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的命是我的!
    前世做少将军时,她受过不少京城六部衙门主事的气,尤其是常年在中下层打滚的主事,少将军对他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他们总是按照条条框框办事。

    就算少将军上书皇上,皇上也没有理由处置这些油滑的六部主事,他们才是支撑起六部运转的基础,一旦他们被调离或是处置了,六部尚书都得手忙脚乱,所以这些连成一片的主事只要占着道理,六部尚书自当尽力护着自己的下属,感同任何认打官司。

    皇上被林克王子拿枪火威胁,慕婳却在柳三郎耳边唠叨,说着一些被小吏刁难的气愤,以及她总结出来的如何应对油滑主事的方法。

    柳三郎既是心疼少将军,又感到哭笑不得,因慕婳多出来唠叨的性情,柳三郎暗暗决定让背后算计慕婳的人少受点苦。

    唠叨的慕婳能吐出心头的苦水,亦是可爱的。

    这些东西以前一直压在她心头,许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上师同皇上有旧情,他吩咐过我,不可轻易伤害皇上。”林克王子蓝眸中一片冰冷,“我来中原也不是为刺杀你的,杀了你,还有你的儿子,你的弟弟可以继承皇位,上师说过,杀皇帝无法让林克部族崛起。”

    皇上淡淡的说道:“他倒是比以前更聪明了一点,他不是不想伤害朕,而是不能罢了!”

    慕婳同柳三郎对视一眼,一个模糊的念头闪过,皇上同林克王子口中的上师,太后娘娘说得妖人怕是还有一定的罅隙,并非他们原本想得皇上顶着太后的压力放他平安离开。

    而天工坊中,皇上也造出枪火,太后摄政十余年,皇上又造出多少的好东西?

    慕婳握紧手中的青剑,这也是皇上造的!

    那他们方才令双剑发光,皇上是故意为之,还是真正的圣祖显圣?

    “本王子这次来中原,一不是行刺皇上,二不是打听中原的消息,三也不是代表林克部族向皇上臣服。”

    他冰冷的目光落在沐世子身上,“一年之约又到了,少将军!”

    皇上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你是来挑战沐世子的。”袍袖轻轻一甩,皇上气定神闲般坐回龙椅上,撑着下颚,“木齐,把殿前的弓箭手撤了。”

    “……皇上。”

    “撤走!”

    罕见得皇上命令多了几分严厉不容抗拒,木齐暗暗纳罕,沐世子虽不如做少将军挥洒自如,写意风流,但到底是皇上倚重的将军,放任林克王子挑衅沐世子……

    “木齐你忘记方才嘉敏县主拿马球砸你闺女了?”皇上慢悠悠的看口,“你闺女砸了沐世子一下,同嘉敏县主扯平,原谅了她,可朕还记得呢。”

    嘉敏县主打了个寒颤,被皇上记恨,还有她好日子过?

    木齐没再二话,果断撤走弓箭手,低声道:“臣也没有忘记。”

    “你为官不久,以前又一直是孤身一人,还没学会仗势欺人。”皇上向木齐笑了笑,认真道:“没关系,朕会慢慢教你,如何用朕给你的权利和官位保护你的心尖子!”

    这次连神色恍惚的太后娘娘都动容了,皇上亦是说给她听的,他的心尖子是谁?

    哪个皇子?

    太后娘娘眸子微沉,总不会是柳三郎?!不可能,柳三郎的确是魏王的儿子,柳娘子在京城时,皇上还在南寻的路上,同柳娘子隔着十万八千里。

    她按着刺痛的额角,还是先琢磨如何挽回颓势,她安排的东西用不上了!这次寿宴,她亦准备了不少的方案,让百姓和朝臣明白,上苍眷顾她,意属她继续辅政。

    可是还没等太后出招,扇动投效后党的官员,一出又一出的变故,让她应接不暇,恰恰皇上在变故中展现出雄主的冷静从容,皇上相比太后的表现好得多。

    弄出两个着火的人和圣祖显圣让太后娘娘都不敢把自己的安排拿出来了。

    太后怀疑自己身边人中有儿子的人,否则儿子怎么处处抢占先机?

    林克王子冷笑道:“你们中原人心眼都多,倘若本王子看中的人,直接敲晕了带走,干脆利索。”

    “可是你打不过少将军啊。”皇上慢悠悠的说道:“朕记得你上一次差一点被少将军一箭射死。”

    “谁说我看中他?”

    “你不远千里潜入京城,冒着生命危险拿火枪威胁朕,不就是想见少将军一面?”

    慕婳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抖了抖肩膀,“皇上是不是中邪了?”

    柳三郎垂下眼睑,轻声说道:“有时候伯父行事随心所欲,完全可着性子来,你把他的随心所欲当做是皇帝的任性。”

    无论是昏君还是明君,只要是皇帝,都有任性的权利。

    “本王子是想杀了他!”林克王子恶狠狠的说道,“少将军还不出来吗?躲在众人身后,可不是你往日的作风,来京城后,你的胆子变小了,只能躲在女人身后?!”

    沐世子面色肃穆,显得沉着冷静,心底却是苦涩的,她怎么招惹了这么个疯子?

    不是疯狂是什么?

    不顾自身安危,拿着火枪威胁皇上,只为同他决斗?!

    “一年前你冒死摘到天山雪莲,据说是给你亲人用,没想到你竟然把拿性命换来的雪莲给了个老太婆,只为了让你妹妹做太子妃?”

    林克王子讽刺般大笑,“你对不住死在天山脚下的兄弟,当时你恨不得把我五马分尸,给你的兄弟报仇。我听说了你败给一个女孩子,我说你是不是被人冒名顶替了?”

    “我对天山上的神明发过誓,沐少将军只能败给我,你的命是我的!”

    皇上啧啧两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庸,你还记得吗?”

    存在感很低的无庸公公感到林克王子犹如烈火般炙热的目光,灵机一动,回道:“皇上曾感叹过,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死敌?!”

    “没错,就是这句。”

    “陛下。”太后娘娘低声喝止,“你能不能别再胡闹下去了?”

    皇上淡笑道:“朕从来不会在关键时胡闹。”余光扫过慕婳,再次开口:“朕准许沐世子应战。”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