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为了你,心甘情愿
    阻止不了慕婳,他只能抢在慕婳之前。

    慕婳低垂下眼睑看着自己的手,眼睛略觉得酸涩,一个不相干的人都可以为她……怕她惹恼太后,他们怎么就忍心去算计她呢?

    是她太好骗?

    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心!?

    皇上大有深意的目光落在已经走出来的柳三郎身上,扫过垂头的慕婳:

    “朕道是谁,原来是三郎啊,有事同朕说?不用拘礼,到朕近前来细说一二。”

    能在皇帝跟前说话的人,都是皇帝最看重的后生晚辈,万一说错了,皇上也不会责怪。

    慕婳悬着的心放下一大半,皇上依然向着柳三郎,不至于让柳三郎触怒太后。

    柳三郎走上前,“遵旨。”

    他笑着向太后娘娘行礼,温和优雅,风绅俊秀,唇边的笑容明媚,任谁看他,都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君子。

    太后知道他不似看起来无害,是他让魏王妃失去平和的心态,让皇上为他震怒,狠狠处理了一批官员,太后看清楚柳三郎酷似魏王的相貌竟是生不起厌恶情绪。

    便是生长在皇家的子弟都没他身上这份矜贵。

    方才还被太后稀罕的雪莲灵芝,此时被撇到一旁,“好,这孩子长得真好,别说皇上疼他,便是哀家看他都好,就看他的相貌,必是魏王骨血,凤子龙孙。”

    皇上真诚附和太后娘娘,“朕第一眼见他,就觉得亲切,源自血脉的召唤觉得他该是朕的侄子。母后您看,三郎同皇弟的鼻子很像,眼睛也有几分相似,朕比对父皇的画像,三郎他的眼睛和嘴唇更似父皇。”

    太后眯着眼睛打量片刻,赞道:“到底是先帝的亲孙子,同先帝像极了,连几个皇子都不如他像先帝。”

    同先帝的感情很深,毕竟她同先帝有过一段不短的琴瑟和鸣日子,先帝很是专宠过她一阵,为提升她的名分,先帝甚至同前朝的大臣对着干。

    没有先帝的维护宠爱,任凭她手段高心机深,也爬不到皇后的位置上,进而在先帝过世后,辅佐儿子登基主政。

    柳三郎实际比先帝俊美,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太后就是觉得先帝年轻时该是柳三郎这样的,她遇见先帝时,先帝已经人近中年了。

    皇上颇有兴致点头:“朕同母后想到一块去了,没想到魏王的儿子比朕的皇子更像先帝,朕羡慕啊。”

    轻轻揉了揉脸庞,皇上瞪了魏王一眼,“以前总闹腾没有儿子承袭爵位,没有儿子给你养老送终,如今有了儿子,你倒是赶紧领去祭拜列祖列宗,也让先帝高兴高兴,你终于后继有人。”

    太后猛然想到魏王妃,慈爱和蔼的目光稍稍收敛一分。

    魏王唯唯诺诺起身,“皇兄,不是臣弟不肯,是他娘是个倔脾气,同臣弟怄气,王妃……”

    “她同你一起青梅竹马的情分还在,盼着你有儿子承爵。”皇上转而向太后道:“朕并非是计较她……”

    皇上眼角扫过柳三郎,制止他言语。

    柳三郎抿着紧绷的嘴角,他为慕婳提前站出来,伯父又为他去主动向缓和同太后的关系,为什么呢?伯父会为他向太后服软低头。

    “等魏王妃入宫,母后多劝劝她,朕当时罚她,也是为她好。”

    “家和万事兴,哀家盼着你们都好好的,家里和睦,夫妻同心。”

    笑容从太后的眼角流淌到唇边,满意皇上最终让步,更得意皇上对她的顺从态度,满朝文武都看到了吧,皇上还是听她话的。

    孤单单跪在原地的嘉敏县主恨不得扎小人诅咒柳三郎,经过柳三郎这么一打岔,太后娘娘想不起她,更不会恩赏她了。

    沐国公夫人看柳三郎的目光也带了几分火气,白白浪费她的一颗棋子,往后让她去哪里再弄天山雪莲和灵芝?

    “对了,三郎啊,你方才要同皇上说什么?”

    太后好奇的问道,“喊得声音震天响,莫非是要紧的朝政,也同哀家说一说。”

    “他向母后拜寿,不好意思直接同您说,打着朕的名义。”皇上笑着敷衍过去,正准备继续陪太后闲话,柳三郎抿着僵硬的嘴角,缓缓单膝跪在太后面前,“臣愿为娘娘舞剑,以贺您万寿。”

    慕婳抬眼又很快垂下眼睑,听到太后惊讶的问道:“你知道哀家喜欢看舞剑?”

    “……听皇上提过。”柳三郎既然下了决定,更改原先的计划,便是笔直跪着,也显得潇洒温柔,“舞得不好,还请娘娘切勿嫌弃。”

    颇有几分巴结讨好的嫌疑。

    皇上倒是没有再凑趣说话,垂放在膝头的手却是不由自主握紧拳头。

    “哪会嫌弃你,快快舞给哀家看看。”太后娘娘欢喜拍手,“哀家很久没有见到剑舞了,宫里那些人舞剑跟跳舞似的,没有一丝的力度,哀家都不愿意去看,一群花架子。”

    柳三郎淡淡一笑,“臣争取不让太后娘娘失望。”

    “一人独舞,不如双人同舞。”慕婳缓缓站起身,走上前去,同样缓缓跪下,“传言先帝同太后娘娘初识于赛马场,定亲于共研前朝文宗皇帝遗留下的剑谱。”

    文宗皇帝又号称情宗,最是痴情不过,曾同心爱的女子共修过破阵剑舞,后心爱的女子染病故去,他不吃不喝,焚烧诗稿和剑舞图谱,很快追随心爱女子而去。

    他是前朝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情种皇帝,许多有情人以此为榜样。

    “我曾得到一份残缺剑谱,都说是文宗和心爱女子所留,今日正逢太后娘娘寿宴,不如施展出来,让您品鉴一二。”

    他们肯为她向太后低头,她又怎能眼看着柳三郎孤独一人舞剑。

    做众人眼中的弄臣。

    她听说的魏王世子不是需要讨好太后,亦无法眼看柳三郎留下污名。

    皇上双眸隐隐有几分水光流转,“去把朕亲自炼制的紫青双剑取来。”

    无庸公公不敢迟疑,飞快跑去拿宝剑了。

    太后目光在慕婳和柳三郎身上转悠半晌,“也好,哀家就看看你们施展出的剑舞。”

    ps柳三郎为慕婳,皇帝为两个不省心的晚辈,最后还是慕婳不舍柳三郎,陪他一起舞剑,哎,皇帝和柳三郎从此走上独霸天下的路,嘿嘿。月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