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良心给狗吃了
    太后同样笑容可掬,眸子盛满对儿子的信任和疼爱,“皇帝有心了,有你这片孝心,哀家比什么都欢喜。”

    “让母后高兴,也是朕的愿望。”

    皇上同太后相视而笑,宛若一对最为亲近的母子,朝臣们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对这对尊贵的母子歌功颂德。

    慕婳收回目光,盯着面前桌子上的菜肴,都是高手啊,这对母子都是伪装深沉的高手,方才看马球时反倒更显得真实。

    “彼此试探暗战了一番,谁也奈何不了谁,也该换一种方法了。太后娘娘虽是眷恋权柄,却不想朝廷上震动太大。”

    柳三郎灵巧剥开蟹壳,满满的蟹黄流淌溢出,煞是惹人食欲,慕婳下意识吞咽口水,长在西北,她哪怕是少将军,也没有尝过螃蟹的味道,毕竟那边能吃的菜肴有限。

    成为慕婳后,螃蟹也不是她一个宛城乡下财主能用上的,沐国公和木齐变着法子给她送吃的,穿的,可就是没有给她弄螃蟹吃。

    沐国公是觉得螃蟹性寒,女孩子吃太多不好,木齐是根本不知她的喜好。

    慕婳倒不会为口吃的就吞咽口水,柳三郎灵巧的动作颇为赏心悦目,长得好看,做什么事都好看。

    怎么办?

    螃蟹更鲜了。

    慕婳对着自己面前的螃蟹无从下手,总不能把失礼当做豪爽,为了吃螃蟹抹自己一脸蟹黄什么的,她丢不起那人!

    柳三郎倒了姜丝和醋,轻轻晃动后放到慕婳面前。

    “什么意思?”慕婳瞪了他一眼,却见料理好的螃蟹已经在眼前了。

    “不能多吃,回去记得喝点姜汤暖暖肠胃。”

    柳三郎弄走属于慕婳那只完整的螃蟹,撬开去壳,漫不经心的说道:“皇上给太后的惊喜应该晚上才能见到,满池的琉璃灯,配天上繁星,令人不知是在人间,还是天上。”

    “琉璃灯?皇上真是大手笔。”

    慕婳挑起蟹黄放到口中,赞,好好吃,尤其是不用自己动手,不能再幸福了。

    “皇上耗费银子收集琉璃灯,本指望太后一高兴,在慈宁宫安享晚年,却给太后娘娘的人留下奢侈浪费的口食,明日早朝少不了御史对陛下忠言逆耳了。”

    “一两银子都用不上的琉璃灯,便是点了上万盏也称不上是奢侈铺张。”

    “……一两银子都不到?”慕婳打了个激灵,联想到一种可能:“你说得琉璃灯,不是外邦那种,而是……玻璃盏?”

    柳三郎颔首道:“听伯父说起,沙子和碱面做的,我只见过成品,比琉璃盏更透亮一些,也要薄上一些。”

    慕婳咽下蟹黄,多了几分小心,“玻璃的方子是皇上的?”

    “天工坊工匠通过一本笔记研究出来的配方。”柳三郎轻笑:“伯父是一国之君,哪有空去研究玻璃方子,那本笔记应该是被太后驱逐的人留下来的。”

    火枪都出现了,玻璃什么的还能让百姓生活更好,以后她是不是也可以多些享受?

    “那本笔记你可看过?”慕婳纵然有遥远的记忆,她也不知道玻璃等物的制品,她好似从出生到性命的终结都在绿色军营渡过的。

    当然她学过基础知识,但是更多是训练,没有劲头的训练,以及危险的任务。

    除了杀人之外,她记忆中最擅长的东西当前绝对不会出现——黑客技术和电子干扰,应该是叫这个名吧,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柳三郎摇头道:“我对那些笔记亦不感兴趣,伯父说我只要懂得使用工匠,无需去掌握学习笔记上记载的配方。”

    上位者的思维,慕婳再次感到皇上为栽培柳三郎用足了心思,“你真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

    柳三郎含笑摇头,“不是!”丝毫没有被冒犯的不耐烦,慕婳再问多少次,他都会很有耐心的回答,“我绝不是皇上的儿子!”声音很轻,却透着不可动摇的信念。

    “太后娘娘,臣女准备了一个礼物,进献给您。”

    在慕婳和柳三郎窃窃私语时,嘉敏县主跪在大殿中间,把覆盖金丝牡丹红绸的礼盒举过头顶,“臣女才疏学浅却独得太后娘娘垂青,添居嘉敏县主之位,臣女一直对您感激涕零,今逢太后娘娘六十大寿,臣女愿献上千年雪莲灵芝,祝愿娘娘寿与天齐。”

    卡巴,慕婳掰断筷子。

    柳三郎问道:“怎么回事?”

    “一年前,沐世子病重,沐国公夫人向少将军哭诉,以致昏厥过去,只留下一句话,唯有天山悬崖上雪莲灵芝可救沐世子。”

    柳三郎心头似被刀腕了一块血肉,慕婳似嘲讽曾经的自己天真,太后娘娘接过盒子,惊喜般打开玉匣,“哀家正需要这两株珍品入药,能从天山摘得两样宝贝,你和你哥哥废了许多的心力吧。”

    “不算什么,只要您喜欢。”

    嘉敏县主温婉一笑,眼角余光扫过方才说她不是第一美人外邦人。

    在他们眼中,天山那是最最神圣的地方,有不少部族都以天山为图腾信仰,不准许任何凡人踏入天山一步,凡人的血脉会玷污天山的圣洁。

    “当日少将军淤血冲杀三个来回,踏入天山,几经磨难,攀爬到山峰,最终找到了雪莲和灵芝。”

    慕婳笑容淡了几分,“陪伴我最久的人永远倒在天山山顶。他身体不好,需要雪莲灵芝,我自然会帮他寻来,可是我无法忍受她把这两样东西给了太后,一切都是她早就算计好的,她就不怕我死在天山?不怕没有后面的……战功?!”

    柳三郎拽住慕婳的手腕。

    “你以为我会冲上去把灵芝从太后娘娘手中夺过来?”

    “……是。”

    柳三郎不肯撒手,便是已经有人注意这边,他也要拖住慕婳,谁让他,现在实力不足以抗衡太后娘娘。

    慕婳低头掰开他的手指,“你还真猜对了,柳三郎,你若还把我当朋友,就别拦着我。”

    柳三郎认真看了一眼慕婳,慢慢松开手,却在慕婳站起前,开口道:“皇上,臣有话说!”

    ps三更,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