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来!
    “不是我伤了少将军,而是你们,你们杀死了他!”

    林克王子抬起拿着枪火的手臂,好似要对满朝文武扫射,拿出向杀了少将军的人报仇的气势,每个在他枪火之下的人都不由得胆战心惊。

    讽刺,莫大的讽刺!

    慕婳分不清胸口堵着一团什么样的情绪,一个见面就同他打生打死的人,竟然能区分出她和沐世子的区别,她甚至从未真正注意过林克王子。

    冲锋起来,都是敌人,她只想着杀,杀,杀,哪里会去在意自己的敌人。

    当时她只想着如何取得胜利,把和她同生共死的袍泽兄弟带平安带回去,能多杀一个,绝不少杀一人,少将军的赫赫威名也多是杀戮铸就的,屠杀毫无反抗能力的贫民和降俘,也不是没过。

    时至今日,听到林克王子的话,她亦不觉得当初自己做错了。

    “少将军是帝国的英雄,护卫帝国安宁,上忠于陛下,下保护帝国百姓不受战乱,他无愧于帝国的骄傲,上苍赐给皇上的的锋锐,岂是旁人可以暗害?”

    林克王子火枪直接指向说话的柳三郎,“你又是哪个?不怕我一火枪崩了你?”

    柳三郎脸上闪过一抹嘲讽,不屑于同他逞口舌之利,不如方才沐世子说得话多,比沐世子多了几分沉雄的气势,不愧是能让圣祖显圣的人。

    “你以为凭着一把枪火就能压制帝国?”柳三郎面对枪火,“无论是谁都不会被你吓住,你一把枪火能打伤一人,却无法打断我们帝国的脊梁,这是你们只有几十年的民族永远不会懂的。”

    慕婳一直注意着林克王子手中的火枪,她是不会去救沐世子,但绝不会让林克王子伤柳三郎,她随时随地都会扑过去挡在柳三郎面前。

    她这份心思全然被柳三郎看透了,感动有,更多是酸楚,他认命一辈子都未必能打过慕婳,但是不想成为躲在慕婳身后的男人。

    林克王子眯起眸子,本能感到突如其来的威胁,向慕婳方向看去,是方才同样身上‘着火’的女孩子,令他同伴误会的京城第一美人。

    其实在他看来也不是误会,慕婳就是比嘉敏县主漂亮。

    此时女孩子一双眸子璀璨明亮,骄傲中有几分飒爽,满怀警备,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

    他原本没有把她放在眼中,上师向他们演示过着火什么等等神迹,肯定是中原的皇帝从上师身上学到了秘法。

    “你也姓沐?是少将军的妹妹?”

    林克王子语调更显得生硬,腔调怪异,“你该是少将军的妹妹,比方才嘉敏县主强横。”

    起码面对枪火,她只是吃惊而不是害怕畏惧。

    柳三郎脸色阴沉下来,还没做够沐世子的妹妹?!她上辈子就是被那群无耻的人给害了,他从来不介意慕婳抢走自己的风头,也愿意让人见到慕婳卓绝的才干能力。

    然他不愿意林克王子突然看上慕婳。

    “中原文化博大精深,汉字更是世上最复杂璀璨的文明,虽然发音相同,但字不一样,意义也不一样。不是所有发音沐的人都是沐世子的妹妹!”

    柳三郎淡淡的说道:“她是神机营指挥使的掌上明珠,同沐世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们部族有文字没几年,而我们中原的文字可追溯到几千年,经史子集,礼乐诗词多如繁星,你们还在为口吃得挣扎,帝国已经是盛世景象了。”

    林克王子一时语塞,比文化,比诗词,比历史,他们这些部族的历史都加上都比不过中原。

    方才被枪火压制的气氛缓和不少,朝臣们看向柳三郎的目光带着毫无掩饰的欣赏,有忠诚于皇族的人恨不得去圣祖面前磕两个头,不愧是圣祖选中的后辈子孙。

    纵然他们没有枪火这等神兵利器,也不是小小蛮夷可以欺辱压制帝国。

    柳三郎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引经据典,尽显他广博的学识,卓越的口才,经他之口,让百官气势不由得高涨,升起一股为帝国而骄傲的情绪。

    也许这股骄傲回府后会渐渐散去,但是他们却会记得这一刻。

    “你说得……嗯,挺厉害的。”

    林克王子一句话都接不上,他不是明知不如还嘴硬不肯服软的人,否则也不会把自己的平生大敌少将军的言行记得那么清楚了。

    慕婳见到枪火从柳三郎身上移开,长出一口气,语言攻势同样也很重要,只是她不善于此道,没想到柳三郎是个高手,下一次出征让他去给将士做动员?

    不行,军中的惯例不是柳三郎能理解的。

    哪怕他们是为国征战,荣誉感不如银子实在,肯为一个高大上理由牺牲的人还是少数,而且需要常年的思想教育和培养。

    慕婳许诺不了更多的东西,却能带给他们战功和赏银,同时让每个人都清楚的看到,少将军永远不曾躲在侍卫将士身后。

    同样松了一口气的人还有皇上,他已经打出手势,命令逆鳞卫随时击毙林克王子,枪火,他也有。

    他试出沐世子的成色,绝不会让柳三郎涉险。

    “不过你说得再厉害,可敢接我一枪?”林克王子嘲讽说道:“不敢,就闪开,你们历史长久又如何,当前谁拳头大,谁做主,谁占据最好最富饶的土地。你们历史上,亦少不了被我们攻破都城,百姓成为我们的奴隶。”

    皇上的心又悬了起来,盯着林克王子再一次举起枪火,一次两次,竟然让他拿把枪火再三威胁人?

    他是不是太……

    慕婳一个闪身站在柳三郎身前,“我来!”

    “……慕……”

    “拙谨,你喝口茶水,润润喉咙,我不如你学识好,辩才惊艳,但论起拳头,我比你强。”

    慕婳笑容灿烂,眸子明亮,宛若清风拂面,“帝国可不是他凭着一把枪火就能纵横无忌的地方。”

    柳三郎嘴唇动了动,后退一步,轻声说道:“你可有把握?”

    “你见过我做没有把握的事吗?”

    慕婳一派潇洒,轻轻弹了弹手指,“我会让林克王子明白,他的拳头不够大,没有少将军,他依然是被惨败的那人!”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