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七章 卑鄙的心思
    魏王和侍卫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堂堂大男人不该听一个女孩子的命令,然而慕婳挥舞青剑,刀光剑影的让人畏惧,沐国公夫人哭得凄凄惨惨戚戚,慕婳若是让剑光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比沐国公夫人强不了多少。

    早已经把慕婳放在女子之外了。

    魏王清了清嗓子,“本王……”

    “王爷方才呻吟不错,您声音大一点,我们随着您。”侍卫连忙出声阻止魏王,不是魏王惹来的麻烦,他们至于陷入这样的境地?

    现在魏王想要不出声,哪能够呢。

    方才魏王装得多像啊,把他们都给骗了过去。

    这回魏王直接命令,“本王累了,你们听慕婳的吩咐。”以王爷之尊下令,总不会有人再敢违抗他。

    慕婳恼恨沐国公夫人,暗暗庆幸她今生不再同沐国公夫人有任何的血脉关,她自然不用再顾及,其实她怀疑以自己的性子,就算在她还是沐国公夫人的女儿,也未必会因为血缘关系手下留情。

    到底沐国公夫人所作所为完全突破她的底线,骨肉至亲就要多加维护忍让吗?

    慕婳可没那份认知。

    没人会同情沐国公夫人,哪怕她是真被冤枉并不是设下陷阱的人,谁让沐国公夫人出现的时辰刚刚好?

    以前就说过,踏入别人的陷阱就别抱怨自己冤枉,同样都是留在皇宫中的命妇,怎么旁人就离着凤鸣轩远远的。

    事到如今,沐国公夫人哪会不明白慕婳根本就没中陷阱?

    不过是借着由头等她主动踏进来,慕婳是个中高手啊,装得完全不懂内宅的阴私,飒爽硬朗,只爱用拳头,却反过来将计就计把她给算计了。

    这样的鬼丫头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莫非宛城人杰地灵让狼狈的慕婳脱胎换骨不成。

    沐国公夫人在设计前也详细打听了慕婳的一切,包括询问木夫人,现在该叫田氏的女人,甚至专门派人去永安侯府打听消息。

    万万没料到慕婳能玩出这样一手,竟是个善于掩饰真正情绪的女孩子。

    沐国公夫人怀疑慕婳所展现出的一切都是伪装,都是骗人的,慕婳比她更善于玩弄人心,耍手腕。

    她不由得气闷,该如何拆穿慕婳伪善呢,让每个人都认识到慕婳的内心是阴暗猥琐的,不是他们所推崇大仁大义的完美女子。

    听着侍卫们弄出的动静,沐国公夫人咬着在没任何血色的唇瓣,脑子闪过一个令她胆寒的念头,慕婳不仅要毁了她自己,更有可能趁此机会毁了嘉敏县主和沐世子。

    一旦嘉敏县主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计划赶到凤鸣轩,慕婳就有可能把一盆盆脏水扣到嘉敏县主身上,在皇上对沐世子冷淡不信任之时,嘉敏县主是未来太子妃是他们沐家站稳脚跟,谋取盛宠的关键!

    她也知道太子妃这句话是戏言,然而她有信心把女儿真正拱上太子妃的宝座,到时候今日嘲笑女儿的人,明日都会拜倒在太子妃面前,她的儿子沐世子有国舅的身份,领兵打仗会更容易一点。

    都是战死的女儿惹下的祸,不晓得帮自己哥哥打下根基,她以前见女儿没怎么费劲就能打胜仗,同朝廷大臣扯皮,只需要说几句忠诚的话语就能取信皇上,她以为一切很简单,也就没有多在意这些事,儿子总比死丫头聪明,又是真正的男儿身,处理这些事还不手到擒来。

    然而经历多了,沐国公夫人才恍然一切不是那么简单,朝局看似平静,踏错一步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对沐世子笑脸相迎,称赞他能干的大臣转过脸去就有可能狠狠绊沐世子一脚。

    皇上也不是喊几句忠心的话语就能取信的。

    沐国公夫人有点后悔,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让死丫头那么轻易去死了,她抬头时,正好看到慕婳犹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清澈冷漠眸子倒映出她心中的龌龊,慕婳那双眼睛……似曾相识,亦在她目光下无所遁形。

    “你是谁?”

    她喃喃的问道,非要一个答案才能安心。

    慕婳潇洒般收回青剑,缓缓垂下眼睑,蹲在沐国公夫人身边,一把抓住沐国公夫人的手腕,毫无怜惜的撸掉她的秘银镯子,生生刮掉她手腕一层皮,白皙的肌肤瞬间红了一片。

    “以后少拿这东西在我眼前晃悠,给你看这些小手段的人莫非没有告诉你?你们不是神,无法让中招的人完全听命,总是有心性坚定的人是你们影响不了的。”

    慕婳宛若含苞待放的罂粟,纵是说着狠话,也有一股迷人的感觉,“我不敢说自己心性坚定,但你想让我做一些违背我本性的事,根本没有可能!”

    她也不是完全没有中招,只是清醒的时候比迷糊的时候更多,始终记得她是谁,她的本心是什么!

    “倘若鬼谷子前辈知道你把这些用在无辜的女孩子身上,他怕是会直接亲手结果了你,让你的灵魂永受轮回之苦。”

    一直立着耳朵听的魏王后背泛起阵阵的凉意,宫里最忌讳神鬼巫术,沐国公夫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是把这样的手段用在了后宫中,什么心性坚定的人不受影响,岂不是说心性懦弱的人会受人摆布?沦为木偶一般存在?

    魏王可没有自信自己是个性格刚毅的,似慕婳突破极致的人能有几个?

    他身体向一旁挪了挪,想着以后要尽力远离沐国公夫人,同时对门清的慕婳亦多了一分的小心。

    沐国公夫人一把推开慕婳,挣扎着起身,不顾身上的伤势,向门口跑去,侍卫有点懵住了。

    慕婳眸子微微眯起,地上还残留着沐国公夫人咳出的鲜血,又有慕婳在她身上划出的伤口,她竟然还有力气起身?

    为她的女儿,她可以不顾一切。

    莫非前世少将军不是她亲生的,只是刹那功夫,慕婳便回过神,衣袖轻轻一挥,已经奔到门口,即将打开门的沐国公夫人浑身坚硬,如同柱子一般站在原地,隐隐听到外面凌乱的脚步声,她脸上一派绝望。

    ps今天只有两更,欠一更月底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