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一十 开端
    同魏王谈过后,皇上也会加快节奏,如今宫里面看似平静,可是气氛越来越压抑和紧张。

    从凤鸣轩到这里的一路上,慕婳起码感到有五六道打探的目光,还有几个奴才一直尾随她,不过在她同无庸公公说话时,这些人回去向太后娘娘报信去了。

    慕婳从没有想到自己也变得重要起来,打听到杨柳她们已经被送出宫去,便不再为她们操心了。

    太后娘娘到是挺抬举她的,她又岂能缺席这场盛宴?

    在她眼中就是盛宴!

    慕婳感到血脉贲喷张,比方才对付沐国公夫人有意思多了。

    “你来了!”

    柳三郎进门直接坐在慕婳身边,拿起她用过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眼见周围侍奉的太监挺尽心的,茶水点心,零嘴都不少,还有一壶的补血红糖水,“还得小半个时辰,魏王太激动了,皇上总是要他把多年的苦楚和隐忍,以及兄弟之情说完。”

    他一点不意外慕婳能平平安安从凤鸣轩过来,即便受了一些影响,慕婳变得话痨,也不会失去神志,听了一通皇上的教训,是因为皇上不如他了解慕婳。

    想到这一点,柳三郎暗暗鄙夷自己小肚鸡肠,可心头却也是甜的。

    慕婳嗯了一声,比寻常时还要沉默几分。

    ……又是什么状况?

    柳三郎有心询问到底是谁算计慕婳,不对,是谁被慕婳惩治了,到底没有问出口,慕婳显然心情不大好,应该是沐国公夫人他们吧。

    除了太后娘娘跟前的小红人嘉敏县主和沐国公夫人以外,也没有哪个能在宫里有一定影响力的命妇不顾如今紧张的局势,一门心思同慕婳较劲了。

    一品,超品的诰命夫人的心思都在帝后之争上头。

    “沐家的祖上冒青烟,祖宗肯定贿赂送子娘娘才生养出……少将军。”柳三郎睨了慕婳一眼,她慢条斯理招手让小太监再上一盏茶,“可惜沐国公夫人不懂得珍惜,错把鱼目当做珍珠,沐国公一旦有个好歹,沐家很难在京城站稳脚跟,更难退回西北。”

    西北的根基已经被沐世子亲手断去。

    慕婳轻声慢语般说道:“沐国公出不了事,方才我没有想明白,在那个女人眼中只有儿子才是她的靠山,一旦沐国公病逝,孝顺异常的沐世子得守孝最少二十八个月,皇上此时绝不会对沐世子夺情的,沐世子本来就阻碍了不少人的路,等守孝过后沐世子还能不能回到朝廷上都难说。”

    “还有她的亲生女儿……”慕婳嘲弄的说道:“下半年她就该及笄了,守孝三年,还如何去做太子妃?”

    “喝,太子妃?!”

    柳三郎本是嘲讽的目光同慕婳碰到一起,彼此一震,几乎同时开口:“皇上会册太子了。”

    无论同太后的交锋胜负如何,皇上为稳定朝政,让朝臣安心,总是要有个太子,哪怕第一个册的皇子非是皇上真心意属的继承人。

    “皇长子,二皇子之间二选一?”

    柳三郎摩挲这茶杯,慕婳玩味的问道:“也许是皇太弟。”话没说完,她已经笑开了,只要皇上真心疼爱柳三郎,绝不会把魏王拉近旋涡中去。

    好似没听出慕婳的调侃,柳三郎继续说道:“太后娘娘总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她若是有十成把握,此时她该凤驾早到了,不会圈禁长公主,隔绝三位皇子。”

    “你是皇上教养大的,你认为皇上会册谁?”

    现在扔出来做皇太子的人若是不够聪明,不能让皇上看到自己身上的长处,无法让皇上改变初衷,他只能是……炮灰!

    柳三郎随口说道:“这还用问?无嫡立长,在没有比册皇长子跟能堵住朝臣和天下人的嘴了。”

    一直被太后娘娘挑起争斗之心的二皇子能甘心功败垂成?

    以病弱示人的三皇子怕是也不会少了争位的心思。

    册立太子哪里是皇上稳定人心的举措?

    根本就是在大浪淘沙,为皇上彻底掌握大权洗牌。

    作为父亲来说,他这般利用儿子有点残忍。

    慕婳抿了抿嘴角,同往日温和雅致的皇帝不相符,正因为皇上给人以宽和的印象,才能让朝臣们放松警惕。

    柳三郎好似看透慕婳的心思,轻声说道:“他毕竟是皇帝!”眸底闪过淡淡的亮色,慕婳回以轻笑,“这也是你大显身手的机会。”

    “宦海沉浮,少些风云就不精彩了,富贵险中求,怕得话还不如做个闲云野鹤,不涉足朝堂。”

    “你到是很有信心嘛。”

    其实慕婳比柳三郎自己更有信心,虽有她的影响,但是柳三郎未必就比她听说的魏王世子差,相反他还没入朝就有圣祖显圣的奇迹,又当面斥责林克王子,狠狠在士林中刷了声望,他又有皇上的关照,权臣之路更顺畅。

    除非皇上突然亲手断了他的仕途,不过慕婳阳隐隐怀疑,柳三郎不是把所有期望都寄托在皇上身上的人。

    待他羽翼丰满,只怕皇上对他都动不了。

    外间传来脚步声,慕婳同柳三郎互看一眼,几乎同时起身,走出侧殿,皇上已经站在大殿门口,瘦削的身体因穿着厚重的龙袍显得更加精瘦一点,在他身后一左一右站着木齐和魏王,在台阶之下树立重甲侍卫,他们腰间鼓鼓囊囊,慕婳心头一颤,皇上给他们配了枪火!

    而且发了实弹,且实弹不少。

    一派肃然的皇上见到一对金童玉女般的璧人时,他唇边勾出一抹比往日更显温润的笑容,还向他们微微颔首,同身后的两人耳语两句。

    魏王和木齐脸上肌肉僵硬,“皇兄,他们还小呢,现在说婚事尚早,先立业后成家,等三郎入朝为官,授予官职,求亲也体面一些。”

    木齐冷冷回道:“臣早说过要留婳婳几年,臣嫁女不看门第高低,不看富贵,只求女婿对婳婳真心。”

    “你这话朕不爱听,什么都不堪,只看真心那是嫁女儿?是害了女儿,慕婳跟你这个爹没仇吧。”

    皇帝睨了以前窃笑的魏王,“还有你,不早早把儿媳妇定下来,被人娶走了,伤了三郎的心,你以为三郎还会孝顺你?”

    “做梦去吧!”

    皇上一甩袖子,大步向慈宁宫走去,“三郎,慕婳,你们跟上朕。”

    ps三更完毕,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