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沐世子中枪
    林克部族王子的一句话,令满朝人神色都不大对劲。

    典型的相爱相杀?!

    慕婳眸子亮晶晶的,“我第一次觉得他顺眼了一些。”横竖承担这朵烂桃花的人不是她,方才他又拿火枪威胁嘉敏县主,慕婳觉得当初他没有死在自己手上也不错。

    让他们互相怨怼恶心去。

    林克王子抬起枪火,冷酷邪魅的一笑:“这一次由我决定我们对决的方式,这也是上次就定下来的。”

    面对危险没有把握的枪火,沐世子更加恼恨她给自己招惹个甩不掉的麻烦,果然是因为女孩子,心慈手软不说,竟是勾引这样一个男人回来。

    她几次三番打败林克王子,沐世子不相信自己就不如她,对沐世子而言,林克王子不足为惧。

    “你可知道今日你来京城,对你的部族意味着什么?”沐世子神色严肃,“据我所知,你们部族缺少粮食,族人生计窘迫,你身为王子,竟然不顾族人死活,只想着来向我寻仇。以前,我不曾怕过,今日更不会害怕。”

    “只是你的族人会因为你今日破坏太后娘娘寿宴而受到帝国的报复,本来他们可以过上安定的日子。”

    “你不配做王子!”

    沐世子语气沉重,亦有几许怜悯惋惜之色。

    他注意到文臣多是对自己赞许有加,却没有看到武将诧异惊讶的目光,亦没有见到皇上紧握的拳头。

    “你变了!”

    林克王子一反常态大发雷霆,“是谁改变了你,你以前从来不同我废话,更不会说出悲天悯人的话,连我的族人都不曾阻止我,认为我不配做他们的王子,被他们敬畏的杀神降世少将军有一副慈悲心肠,哈,你怎么没有算算你实施清野之策时,有多少人死在你手上?”

    冷虚无情的少将军让他们又敬又怕。

    “你好像……是不是被人冒名顶替了?”林克王子眸光突然深沉了几分,“你比……”

    “够了!”

    沐世子微微缩了一下身躯,比方才挺直的腰背矮上几分,毕竟他们相貌再相似,身高上终究有所差距,女孩子远不如男人个头高。

    “你先开枪,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姓沐!”

    “还是不一样!”

    林克王子盯着沐世子看了半晌,更相信自己的直觉,“明明是一样的脸庞,为何我却觉得你不是少将军,说吧,他是不是被你害死了,你是不是顶替了他。”

    “你少说废话,倘若你没有胆子,尽快束手就擒,看在太后娘娘今日过寿,我留你全尸。”

    沐世子暗暗后悔方才的多话,从侍卫手中拿过长枪,枪头下压一份,杀气腾腾,俊雅中透杀气。

    朝臣们默默点头,外邦人也会用离间计了?

    竟然说沐世子被人顶替?

    真当他们中原人傻瓜,还是说随便拎出来一人就能成为少将军?

    林克王子坚定的眸子闪过自我怀疑,“你拿一杆银枪同我交手?你变得愚蠢了。”

    “对付你一杆银枪足够,不需要再用别的。”

    沐世子抬高声音,“本世子看你才变了,变得胆小多话,莫非是给你枪火的妖人教你用离间计害本世子。他早就被太后娘娘驱逐出帝国,本来只能躲在角落中苟延残喘,却被你们这群无知的外族人奉为上师,他一个数典忘祖的东西,早已不配为人。”

    林克王子恼羞成怒,高喊道:“不许你侮辱上师!”

    随即扣动火枪,沐世子只看到黑漆漆的枪口冒出一缕烟雾,肩膀一痛,手中的银枪再也拿不住了,哐啷,银枪掉到地上,沐世子额头全是冷汗,脸庞煞白,总算明白方才嘉敏县主为何表现得那般不堪了。

    枪火果然是神器!

    “儿子。”

    沐国公夫人顾不上旁的,扑向沐世子,手按住了他肩膀上不停流血的伤口,把沐世子挡在自己身后,怒目冲着林克王子,“你竟然敢凭着火器伤了我儿子?当日……当日我真该让他一箭射死你,绝了你这个祸害!”

    “噗嗤。”

    四周寂静,慕婳的笑声格外清晰。

    “沐国公夫人,他们是一决胜负,生死不论,林克王子怎么就不能伤沐世子?我看林克王子对沐世子还手下留情了呢。”

    慕婳扫过沐世子肩膀上伤口,看向林克王子,“他下意识避开了沐世子的要害,倘若瞄准脑袋,沐国公夫人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太后娘娘揪住自己的衣襟,沉重的凤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妖人,果然是妖人,这样诡异不可抵挡的火器只有妖人能造出来。

    一身骑射功夫不错的沐世子一个照面就败了,一旦妖人重新回宫,他岂不是能轻易取走她的性命?

    “哀家早就说过妖人该死!你偏偏不肯听,当初你放他一马,如今……他的人竟敢在皇宫逞凶,你说怎么办?”

    皇上一派风轻云淡的说道:“朕还在呢,母后不必担心,枪火这玩应,也不是对付不了。”

    沐国公夫人道:“慕婳,你别忘记了你是帝国人,不帮着帝国的将军,为外族说话,你知不知道何为国耻?”

    “你儿子代表不了帝国!他的耻辱更是上升不到国耻的地步。”

    慕婳轻蔑般一笑,“倘若打败你儿子就让帝国没有脸面,我是不是也成了帝国的敌人?”

    众人想到在京城书院时,沐世子在沙盘推演上吐出的那口鲜血,虽然给出的解释是沐世子重伤未愈,精力不济,最后谁胜谁负还不好判断,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当时慕婳是占据上风的。

    纵然她最后无法把是优势转化为胜势,她有同沐世子抗衡的资本。

    林克王子眸子亮起,随即又暗淡了下去,“不,不可能,你是不可能赢过少将军。”

    “他总说一句话,听我命令,同我冲锋,我和你们同在。”

    林克王子喃喃说道:“我们挡不住他和他的部属,每一次他都用我们鲜血累计耀眼的战功。京城……你们的京城磨灭了少将军,他已经不是把荣耀看做高于一切的少将军了。”

    ps慕婳出手了,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月底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