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怨怼
    面前的外族人回头看向大殿门口,嘉敏县主同沐世子一前一后迈进来。

    嘉敏县主在慈宁宫重新梳洗了一番,褪下红裙,穿上太后娘娘命宫女准备的湖水蓝十二幅湘裙。

    宫中的面料和绣活很好,只是裙子不适合嘉敏县主,明明十分的艳丽,硬是给拉低了两成,再加上又有太子妃的传闻,嘉敏县主下意识把自己往端庄上打扮,以取悦太后娘娘和彰显未来国母的身份,可她压不住头上的珍珠钗环,端庄有余,少了少女的妩媚灵动。

    外族人回过头,看着慕婳,爽直的说道:“你骗我!她绝对不是嘉敏县主,京城第一美人。”

    慕婳再次否认:“她就是嘉敏县主,你爱信不信。”心头却是暗觉得爽快的,老天爷没有亏待她,慕婳五官精致,皮肤又在她保养下比以前好上不少,她的确要比嘉敏县主漂亮。

    嘉敏县主的相貌绝对达不到艳压群芳的地步,比三小姐还不如。

    慕婳抬高声音,“嘉敏县主,这有个外族使臣找你。”

    “我找得是京城第一美人!”男人认真的强调,小声嘀咕:“我又不是他,非要同沐世子较劲。”

    他就是方才慕婳见到同林克部族王子走在一起的那人,后来被林克王子拽走了,不过显然他来京城,是正经八百向太后娘娘贺寿,顺便见一见传闻已久的京城第一美人。

    嘉敏县主心里恨不得掐死慕婳,面上一派端庄祥和,“你寻我有事?”

    没等外族男人再开口,嘉敏县主端着完美的笑容,“我们所说得第一美人同使臣你所认知的美色是不一样的,中原女孩子以德为贵,品格性情次之,最后才是容貌。”

    她的表现堪称完美,缓解了尴尬,换来朝臣的赞许。

    皇上就站在屏风后,停下脚步,扇子挡住木齐,轻轻摇摇头,示意木齐继续看下去。

    “你们中原的标准还真奇怪,第一美人自是长得漂亮,品德性格什么又一下子看不到,何况连我们部族都有虚伪的人,你们中原人心眼多,虚伪做作的人更多。谁知道你是不是就性情好,品德高贵?”

    “……”

    嘉敏县主的得意僵硬在脸上。

    柳三郎看都没看嘉敏县主,温柔对慕婳解释,“外族人一向豪爽,心直口快,少了许多的心思,有时他们的话也当听一听。”

    “柳三公子别忘了他们始终是异族,你为学子领袖,就眼看着他嘲讽太后册封的县主?”沐世子把太后娘娘说得极重。

    柳三郎继续慢吞吞品茶,唇边扯起一抹淡淡的嘲弄,“我记得当日沐世子给皇上承奏的折子不是以异族人称呼友邦,需要我向皇上求证么?”

    倾听的皇上眸子深邃上几分,紧了紧握着扇子的手,压低声音道:“把探子都散出去,朕要清楚的知道西域诸部的一举一动,沐世子的保证,已不可信了。”

    三郎也是特意提醒他吧。

    木齐哼了一声,便宜这小子了,在他女儿面前卖好。

    “女儿是你的,没人能同你抢。”皇上的扇子搭在木齐的肩头,压低声音:“不过陪她一辈子的人不是父亲,而是她丈夫和儿女。”

    “婳婳还小呢。”木齐不满的回嘴。

    皇上却是好脾气迎合:“三郎也不大,他们青梅竹马,情分牵绊更深,你别看三郎心眼多,对放在心上的人是真心疼的,这点同朕很像,你和杨耀,都是朕要护着的人,你们不单单是朕的臣子,亦是朕的结义兄弟!”

    木齐眼睛微湿。

    皇上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把三郎未来的泰山给安抚住了,他虽是想让木齐‘调教’三郎,可没想过破坏这门婚事,让慕婳被旁人娶走。

    柳三郎慢条斯理,风光霁月,却是步步紧逼,“奏折上沐世子说过帝国同他们可为守望相助的亲人。”

    “你竟然看了我给皇上的秘折?”

    沐世子的话令朝臣们打量柳三郎的目光都显得格外不同,柳三郎说道:“皇上是明君,总不能听沐世子一面之言,集思广益才是正途,这份折子不仅我看过,好几个年轻的学子,甚至将士都看过。”

    御史们默默抹去劝谏皇上的心思,皇上把秘折给柳三郎看,没有问题,集思广益嘛。

    “我赞同他对品德有可能作假的话,虚伪的人本来就有。”柳三郎是公认的正人君子,他的话语很让人信服,亦不好反驳,“方才在马球场上,嘉敏县主向慕小姐道歉,不就是因为她做错了事,输不起?没有方才的事,谁能想到嘉敏县主拿球砸人,恼羞成怒。”

    “她不仅容貌上担不起京城第一美女,品格德行亦有欠缺。”

    柳三郎淡淡扫过沐世子手上的伤口,沐世子下意识缩了缩伤手,伤口至今还很疼,据太医说,筋骨有所损伤,不是母亲担保回去给他用秘药,他都要担心这只手会不会被慕婳废了!

    “犯了错,却让兄长顶在前面,等到事情解决了,你再大言不惭站出来说中原评判美人的标准,怕是没有几个人信服你所言。”

    柳三郎加重语气,“哪怕您是未来的太子妃。”

    “啥,太子妃?”外族人指着嘉敏县主,四下张望,问道:“你们皇上立太子了?我怎么没有听说?”

    周围朝臣不敢去看外族人,更别说解释了,难道能告诉使臣,这是皇上和太后娘娘较劲?互相试探?

    “你们还真奇怪,选一个不够漂亮的人做第一美人,没有太子,先立太子妃,你们……”

    就在此时,太监尖细的声音传进来,“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到。”

    朝臣默默松了一口气,无比真诚起身跪迎太后凤驾。

    慕婳跪下身体,低声对身边的柳三郎道:“你方才在做什么?”

    柳三郎侧眼看着慕婳,幽幽叹了一口气,“你问出这句话,证明我做得还不够明显,下一次我争取不让你再问出这句话。”

    慕婳早已习惯自己解决所有问题,柳三郎强势帮忙,她有点懵,亦有几分异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