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八章 不孝的儿女
    喧哗声越来越近,沐国公夫人闭上眼睛,脑子快速转动让即将踏入陷阱的女儿和儿子脱身,千万不能中了慕婳的算计。

    慕婳自然看得出沐国公夫人担心儿女,便是已经冷硬的心也似针扎一般的疼,是不是愚蠢需要母亲照顾谋划的儿女更容易得到疼惜?

    “屋子里好似有声音?”

    “听说凤鸣轩不是只有皇上恩准的人才能住进去吗?”

    女人好奇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慕婳扯着嗓子尖叫一声,沐国公夫人感到手腕被拽住,不由得再次睁开眸子,多了几分哀求,她又想到一种可能,若她是慕婳,一定会把她同魏王扔到一张床上去。

    慕婳恨她!

    虽然她到现在不知慕婳为啥恨她,但是现在她若是慕婳也会恨陷害自己的人。

    慕婳完全可以毫无愧疚把她同魏王,不,随便找个侍卫扔到一张床上去,让她恶有恶报。

    “害怕了?你也会害怕吗?”

    慕婳手上更加用力,生生把她的手腕掐出一层淤青,“你也是知道女人名节有多重要,是不是?”

    沐国公夫人感到自己手腕都快被捏断了,真是个蛮力狠心的丫头,她怎么就偏偏要同慕婳过不去呢?

    不,还是因为慕婳几次三番针对儿女,她才会下狠手的,毕竟女儿的风头都被慕婳抢了干净,她算计慕婳也是为儿女出口恶气。

    此时她绝对不敢把这样的念头让慕婳看出来,哀求的神色更浓。

    “我知道你不会改的,以后有机会你依然还会针对我……因为只要有我在,你的儿女这辈子都出不了头!”

    慕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会让你脏了我的手,虽然我手上有不少人的血,但是你不配,不配让我变成可恶下作的人……你该庆幸你嫁给沐国公,他……我不会让沐家蒙羞,让他受人嘲笑。”

    方才隐约听到沐国公好似中毒了,在太后娘娘和皇上掐得起劲的时,谁也不会针对在众人眼中只凭儿子的战功册了国公爵位的沐国公。

    这也是沐国公夫人能在宫中设局的原因,太后娘娘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皇上占了去。

    “不过沐国公若是出了事,或是你被他休了,我的手段多着呢,方才够不够爽?除非你能怔怔算计我,否则下一次我会让你更爽的!”

    前世她就对整蛊等阴司手段没有兴趣,根本懒得看那些书册,在她看来,那些东西只是小道,不涉及家族兴衰荣辱。

    然而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慕婳没有看过那些书,自然不知该如何给沐国公解毒,只能指望沐国公夫人,她总不能眼瞧着前世的父亲死于妇人之手,经过这次教训后,沐国公会明白自己的夫人是怎样的女人,不仅有心机,还是个有手段的人!

    如何也会多加小心的。

    “什么声音?好似女孩子的尖叫?”

    走到门口的夫人们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出兴奋来,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总之是大新闻,足以让她们议论好久的大事。

    有她们一群人在,也不怕单独自己被算计了,夫人们用力推开房门。

    她们看清屋子里站着好几个面容冷峻的侍卫后,不由得微微一愣,同她们脑子里所想的不一样啊。

    倒地的屏风后,床榻被褥略显凌乱,魏王端坐在椅子上,同样一脸肃穆。

    “啊,慕小姐,沐国公夫人这是怎么了?”

    命妇们先去看了床,最后才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她这是病了?”

    慕婳数了数进来的命妇,看她们的命妇品级装扮多是三品,四品的诰命,顶级勋贵命妇没有这份心来凤鸣轩。

    慕婳不认识她们,她们却是认识慕婳和沐国公夫人的。

    让慕婳略觉失望得是没见到嘉敏县主,莫非是她猜错了?沐国公夫人没有让嘉敏县主来凤鸣轩?

    不过看方才沐国公夫人的紧张焦急态度,应该是……慕婳扯了扯嘴角,早已经松开了她,无辜般说道:“我也不知她怎么了,比诸位夫人更想知道沐国公夫人突然带着魏王殿下闯进我静养的地方做什么。”

    无辜费解得好似纯洁的佛前白莲花,伤口裂开流淌出的鲜血显得慕婳羸弱上几许,令人疼惜。

    早不符方才在寿宴上的骁勇写意。

    夫人们眼神交流了一瞬,完全忽视沐国公夫人身上的伤口,暗道一声活该,偏偏带着魏王来打扰慕小姐歇息,不知道慕小姐是帝国英雌,给她们女子狠是挣了一口气?

    即便慕小姐受伤养病,她的警觉心思还在,突然闯进来几个人,慕小姐肯定要还手,何况慕小姐手中的宝剑可是圣祖显圣过的,皇帝赐予,别说伤了沐国公夫人,就是直接杀了沐国公夫人,皇上顶天责怪慕小姐几句。

    “我们……我们挂心慕小姐的伤势,在宫中有不能随意走动,本打算去偏殿歇息,正好路过凤鸣轩,才想着过来看望慕小姐。听到屋里有动静,怕慕小姐又事,便直接进来了。”

    慕婳不置可否笑了笑,目光越过夫人们看向远处,隐隐绰绰有两道人影,回身对被夫人们你说一句,我提一句,说得满脸通红的沐国公夫人,道:“你说养一对愚蠢不孝的儿女有何用?眼见着亲妈受辱,他们有几个百个理由不出面,不孝却是他们最无法辩驳推诿的。”

    “我觉得他们连块叉烧都不如!换了我早把他们掐死在血盆中了。”

    沐国公夫人心头被慕婳深深捅了一刀,鲜血淋淋,方才还觉得庆幸女儿聪明,如今她也会心痛。

    今日这事传扬开去,让她如何见人?

    女儿就不能想个办法让她也摆脱尴尬?

    倘若她还活着……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早早冲过来把自己护在身后了。

    沐国公夫人缓缓闭上眸子,她孝顺又如何?终究依靠得还是儿子。

    魏王冷着脸站起身,向被人奚落的沐国公夫人甩了一下衣袖,厌弃和嫌恶的说道:“无事生非且长舌的贱妇,白白耽搁本王正事!”

    他向慕婳微微颔首,温和说道:“你好生歇息吧,本王就不打扰了。”

    魏王领着侍卫拂袖而去,留下诸多的遐想,夫人们又有发挥的余地了。

    ps今日三更,继续求月票,继续母子母女互虐中,沐国公夫人的痛苦才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