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零一章 做牛做马
    皇上悠然坐在美人榻上,扬起温润的眸子,“朕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回去,回去看着慕婳。”

    他手中还拿着一卷书,时不时看一眼在一旁煮着的红泥小火炉,火炉上架着冒泡的清水。

    “伯父,您又在煮茶?!”

    柳三郎弄不明白自己这位皇帝伯父怎么就这么喜欢穿着松垮的月白外褂,挽着一个简单的发髻,用红泥小火炉煮茶,还要拿一卷经书。

    以前他认为是伯父喜欢喝茶,然看得多了,他有点怀疑伯父这么做大有深意。

    皇上笑容绽放,“你不觉得我这般做派很有派头,三郎啊,我喜欢闲云野鹤一般的日子,倘若有可能,我根本不会坐在皇位上。”

    轻松和缓的话锋一转,“朕坐在龙椅上,成为帝国的主宰,就没有人再能把朕赶下去。”

    “朕所求不是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是一个强大的,文明的,先进的,永远屹立在东方的帝国!”

    柳三郎单膝跪地,“臣愿意受陛下差遣,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朕给你安排的第一个差事,你就没做到。”

    皇上看了一眼木齐,抢先把手中的书卷砸向柳三郎,“谁让你跑过来的?你不知慕婳现在很危险?”

    “我把伯父给我的玉佩留下了,谁也不能靠近她。”

    皇上微微摇头,长叹一声,“三郎你还是太年轻了,慕婳倘若是寻常的女孩子,一块玉佩足以,朕问你,慕婳是一般的女孩子么?她比很多人都看得通透。”

    “皇上……”木齐道:“臣,臣去看看?”

    “不用了,你现在赶过去已经迟了。”

    柳三郎头垂得很低,眼底极快闪过一抹诡异亮色,快得连一直注意他的皇帝都没有察觉到,口上认错道:“是我考虑不周,我担心您这边……太后娘娘……”

    “她到底是朕的生母,本来朕打算安安稳稳送她去养老,她不愿意,非要同朕闹腾,为社稷安稳,朕也只能暂且放下母子之情。”

    皇帝眉头蹙着一抹的愁容,“朕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到底还是走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其实朕……并不想同太后娘娘大动干戈。”

    “臣以为越快处理,动荡越少。”柳三郎主动说道:“从林克王子口中得知,帝国的威胁不单单是关外和西域,以及南疆等外族人,他口中的上师……”

    皇上悠然的气势微凛,直接道:“你说得对,速战速决也可让朝廷上少些动荡,党争。”

    “皇上,沐国公夫人求见。”

    “……”

    “她说有最最重要的事儿,事关沐世子。”

    “朕没空见她,你同她说,沐世子又不是朕儿子,他是生是死,同朕无关。而且他充其量是朕的一个臣子,世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没有张屠夫,朕也不会吃带毛的猪肉。”

    很少见一向温柔宽容的皇帝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更少见皇上眸子里闪过毫无掩饰的厌恶。

    木齐低声道:“沐世子一点不似当初我见到的少将军,皇上,臣怀疑……怀疑少将军被沐国公夫人算计了。”

    那样张扬骄傲的少年,英气勃发,聪明果决,在酒桌上,豪爽潇洒,外圆内方,滴水不漏,木齐差一点被少将军灌醉了,泄露自己的使命,不是对少将军印象太好,他不至于回京后频频为少将军美言,更不会暗助三弟杨耀出兵相助少将军。

    可是沐世子内敛锋芒,趋炎附势,刚愎自用,竟以被皇上和太后一句戏言太子妃所动容,又轻轻松松被林克王子一枪放倒,虽然枪火是个神器,但沐世子毫无法抗之力,曾经的风采全无,木齐嘀咕道:“他还赶不上我女儿!”

    柳三郎眼睑都没抬一下,皇上却是噗嗤一声笑开了,“过了啊,朕……朕虽然女儿不如你,不过咱们当初说过,同生共死,你的女儿也是朕的女儿。”

    又来一个抢自己女儿的?

    木齐皱进眉头,“臣不敢!”

    “有几个男人比得上你女儿?”皇上显然不似沐国公,“所以朕以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把他……”

    皇上指着温润如玉的柳三郎,说道:“让他成为你合格的女婿,三郎的培养上,你也要多尽一份心,毕竟他可是你未来的女婿……”

    木齐瞪大眸子,皇上摸了摸鼻子,“之一,人选之一,这总成了吧。”

    柳三郎:“……”此时不是该商量如何应对太后娘娘的步步紧逼?

    他的皇帝陛下一点都不着急,还有心情同自己亲近的朝臣闲话家常?

    “以后还请木叔叔指教。”

    既然皇帝伯父都不着急,他急什么?抓紧讨好岳父也很重要。

    柳三郎顺杆向上爬,尽量让木齐把慕婳的一些反常当做是‘遗传病症’,慕婳未必需要木齐这个父亲,可是她……慢慢需要,同样木齐也需要精神寄托。

    否则他性格会更多,病症永远好不了。

    木齐对柳三郎有七分满意,三分嫌弃,不满还是来自于女婿和岳父是天敌这点,在木齐眼里,自己的女儿谁都配不上,虽然柳三郎已经很出众了。

    皇上大有深意看了柳三郎一眼,似有警告道:“三郎是朕最信任的晚辈,朕同木齐杨耀虽有君臣之名,他们两个是朕的生死兄弟,比朕的手足亦要亲厚上一分,朕现在还没针对太后,只是等杨耀的消息。”

    听弦知因,柳三郎点头道:“木叔叔是她父亲,我一辈子都敬重他。”

    一旦木齐不再把慕婳当做女儿,他柳三郎可就……哪怕木齐是皇上的生死兄弟!

    皇上低头照看小火炉上的茶水。

    ******

    “沐国公夫人请回吧。”无庸公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方才皇上的意思您也听到了,既然沐世子性命垂危,您最好赶紧回去照顾沐世子。”

    沐国公夫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捏着帕子望着紧逼的殿门,屈膝福了一礼,“臣妇告退了。”

    皇上是指望不上……沐国公夫人想到自己的儿子,既是慕婳这般能耐,那就永远留在沐家为儿子当牛做马吧。

    ps沐国公从来不是个聪明干练的,他的聪明都在玩和造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