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九十章 枪火再现
    皇上说出这句话后,慕婳眼睛亮闪闪的,有这样一位胸怀远大,却又仁慈睿智的皇帝,她不觉得前世的牺牲再有什么遗憾了。

    当兵为将随时准备付出生命,怕死就老实在家里待着好了。

    柳三郎略觉吃味,慕婳都没那么看过自己。

    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盲目吃醋,慕婳对皇上绝对没有男女之情,而是君主的忠诚和崇拜,以及对皇上好似长辈的敬慕。

    其实外表看起来凶悍的慕婳,偏有一颗柔软的心肠,对至亲毫无保留的维护,所以能伤她的刀子总是从亲人手上射出的。

    “哀家有点累了,皇上。”太后娘娘脸色依然阴沉,但比方才要好上一些,“不如寿宴就……”

    突然番邦使臣方向站起一人,慕婳看了一眼,拽了柳三郎,小声道:“沐世子麻烦到了。”

    柳三郎想到慕婳还有个优点,对不再值得她注意人,哪怕是她昔日百般维护的亲人,舍弃时同样不留一点的情分。

    不至于亲自去踩沐世子母子一脚,绝对乐意看他们热闹笑话。

    正揉着肩膀的木齐,狠狠瞪了沐国公一眼,同他打一场倒是让自己心情舒畅不少,一个箭步上前,“林克部族王子冒名顶替潜入中原,意图不轨,其罪当诛。”

    直接点破林克王子的身份。

    “木指挥使?!”男人蓝宝石的眸子泛着冷冽的光芒,操着半熟不熟的中原话语,“当年你还只是你们皇帝的特使,在林克部族收买我叔叔,结果……他有心投靠你们,却没本事颠覆部族,你找了一个最差的合作对象,不过本王子没想到你竟是能活着走出沙漠。”

    慕婳这才明白当初木齐出关是为林克部族,听林克王子的意思,当年木齐失败了,被逼入荒漠,可从木齐的神色看,他全无被林克王子戳破计划失败的窘迫和羞愧。

    反倒木齐看林克王子的目光隐约透着看白痴的感觉。

    莫非她成了木齐的女儿,同木齐有着相同的血脉,变得更了解木齐?

    “谁同你说本官是去拉拢你那个贪生怕死的亲叔叔?”木齐脊背挺得笔直,在太后和皇帝交锋时,每一个忠诚于皇帝臣子的失败都会引来无数的非议。

    他可以被朝臣指责没用,但他绝不希望提携他,帮助他的皇上被朝臣说成有眼无珠,任人唯亲。

    这些人根本就不明白皇上为强国富民做了多少的准备,方才皇上说得那些,绝非自大的妄言。

    “本官本意是去荒漠,你们所不在意的荒漠寻找到比金银更重要的宝物。”木齐唇边噙着玩味,“足以让你们林克部族灭亡的神物。”

    林克王子向怀中掏了掏,“你说得就是制造枪火的陨石吧,上师已经同我说过了,那几块最大的陨石被你找到,且运回中原,本王子不如你,不过上师给了我这个。”

    黑漆漆的枪口直指向皇上,林克王子拿枪的手很稳,“木大人该明白这把神兵利器的射程和威力,你们皇上根本躲不开,你们谁都不许动。”

    刷刷刷,林克王子身后又冒出几个外邦打扮的随从,他们后背相对,外邦武士同样举着火枪面对大殿门口,有他们做肉盾,便是大殿门布下弓箭手也无法射杀林克王子。

    木齐想要站在皇上面前,林克王子继续道:“你可要想好了,山海关总兵杨耀的命就看你了,杨耀可是你结义的兄弟,你们一个头磕到地上,发誓同生共死。”

    “倘若三弟在此,也会如同我一样的选择。”

    木齐手中亦多出一把枪火,对着林克王子,“你走不出这座大殿,外面不仅有禁军和御前侍卫,宫门口更是有神机营精锐。”

    林克王子嘲讽的说道:“本王子进入京城,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太后不知枪火的威力,但本能感到危险,那黑漆漆的枪口好似张着血盆大口,随时都能吞噬人的性命,恼恨道:

    “又是那个妖人作祟,皇上,哀家早就说过妖人该速速除去,他所写的书籍更该焚毁,那些东西会动摇国本,偏偏皇上你不肯听哀家的话,放跑妖人……才有今日……”

    “老太婆,你闭嘴!”

    林克王子毫不犹豫的开枪,一颗子弹擦着太后的鬓角飞过,太后娘娘面色惨白,这次仿佛比病重将死离着死亡更近,果然是妖人的东西!

    皇上伸手扶了一把太后,“皇后还不从搀扶太后去歇息?!”

    皇后双腿已经不听使唤,嗯嗯啊啊几声,就是不见动弹,讨好太后娘娘重要,性命也很重要,没看那黑漆漆的管子指着太后的方向?

    皇上只能先把太后扶到凤椅上,轻声道:“母后稍安勿躁,等今日过后,朕自会向母后详细说明状况,有些稀奇物什,了解透彻,也就不觉得神秘,更不需要恐惧。”

    “皇上是个孝子。”慕婳轻声说道,被太后娘娘这般逼迫,在关键时还记得护着太后。

    柳三郎轻嗯了一声,自己做不到皇帝真正的温润仁爱,不妨碍他敬佩皇上的人品。

    太后反手握了一下皇上的手,轻声道:“唤逆鳞卫和凤卫……”

    “不用。”皇上摇头,再一次站在火枪射程之下,瘦削的身体在旁人眼中高大伟岸不少,大臣们心头涌上钦佩。

    慕婳再次小声道:“今日过后,便是靠向太后娘娘的朝臣都会对皇上有所改观,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利益权利重要,若是皇上能给他们太后娘娘给的东西,他们也会慢慢靠近陛下。太后娘娘始终是个女人,而且名不正言不顺,皇上才是真正的天子……”

    “你看我做什么?”慕婳不解柳三郎投过来略带几分诡异的目光,“方才你向我引荐那些官员多是六部主事,并非尚书郎中,有句话不是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吗?你是不知道,越是主事的小吏越是难缠,若是打点不好,他们给你拖上一拖,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反倒越是高官,注重体面名声,他们更宽和。”

    柳三郎摆出一副受教的模样,能说慕婳又不舒服,变话唠了吗?

    ps月底了,这个月夜很努力,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