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选边站
    【67♂书÷吧.】,精彩无弹窗免费www.yuehuatai.com

    方才进门的锦衣卫中并没见到慕云的身影。

    慕婳寻思着是不是二哥被忠诚于太后的锦衣卫关押了,有太后娘娘最信任的公公做靠山,即便慕云受自己牵连,性命也是无忧的。

    保护下慕云对那位公公来说是小意思。

    随着皇上出口的话,进入慈宁宫的人没有一个动弹的,太后娘娘缓和僵硬的面色,玩味的说道:“皇帝还是太稚嫩了,即便他们在您面前表了忠心,这心还是向着哀家……”

    话语没说完,身穿飞鱼服的慕云走了进来,方才簇拥着沐七爷的锦衣卫一个个跪了下来。

    慕云仍然羸弱,瘦削的身体好似撑不起飞鱼服,明明是杀气腾腾的官服,愣是被他穿出几分飘然的味道,再配上昳丽到极致的俊美脸,他俊美无双,比柳三郎更漂亮。

    他穿着厚底的官靴,挺拔的身躯更显修长,穿过木头一般的人,走进慈宁宫后,撩起大红的官袍,恭谨跪在皇上跟前:

    “臣救驾来迟,还望陛下赎罪,臣所统领的锦衣卫始终是陛下亲卫,只忠诚于陛下一人,除陛下外,任何人都休想命令锦衣卫。”

    太后娘娘还未散去的得意僵硬在唇边,眸子四处寻找,寻找一直追随自己的公公,正因为她清楚知道慕云的身份,这才放心让慕云掌握锦衣卫,不是没人同她念叨慕云很得皇上重用,怕是已经完全投靠皇上了。

    她一笑而过,始终相信陪伴自己多年的人。

    没想到慕云给了她沉重一击。

    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头发花白的公公已经不见踪影。

    太后不信他背叛了自己,毕竟慕云代替不了他。

    “平身。”皇上淡淡的说道,“慕云,你没有让朕失望。”

    这段日子慕云甚至顾不上慕婳,一直操心整合锦衣卫的势力,毕竟在太后的人眼皮子底下调开一些人,慕云正经废了不少的心血。

    直到皇上决定同太后摊牌,慕云才将将管束住锦衣卫。

    他眼看着柳三郎同慕婳越来越亲近,心头涌起莫名的妒火,明知柳三郎身份高贵,不好惹,慕云也不会就此放弃慕婳。

    只要慕婳还没成亲,他就有机会,毕竟他和慕婳的情分不同,对慢慢的兄妹之情不知何时演变成了……成了男女之情。

    倘若她不曾告诉自己实情,许是他还是天底下最好的兄长,可以欣慰送妹妹出嫁,把妹妹交到妹夫手上,然而他已经对慕婳动心,他做不到……做不到不争取一番就放弃。

    慕云瞥了柳三郎一眼,同柳三郎并肩站在一起,这是他们之间的战争,不会涉及慕婳,想必所有爱慕上慕婳的人都不忍心让慕婳为难。

    皇帝看了看皓月和骄阳一般的少年,颇为无奈,都是青春萌动的少年,他还真不好直接赐婚,哪怕他再偏向三郎也不成,总要让慕婳自己做出选择。

    皇帝唇边的笑刺激到太后娘娘,“皇帝以为单凭锦衣卫就能对付哀家?说句实话哀家就没把锦衣卫和神机营放在眼中……”

    显然是故意打太后的脸面,皇上哦了一声,“那就再给太后娘娘看看吧。”

    方才一动不动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延安侯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臣已经完成调派,随时遵从陛下命令,京城已经戒严,百姓关闭门户,神机营已经进驻京城,九门封锁,没有您的诏令,无人可以进入京师重地。”

    太后娘娘此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一直在自己面前装乖顺的延安侯,亏着她那么相信他!

    延安侯在没有靠向太后时,早已经没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三流勋贵,是个人都能给延安侯脸色看,在京城,延安侯过得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惹不起的人。

    “你没有良心!”太后面色铁青,本不愿意做泼妇状,但实在是气急了,也控制不住怒火,把手腕上的镯子砸向延安侯,“没有哀家,你有今日?!”

    延安侯生生受了太后的镯子,额头被砸出青痕,低头道:“臣只忠于陛下,娘娘若是心疼陛下,您就放手吧。”

    这句话到是他发自肺腑之言,太后给了他尊荣,让延安侯成为顶级权贵,一言九鼎,然而陛下给他的东西更多。

    他还在壮年,正是有野心的时候,不愿只给太后娘娘做守门犬,真正能恢复祖上荣光的只有战功。

    以前他没有机会,如今皇上给了他期望,他不愿意然自己子孙后代都只能做个讨好贵人的哈巴狗。

    太后娘娘提拔了他,但是背地里又有多少人在讥讽嘲笑他?

    “朕认为延安侯只会更好。”

    皇上显然不愿延安侯太过难堪,主动接下了话,“您提拔他,朕重用他,没有您,朕也无法发觉延安侯是个人才。”

    “你住嘴!”

    太后胸口如有风箱一般起伏,虽然近卫军不见异动,她保证不了他们不曾背叛,而且皇上带来的那些人看着就是凶神恶煞,不由恼怒对皇上嚷嚷:“你真是哀家的孝顺儿子,在哀家身边,你到底放了多少人?是不是哀家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你?”

    皇上摸了摸鼻子,腼腆为难一笑:“朕一直担心您,就让人多注意了一些,其实只要您颐养天年,朕还会是个孝顺儿子。”

    说到最后,声音已然泛起冷漠,皇上看了一眼近卫军,“你们是打定主意同朕为敌?”

    近卫军也有效忠于他的人,不可能太后的人都被皇上拉拢过去,否则太后娘娘也不可能辅政多年了。

    太后迅速冷静下来,冷笑道:“你们就看着皇上欺负不孝哀家?首辅阁老们,你们多是先帝托孤重臣,皇上倒行逆施,不敬哀家,你们怎么说?首辅,你先说先帝临终前是如何嘱咐陛下的?”

    这是逼着朝廷重臣站队了,表明立场。

    慕婳觉得太后虽是着急,应该还有未出的底牌,显然她开始猜错了,太后亦没有把所有的底牌都摆放在明面上。

    旁人没有注意到,慕婳却发觉嘉敏县主扶着重伤的沐世子悄悄站在角落深处。

    ps照例三更,照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