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五章 沐国公夫人到了
    按说魏王也该怨恨让自己陷入这样尴尬境地的慕婳,然而听慕婳方才一番说辞,魏王竟是对她心存一分的感激,也在琢磨是不是完全投靠皇上。

    毕竟若是皇兄得势,他也不用在魏王妃和儿子们中间左右为难了,一直听从太后娘娘的安排,他已经腻歪透了,让魏王最心动得是枪火那般的神兵利器,方才林克王子的挑衅等同于给枪火做了个很好的宣传。

    人数上太后娘娘占具优势,可皇上有大义的名分,他是名正言顺的帝王,魏王发觉自己好似从来没有看透过孱弱温柔的皇兄。

    皇兄在太后娘娘压制下过了十几年,这些年皇兄都在养病吗?

    魏王能体会被压制束缚的心酸,皇兄怕是已经忍耐到极致。

    如是想着,魏王呻吟的声音更大,算是……报答慕婳提点之情,不过这样的儿媳妇……还是不要进门得好。

    他在慕婳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脸,以后还怎么端着身份教训儿媳妇?

    慕婳若是把这事告诉柳三郎,儿子他也不用再教了!

    该死的,都是他妈的杂种陷害他。

    慕婳躲在角落,冲进来的人无法第一眼看到她,听着外面的动静,她方才东拉西扯一番,除了回报魏王外,更希望皇上能赢得漂亮干脆一点,魏王低估了自己在宗室中的地位,倘若遗照存在的话……魏王甚至比皇上的皇子更有机会继承帝位。

    据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除了身体孱弱外,性情也很不得先帝喜欢,先帝不是看在红莲长公主的面上,真有可能废了他太子之位。

    这些年因为皇上脾气秉性变得温良,睿智从容,褪去不少年轻时的暴躁易怒,倒也没有人再拿先帝晚年欲废太子指责皇上了。

    慕婳早就选定当今皇上为自己效忠的人,哪怕皇上不知道,她也会为皇上尽扫除麻烦,除了木齐的因素外,皇上显然比太后娘娘对她真诚且爱护,最重要是皇上比守旧一心求稳的太后更适合治理帝国。

    本能的,慕婳觉得帝国并不似现在表现出来的太平。

    被蛮夷尊称为上师的人始终是个威胁。

    这也是皇上这次突然发难抢班夺权,哪怕引起朝廷动荡也要逼太后娘娘颐养天年的根本原因。

    ******

    屋中时隐时现的声音令等候在外的沐国公夫人嘴角满意的翘起,随着男人的喘息声音越来越重,沐国公夫人面色带有几分的阴郁,虽是她想给儿子纳一个坏了名声的慕婳,顺便向魏王卖好,以防他们父子因为慕婳而大打出手。

    然而她并不希望慕婳被魏王破了身子成为残花败柳,儿子捡了别人用过的破鞋。

    本以为慕婳即便中招,也有一定的反抗力量,足以应付魏王,没想到魏王……竟是得逞了?!

    只要一想到儿子纳个这样的女人,沐国公夫人觉得自己吞了苍蝇似的,很是恶心,慕婳……这辈子若不为世子做牛做马,对不住世子肯接纳她的恩情。

    不过纳进门后,沐国公夫人要好好教教慕婳规矩,省得破了身子的慕婳放浪,更要叮嘱儿子,轻易不能进慕婳的身儿,她自会给儿子准备干净的女孩子。

    沐国公夫人抿了抿嘴唇,用帕子使劲擦了擦眼角,佯装出很心焦的模样,快步闪出身形。

    被魏王留在外面的侍卫不敢惊扰到屋子里正快活的魏王,压低声音道:“谁?是……沐国公夫人。”

    回京后,沐世子受皇上重用,嘉敏县主又时长入宫陪伴太后娘娘,是宫里的小红人,沐国公夫人亦常常被太后娘娘召见,在宫里的人多是认识贵妇沐国公夫人。

    他们曾私下议论过,沐国公夫人真不像是生养了两个孩子的女人,身段宛若少女,酥胸去比少女丰满,腰肢很细,不可盈握,相貌更是一等一的出色,肌肤白皙,五官精致,比青涩的少女多了几分勾人的妩媚。

    都说沐国公好福气,妻子既贤淑,又漂亮,一般勋贵人家娶得妻子多是大方端庄,相貌只是清秀。

    “世子需要雪莲灵芝,国公爷那边也需要这两样珍贵药材。”沐国公夫人眼泪在眼圈打转,不愿让外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她脆弱的肩膀上强撑着整个家族,

    “我特意来求求慕小姐,她就算看不上我和世子,也该看在国公爷的份上,国公爷疼她疼得让妾身的儿女都吃味,总要请慕小姐匀出一点雪莲给国公爷。”

    侍卫有几分心疼沐国公夫人,她真是为子女操碎了心的好母亲,也是个好妻子。

    堂堂国公夫人为求雪莲灵芝放软身段,明知慕婳不喜欢她,她还是来凤鸣轩受辱,只为求得一份药材。

    “……沐国公夫人此时不方便进去。”

    侍卫总不能说魏王和慕小姐正在里面那什么。

    “世子和国公爷等着用药,耽搁不了慕小姐歇息,她伤在手臂,不在要害,方才看起来受伤不重,只是柳三公子太重视慕小姐了,不怪柳三公子这般用心,到底慕小姐风姿卓绝,不是寻常女孩子能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柳三公子怕是对慕小姐情根深种,方才我看他们一起舞剑,彼此之间也有几分默契。”

    “沐国公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三公子是众所皆知的君子,慕小姐爽朗沉稳,纵然他们有情,也多是发于情,止于礼,绝无私相授受的可能。”

    其中一位侍卫皱起眉头,完全不受沐国公夫人影响,“您背地里败坏他们的名声,着实有损您的贤名,还是说您本就是个颠倒是非的人?皇上和太后娘娘看错了你。”

    沐国公夫人咬了一下嘴唇,没想到柳三郎的名声会这么好,慕婳怕是连侍卫都没见过,更不可能给他任何恩惠。

    可是侍卫却帮着慕婳,果然是个勾男人的狐媚子。

    这位侍卫是刚刚迈进凤鸣轩,并不知魏王也在屋里,“沐国公夫人是来找慕小姐求药的?恕在下眼拙,真没看出来您有求于人啊。”

    屋子里男人的喘息声缓和沐国公夫人的尴尬,“怎么回事?屋里还有……男人?”

    ps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