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最后的底牌
    沐世子脸庞苍白,没有任何血色,衣衫挡不住他胸口缠着厚厚的绷带,按说他不是在养伤,就是在听母亲唠叨。

    毕竟他和嘉敏县主在关键时候都没出面解救沐国公夫人,再为儿女着想的母亲也会感到寒心,沐国公夫人疼爱儿子,也多是把儿女当做靠山。

    慕婳不信他们母子之间还能似往日一般和睦,悄无声息摸了摸放在荷包里中的秘银镯子,她不懂那些龌蹉的巫蛊之术,听师傅提过一嘴,类似镯子这样的法器就是施法人的命门。

    这支镯子她会留到出宫后再做处置,对沐国公夫人,她亦不会留情就是了。

    只是沐世子受伤了依然赶到慈宁宫,他们不会是来看热闹的。

    慕婳猜到了一种可能。

    首辅沉默,阁老们沉默,六部官员有不少跃跃欲试,有人站出来为太后娘娘指责皇上不孝,亦有人站出来请太后娘娘荣养。

    太后没有因有官员支持自己面色好转,支持她的官员人数远远比预想得少,最有分量的内阁阁老们一个个置身事外,看来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官场的老油条们秉承着谁也不得罪的心思。

    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都少不了他们的辅佐。

    从龙之功固是耀眼,但也容易翻船,毕竟太后和皇上是嫡亲的母子,母子同心许是眨眼的事。

    天家无骨肉之情,天家人也是最不要脸皮的。

    皇上饶有兴致的支撑着下颚听着,好似对朝臣互相的攻讦挺感兴趣的。

    太后娘娘道:“够了,你们都给哀家住嘴。”

    朝臣收敛了声音,皇上不满道:“朕还没听够呢,他们住嘴,神机营就该拔枪动手了,母后,您可曾准备好了?”

    木齐上前一步,打出暗号手势,方才簇拥皇上的侍卫齐刷刷拔出腰间的枪火,黑漆漆的枪管直接标准忠诚于太后的人,忠诚于皇上的锦衣卫和侍卫齐齐跪在地上。

    还站着的侍卫都在射杀的范围内。

    见过枪火凶残暴力的朝臣心头打了哆嗦,即便闭目养神的首辅都是撩起眼睑,他不了这些稀奇的神兵利器,却能感到皇上的枪火怕是比林克王子那把枪火更精良,他一直忽略的天工坊里还藏着多少的神兵利器?

    皇上亲自主持的天工坊只怕不单单只会改良农具等物什。

    太后死死咬着下嘴唇,突然笑道:“皇帝既然给哀家看了枪火,哀家也给皇上看一样好东西,一件您一直想要,却落入哀家手中的东西。”

    “沐国公世子,哀家可就指望着你了,你妹妹的前程,哀家的恩宠都落在你身上,千万别让哀家失望。”

    慕婳闭上了眸子,不去想,亦不去看。

    前世她自知出战十死无生,为让保护兄长和母亲,让兄长可以有安身立命的本钱,把她亲手训练的……近卫留给了兄长。

    这些人都是以一敌百的铁血战士,他们早已练就钢筋铁骨,从开始训练就泡药浴,当时少将军为这支近卫精锐花了许多的银子。

    可以说这些人的悍勇无敌是少将军用银子堆出来的。

    他们是她最为忠诚的下属,彼此配合默契,所操练的阵法是她和师傅共同改良的鬼谷子前辈所留的诛杀阵。

    当日她为把他们留给兄长,特意糊弄他们,把他们调去设伏,并没有让他们跟随自己,然而他们的小队长察觉出少将军已存了战死的心,偷偷跟了上去。

    等她发现时,无法再让他们离开。

    队长一级的人都随着少将军和亲近他的袍泽埋骨玉门关外。

    慕婳无法看着自己亲手训练出的战士死在枪火之下,耳边传来沐世子的清冷声音,“诛杀阵,准备。”

    血色和杀气在慈宁宫上空凝聚,悍勇的战士穿着独特的作战服闯进慈宁宫,汇聚在沐世子身边。

    见到这些战士,人们才意识到何为肃杀无情,何为精锐。

    木齐眼里闪过一抹羡慕,羡慕少将军能训练出无惧死亡,钢筋铁骨的战士,他们在西北有个响亮的名字,死侍。

    即便死亡也无法阻止他们听从少将军的命令。

    而且他们也比最最勇猛的战士更难杀死。

    别看他们只有区区四五百人,但战斗力绝对不亚于上万的精锐。

    他们身上的作战服也是特殊材料所造,说不上刀枪不入,但刀枪看上去只会留下浅浅一道痕迹,锋利刀剑起码要砍在同一个地方五六下才能破开防御。

    在敌人拼命朝一个地方砍时,早就被悍勇的死侍杀死了。

    皇上很想得到沐世子的训练死侍的方法,又不好直接掠夺有倾世战功的沐世子,几次暗示,百般封赏沐世子,可沐世子却同陛下装糊涂,从不肯泄露训练方法。

    皇上虽然很失望,但不曾怪过沐世子敝帚自珍,曾对木齐私下说过,是他做得不够好,让沐世子把他当做卸磨杀驴,鸟尽弓藏的帝王。

    看来不是皇上做得不够好,而是沐世子已经投靠了太后娘娘!

    “昔日独立骄傲的少将军竟然选择投靠太后,在她面前做一只哈巴狗,沐世子,你让我很失望,这些人不是皇上杀死的,让他们死在枪火下的人是你这个主子的贪婪野心。”

    木齐虽是遗憾,但绝不会让死侍冲到皇上面前,“就让我们看看,你们的钢筋铁骨能否挡住枪火。”

    随着木齐的话,神机营的枪火调转枪头,瞄准已经结阵的战士。

    沐世子面色苍白,见到枪火本能有股畏惧,这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后的底牌,万一……万一死侍突破不了枪火,他便一无所有了。

    嘉敏县主紧张捏着帕子,下意识越过太后和皇上,她很想知道慕婳在做什么,是惊讶?还是担心?或是……嘉敏县主没想到慕婳平静的闭着眼睛,谁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太后看到皇上面色很差,总算可以压不孝子一头了,翘起嘴角慢悠悠的说道:“沐世子对哀家还是忠心的,皇帝没有想到他早早投靠哀家了吧。”

    柳三郎暗道一声,难怪沐国公夫人对皇宫如此熟悉,敢在后宫陷害慕婳,她借着向太后投诚的机会,捞足了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