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十一章 皇上的苦心
    慕婳从凤鸣轩赶过来,本意就是偷偷上去看个热闹,皇上突然提出让慕婳跟随,而且是跟在皇上身边。

    “你们两个小辈还不过来?让朕亲自去请你们?”

    皇上目光温和,大有他们不过去,他自己去请的意思,慕婳和柳三郎哪敢劳动皇上,收敛心神快步走到皇上跟前。

    察觉出他们紧绷的身体,皇上笑道:“朕看你们比朕还显紧张,怕朕输了?”

    柳三郎一本严肃的说道:“您志向远大,断然不会败这上头。您别开玩笑了,我们对您有信心,也请您相信臣……臣誓死护卫您,追随您。”

    皇上伸手挡住柳三郎下拜的动作,大有深意凝视面前如玉般温润的少年,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三郎说得对,帝国是朕的,亦是……追随朕的臣子的,没有你们辅佐,朕也没有今日。”

    魏王颇受感动,木齐古井无波,警戒着四周。

    慕婳低眉顺目,微微簇起的眉头和快松缓开,“陛下是仁德之主,善待臣属,追随您,是臣等的福分,臣子愿为您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皇上温柔的眸子怔怔望着慕婳,谦卑恭谨的女孩子怕是不知,她身上从未褪去骄傲和戒心,手臂微微停顿,最终没有似对柳三郎一般去亲近慕婳,深沉而真挚的说道:“我不希望你们赴汤蹈火,倘若需要你们抛出性命为朕牺牲,是朕无能,不配支配帝国,做这个皇帝,还不如早早让贤的好。”

    上前半步,皇上靠近两人,声音很轻的说道:“你们两个……要相信朕,无论朕做出任何安排,都是为你们好。”

    “明白吗?”

    柳三郎低垂眼睑。

    慕婳却抬头深深看了一眼皇上,很快移开目光,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无论何时,朕都是你们最后的靠山!”

    皇帝拍了拍柳三郎的肩膀,随即向慕婳笑了笑,大步向前走去,龙袍袍袖翻滚,金龙腾飞。

    他的笑容足以让慕婳琢磨一辈子。

    “走啦。”

    木齐低声唤发愣的女儿,眼见女儿的目光一直追随皇上,深邃且凝重,心头一紧,“婳婳,方才皇上同你说了什么?”

    慕婳宛若没有听到木齐的问题,仍然在走神。

    “我同你说,皇上……皇上……”木齐此时看柳三郎都顺眼上几分,“皇上是你爹我的的结拜兄长,虽然不能这么论,但他也是你伯父,早些年皇上鱼龙白服时,他风靡江南等地,你……你听说过无缺公子?五六年前名动天下的无缺公子……就是皇上。”

    柳三郎嘴角和眉梢同时微抽,无缺公子?伯父真会玩啊。

    倘若不是听木齐说起,谁能想到行踪缥缈,出现必然引起一片惊艳的无缺公子是当今皇帝陛下?

    无缺公子温柔雅致,是江南女孩子梦中情人,留下不少的传世诗词。

    慕婳茫然摇头:“没听过。”

    木齐心头一痛,暗骂自己该死,长在关外的婳婳哪里会知道奢靡富庶的江南?没人会同一个乡下丫头说这些。

    “等太平了,爹带你去江南住上一两年。”木齐挤出笑容,说起江南的美景,显摆道:“我在扬州有一处园林,杭州亦有一大片宅子,到时婳婳可以欣赏湖光山色,气候要比京城温暖得多。”

    慕婳知道木齐误会了,但她的确没有听说过无缺公子,毕竟少将军也不是天纵奇才,生而知之的人,江南离着少将军太远了,根本就不曾留意过。

    “皇兄走远了,你们不赶紧跟上去?”

    魏王不耐烦的说道,见到慕婳撇过来的目光,不耐烦立刻散去,“哼,本王可从来不会显摆在江南有行宫。”

    说罢,魏王一甩袖子,小跑般紧跟皇上。

    这还不叫显摆?

    柳三郎轻声问慕婳,“你怎么着他了?”

    慕婳神秘般摇头,“不告诉你。”

    *******

    慈宁宫中,人头攒动,官员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补子都可见到,一品大员的绯红官袍格外显眼,有小太监暗细数,内阁大学士都到了,六部尚书侍郎也到了八成,慈宁宫几乎云集帝国八成以上的官员。

    没有来的官员不是不想进慈宁宫,而是地位官阶不够,挤不进来。

    皇后娘娘奉太后的命令,在侧殿招待外命妇,同一品二品的诰命夫人闲谈,不过包括皇后娘娘在内,所有人都几乎盯着慈宁宫的正殿,自从太后把玉玺交出去后,慈宁宫的正殿已经很久不曾这般热闹,搅动天下风云了。

    “哀家不是非要同皇上争个高低,他是哀家的儿子,从哀家肚子里爬出来的,哀家能不疼他吗?”

    太后娘娘端坐在凤座上,按着额头道:“从小他身体就不好,哀家为他求医问药,操碎了一颗心,登基后又担心他偏激暴躁处理不好国事,辜负先帝的托付,祖宗打下来的基业,哀家这才勉为其难帮衬着皇上,哀家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大意私心,不就是盼着把江山治理得更好一点,留给皇上一个稳定的盛世?”

    内阁阁老们端着茶杯,一个个鼻关口,口关心,便是投靠太后的人都不敢在此时插嘴。

    “不知哪个灭了良心的人在皇上跟前挑拨我们母子关系,让皇上误会哀家,哀家是个女人,等闭上眼睛时,所有的东西还不是要留给儿子?将来哀家还要入太庙陪伴先帝,哀家始终是赢家的媳妇。”

    太后娘娘把手臂搭在凤椅上,“哀家对皇帝的心可昭日月,绝无半点弄权的意思,你们辅佐哀家多年,应该知晓哀家的性子。”

    礼部尚书开口道:“太后娘娘对皇上一片拳拳爱子之心,臣等自是明白的,皇上也是孝顺的,只要出去作祟的小人,您和皇上定能和好如初,母慈子孝为天下楷模。”

    首辅眉头一跳,这是要打出清君侧了?

    太后的确是兢兢业业,可是却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权力真是醉人的玩应,首辅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不还是拖着衰老的身体不肯致仕?

    ps今日依然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