵的少将军……会被敌人如此对待?”

    本想救援沐世子的死侍愣住了,慕婳等得就是此时,“柳三郎。”

    不待她说完,一把紫宝从大殿中飞出,慕婳心领神会接下宝剑,利落的回身刺向挣扎的沐世子,噗嗤,慕婳如同她方才所言,宝剑刺向沐世子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