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最后一颗子弹
    自信骄傲的慕婳更平添几分好颜色。

    一句拙谨让柳三郎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子,果然预感是对的,以后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出现很多次。

    柳三郎心头似甜似苦,只要一想到慕婳曾是少将军,他什么意见都没有了。

    横竖别人想让慕婳挡在自己身前,慕婳还不愿意搭理他呢。

    皇帝眉眼弯弯,笑容越发祥和。

    林克王子神色有一瞬间恍惚,眼前的女孩子同他记忆中的少将军……明明不是一个人,可是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他……火大!

    “你才是少将军的妹妹,你们中原女人糊涂的人很多,总会抱错孩子。你们戏文里经常唱偷龙转凤,还是换儿女什么的,在我们部族,男孩女孩一般精贵,都是母亲的心头宝。”

    沐国公夫人按着儿子的枪伤,听到林克王子这句话,差一点喷出堵在胸口的鲜血,哼了一声:“嘉敏县主才是我女儿,我不会连自己的女儿都分不清楚。”

    “你也不配有她这样的好女儿!”木齐同样也觉得不满意,为女儿骄傲,又有几分担心,毫不客气的反驳沐国公夫人。

    “婳婳,你且退开,我来领教林克王子的高招。”

    “不!”

    慕婳摇摇头,盯着林克王子手中的枪火,算计一下他还剩下几颗子弹,“杀鸡员用牛刀?我来应付他足以。”

    到底谁是牛刀?

    木齐自己都没有万全的把握躲开枪火,但事关帝国和皇上的尊严,臣子中必须有人站出来,尤其是在沐世子被一枪解决的情况下,必须有人力挽狂澜。

    “木齐。”皇上向他轻轻摇头,“你要相信你女儿能行。”

    皇上面容平静,手心却是冷汗淋淋,嘴唇更是紧抿成一道缝,制止木齐之后,又道:“林克王子若是敢用枪火伤慕婳,朕灭你全族,就算你口中的上师亦不能阻止朕,你有的东西,朕也有,而上师无法给你的神器,朕也有!”

    一向文弱的皇上身材还是那样,文雅的气质也不见变化,唇边还是挂着温柔的笑容,但朝臣明显感到皇上不一样了。

    慕婳抬头,同皇上的目光撞到一起,皇上很快移开,慕婳眉头紧紧皱起,异样的感觉令她有几许费解,不过想来想不明白的事,她不会多费心思。

    就当皇上被林克王子的嚣张刺激到了,或是爱屋及乌,因为看中木齐和柳三郎,对她格外关注。

    自从慕婳前世是少将军的马甲暴露后,她对柳三郎有点言无不尽的意思,好似一下子找到了倾诉对象,什么话都敢同他说。

    慕婳相信柳三郎不会同任何人提起前世,怕是连他尊重的伯父都不会提。

    “多谢皇上厚爱,可是我认为还是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才能彰显帝国的尊严不容挑衅。”

    慕婳先是行礼谢过皇上,转身面向林克王子,冷傲且自信,“枪火在我手上,一枪就能解决你,可是枪火在你这个废物手上,你不可能击中我。”

    “你说什么?”

    又是这样的目光,这样的语调,林克王子热血直冲向大脑,抬起枪火,连着开两枪,“你没有资格同我这么说话,你以为你是少将军?”

    “婳婳。”

    木齐被已经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边的皇帝挡住了去路,皇上面容严峻,捏在手中的扇子来回颠倒,紧张得手指亦在颤抖。

    其中一枪擦着慕婳脸颊飞过,只是稍蹭一下,她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而另外一枪,慕婳已经有了躲闪,不过速度还不够快,左臂被击中,不过不似方才没有完全躲开的沐世子……差一点就完全躲开了。

    慕婳漠视左臂的伤口,冷笑:“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林克王子屡次败于少将军的手中,你就没想过为何你总是输,从来就没赢过?”

    经不起一点的刺激,总是热血冲动,她都懒得说林克王子,甚至不需要专门去了解自己这个手下败将!

    轻蔑,极度的轻蔑。

    林克王子身躯微微颤抖,因蒙受了羞辱,亦有兴奋的感觉,“本王子明白了,你觉得我枪火没有了弹药是不是?”

    慕婳昂首冷笑,“还不算太蠢。”虽然击中她左臂的子弹也是擦过,但流出的鲜血亦染红她的衣裙,慕婳的声音,神色,甚至说话的语调都同寻常没有任何区别,犹如受伤的人不是她。

    杨柳等人眼圈红红的,婳婳一定很疼,不曾喊疼,傲然而立的婳婳太让人钦佩,更让人心疼。

    本来这些痛苦伤痕不需要女孩子承担。

    而帝国的少年一个个都不敢去看慕婳,却又忍不住不去看她,莫名心慌意乱,莫名钦佩和倾慕相交,原来世上有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女孩子,若是能得到她一个赞许的目光,他们的心好似被温水洗礼过,舒服,愉悦,畅快。

    柳三郎顾不得去计算又有多少人同他抢慕婳,只是看着鲜血染红她的衣服,除了看着,他什么都做不了!

    “本王子记得你曾经擒拿过追杀杨耀儿子的人,你应该也看过他们手中的枪火。”

    “你说那把被我一板砖就砸得不好用的枪火?不顶用的东西,也就你们当做神器。”

    慕婳轻慢般说道,挑衅的意味十分明显。

    林克王子这次认真的瞄准慕婳,瞄准少女的脑袋,只要扣动扳机,眼前的女孩子就会脑浆横流,化作一具尸体,“可惜了,本王子还是挺欣赏你的,倘若你是少将军的妹妹,本王子愿意留你一条性命。”

    “你不是少将军的妹妹,就让最后一发子弹送你归西。”

    嘉敏县主强行忍住上扬的嘴角,紧张般捏着帕子,慕婳在死亡威胁下,比他也好不了多少!不,比她更加不堪。

    照顾沐世子的沐国公夫人淡淡扫过慕婳,似有几分遗憾惋惜,“慕婳,我收你为义女……”

    “你配得上我叫你一声母亲吗?”

    慕婳心无旁念,盯着林克王子的手臂,默默运起所有的内劲,身体好似膨胀了一寸,“你开枪吧。”

    ps三更完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