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三章 爬灰?!强势的慕婳
    凤鸣轩四周静悄悄的,宛若世外桃源,同皇宫中诡异的氛围格格不入。

    原本侍奉在房门口的宫女和太监没有踪影,被柳三郎留下的书童正依着柱子睡得香甜,若不是隐隐绰绰见到凤鸣轩中有香料引燃,没人会想到其中有人。

    魏王心急火燎的走进凤鸣轩,顾不上细看周围的景色,心骤然似被人用力攥紧,面色铁青,心道坏了,三郎若是一时把持不住,同慕婳滚做一堆,他该如何在太后娘娘面前保住三郎?

    原本三郎完全站在皇兄那边,已经很让太后娘娘恼火了,魏王寻思着可以用三郎得圣祖显圣向太后求求情。

    慕婳是木齐的女儿,太后对不听话的木齐恼恨到极致,认为皇上不孝顺,都是身边人挑唆的,似木齐这样争权夺利的弄臣让太后和皇上母子失和。

    一旦太后得势,木齐肯定好不了。

    魏王如何都不能让三郎沾上慕婳,太后娘娘本性倔强刚硬,却喜欢柔顺婉约的女孩子,慕婳那不容易掌握的性情,太后娘娘就看不上。

    当魏王见到三郎常随书童捧着皇上给的玉佩打瞌睡时,眼前一黑,玉佩都给了书童,三郎是不让外人打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慕婳受伤的伤口需要上药,万一三郎把持不住,受不住慕婳的勾引,可怎么好?

    别说三郎青春年少,便是见惯美人的魏王都未必能忍得住,他得承认慕婳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一身的英气飒爽更是万中无一。

    能得到慕婳的身子,对男子来说是有面子的,何况是人都看得出柳三郎对慕婳情根深种,爱慕已久。

    这**……要完,要完。

    魏王对奉命保护自己的侍卫低声吩咐,“你们先退出去,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王爷。”

    宫里的近卫都是眼睛亮的,只要魏王还在他们目光所及的范围就成,每年这样的事情在勋贵之家都有发生,男男女女滚做一堆,有得还是公公爬灰儿媳妇,嫂子和小叔子,或是大伯同弟媳,总之乱得很。

    有被冤枉的,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段最是简单有效。被简单常见的手段设计的人也没脸喊冤,为啥别人不中招,就你中招?

    魏王也没叫醒书童,怕书童见到他,乱喊乱叫,再招来一些外人,到时候场面便没有办法平息了。

    发生这样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只要封住近卫的口,谁也不会追究魏王的儿子要了一个女孩子身子,只会当做风流韵事罢了。

    更不会影响三郎在士林的声望,在寿宴上三郎的表现,很让魏王骄傲的。

    所以魏王尽可能要保住这个让自己骄傲且前程远大的儿子,让曾经说自己是绝户的人看看,他的儿子到底有多优秀!

    魏王享受荣华富贵半辈子,在太后娘娘面前听话三十多年,却希望儿子比他出息争气,太后娘娘就算这次赢了皇上,到底也是一个老人,精力肯定不如以前,才干出色的三郎足以立足朝堂上,做一个权柄赫赫的能臣世子。

    这样的好儿子,绝对不能让慕婳毁了。

    魏王绕过书童,使劲推开房门,迈进一脚,闻到一股暧昧的香味,莫名头有点晕,眼有点花,“三……”

    房门从里面关上,还插上了木栓。

    侍卫们彼此看了一眼,莫非魏王想要父子同行?这有点羞耻啊,不过更得劲。

    “你……你……”

    “嘘。”

    魏王身体靠着房门,脖子上驾着青光宝剑,就是方才慕婳使得那把,而本该在床上的女孩子,此时正用宝剑抵着他。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状况?

    魏王彻底懵了,眼睛四下看去,没有见到三郎,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同慕婳在一起也不成啊。

    慕婳扯起嘴角,一把拽住魏王的衣领,直接向床榻放向走去,“一会儿要辛苦你了。”

    “不,慢点,慢点。”

    魏王身子被拉个踉跄,他根本不想辛苦,死命向后,不愿意上床,“慕婳,咱们好商量。”

    “小声点,别被外面的人听到了。”

    “……”

    魏王从小到大就没这么狼狈过,他是怜香惜玉的人,对美人更是温柔,讲究情调,从未勉强过任何女子,更没有强拽女子上床的经历。

    然今日他被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扔到了床上。

    没错,是扔到了床上。

    慕婳嫌弃魏王走得太慢,直接用力把魏王扔上了床,魏王身体挨着被褥,向里面滚去,望着走近的慕婳,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本王……本王是来找三郎……”

    慕婳笑盈盈的放下幔帐,两人中间隔着幔帐,让魏王多了几分安全感,不对啊,没事放什么幔帐?!

    “拙谨比你聪明,他早早去见皇上。”

    “拙谨?”魏王撇嘴抱怨,“皇兄给他起的字一点都不好听,啊,他去找皇兄了?这怎么成?”

    魏王手抓住幔帐,听到慕婳一声轻喝:“我有让你动弹吗?老实待在床上!”

    “……本王是王爷!“魏王手握紧幔帐,恼道:“谁给你的胆子命令本王……”

    宝剑穿过幔帐探进来,正好再一次抵住魏王胸口,后半段的话被咽进肚子里去,魏王深深吸一口气:“本王不同你个小姑娘一般计较。”

    慕婳意味深长的说道:“一会儿,还要魏王殿下配合一二。”

    “慕婳,你到底要干什么?”

    “其实我一直在等,等谁会这么倒霉进入凤鸣轩,开始我以为是沐世子,不过后来想到她对儿子那般看重,绝不会让沐世子名声有损,后来我又认为是皇上。”

    慕婳搬了个凳子,坐下来继续说道:“没想到竟然是魏王殿下?!你的脑子远远不如拙谨,竟会一脚踏进来这样简单的陷阱,拙谨就不会中计,没看他直接去见皇上,也省了我一些麻烦。”

    “谁陷害本王?”

    慕婳没有再说话,魏王恼怒道:“你给本王说清楚了到底是谁陷害本王。”

    “你呻吟几声不就知道了?”慕婳定定望着房门,“**魏王不会吗?你叫得越像,他们进来得越快!”

    ps继续求月票今日一样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