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认错人了
    功勋可以给沐世子带来荣耀,倘若他没有完全碾压仇敌实力的话,怕是会被少将军得罪的仇敌分而食之。

    这些人绝对是凶狠的,毫无顾忌针对沐世子。

    “今日臣服,明日反抗,他们的保证比放屁还不如。”慕婳多了几分忧心忡忡,“尤其是刚才过去的那位,同帝国有着血海深仇,真不明白……文臣们是怎么想的,竟是相信林克部真心归顺朝廷,唯有残酷血腥的镇压,在地图上彻底抹去他们的存在,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还是少将军的话,皇上便不会被沐世子等人说动了。

    皇上分身乏术,又信任沐世子,沐世子对各族网开一面的做法,不仅毁去沐家在西北的根基,让几代人牺牲付出做了无用功,更给反复的部落留下生机。

    “非我族类,必有异心。”柳三郎轻声说道,慕婳颔首道:“这话说得很对,不过我更担心寿宴……他既然混进宫来,绝不是为看京城第一美人。”

    “更该犯愁的人是沐世子吧。”

    柳三郎异常轻松,很是希望沐世子在寿宴上丢人!

    慕婳诡异的沉默着,她不是个善良的人,沐世子被仇敌缠上也是她喜闻乐见的。

    “怎么了?”柳三郎深知慕婳性情,“皇上那边你大可不必担心,逆鳞卫和亲卫都会誓死保护皇上的,就算混进去林克王子,伤不到皇帝,林克王子若是聪明的话,就该明白一旦惹恼了帝国,后果不是他能承担……”

    慕婳突然转过头去,面向荷花盛开的方向,犹豫半晌才挣扎不确定的说道:“他仇恨少将军,恨不得杀死俘虏少将军……许是他们传错了。”

    “什么?”

    “他身边多了几个酷似少将军的人,男男女女都有。”

    慕婳耳根子红了,恼怒在脸庞浮现,“我最恨他了,所以最后他竟是潜入西北,被我发现了……我根本没有留任何余地,本想着彻底结果了他,可是他最亲近的部署拼死救回了他,别看他现在状况不错,孔武有力的,他躺了一年有余才养好了伤,而且他……那玩应还能不能用?都不一定呢。”

    柳三郎按着挑动的额角,“原来以前你就经常伤男人的命根子,你还数得清楚,有多少男人被你弄成了太监?”

    “……”

    慕婳瞪了柳三郎一眼,“我很后悔,当初没有补上一剑,彻底废了他!”

    “寿宴快要开始了。”柳三郎看了看时辰,“我们先过去,沐世子的麻烦,他自己解决,你就不必为他操心。”

    “你真想同女孩子坐在一起?”

    “我不能辜负木叔叔的信任。”

    柳三郎一本正经回答,好似木齐交给他得是个神圣的任务一般,步伐不紧不慢跟着慕婳,知道林克部族王子混进宫来,又听慕婳说了一些前世的事,他怎么可能放慕婳?

    慕婳不会为沐世子做什么,但是她会为帝国做什么。

    朝廷上的官员把为国为民,忠于皇上喊得震天响,然而他们心里最先想到利益和自己,其他都要靠后,当然也有一些真正忧国忧民的官员,但太少了,便是柳三郎自认不会完全没有私心,他相信慕婳可以!

    他不把慕婳放在眼前,心里没底,而且慕婳的状态隐隐不大对劲,他得防止意外状况。

    “公子爷,魏王妃没能入宫。”

    慕婳听到书童的回禀,侧头看向柳三郎,讶然道:“是你做的?”

    柳三郎一直陪着她,没有离开过,不可能是在得知太后娘娘宣召魏王妃后,他再去阻止魏王妃入宫。

    一来时间不够,二来魏王妃也不是随便就会中招的傻子,清楚这道圣旨的意义,路上肯定会谨慎小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柳三郎根本就没想让魏王妃入宫!

    不管有没有太后娘娘的旨意。

    也就是说他没有把希望完全放在皇帝身上。

    同慕婳听到的魏王世子越来越像了,只是这一次他更偏向皇上,无法再结好太后娘娘,是因为她的原因?

    柳三郎风光霁月,温文尔雅,陪着慕婳走入大殿。

    遇见相熟的人,柳三郎停下脚步,为慕婳引荐,慕婳无法拒绝他的温柔,只能随着他认识了不少人。

    明明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会被人议论,偏偏柳三郎一派坦荡端方,让旁人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小人之心了?

    因为他们心术不正,看到得是私情,柳三郎是正人君子,他岂会做同慕婳私相授受的事情?

    慕婳已经无力说什么了,麻木般同柳三郎坐在同一张桌上,看着离着他们有点距离的杨柳热切的目光,她首次似鹌鹑一般低下头,“你害死我了!”

    柳三郎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慢悠悠说道:“习惯就好。”

    以后这样的场面会出现很多次,他不屑于向解释,却不希望慕婳以为他只是君子,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紧茶盏,端方的君子可得不到慕婳,亦无法保护……不,该是无法同慕婳比翼齐飞。

    慕婳突然问道:“方才你介绍给我认识的朝臣,都是皇上的人?”

    柳三郎浓密的眼睫盖住眸子,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又加了一句:“亦是我的人。”

    “你这么撬皇上根基墙角,皇上知道吗?”

    “知道!”

    慕婳被干脆的答案鯁了一下,盯着面前的茶盏,是柳三郎最爱用的毛尖,还是上等贡品,没有皇上授意,她不信宫女会拿到极品的贡茶。

    其他重臣手上也都是好茶,可未必是他们喜欢的。

    “你才是皇上亲儿子吧。”慕婳小声嘀咕了一句。

    柳三郎笑容和熙温柔,“不是!”

    “你已经有这些势力了,还考科举干嘛?”

    “你说过陈四郎有状元之才。”柳三郎斜睨慕婳一眼,好似责怪她明知故问,好看的手指轻轻敲击桌边,“你却从来没有夸过我。”

    慕婳清了清喉咙,柳三郎还需要她夸?

    “你就是嘉敏县主,传闻不如见面,果然是京城第一绝色。”

    慕婳抬头看到面前的异族人,他笑得很开心,宛若见到了神女,四周的目光集结过来,慕婳指着刚迈进大殿的倩影道:“你认错人了,她才是嘉敏县主。”

    ps以前看小说看到这个梗觉得好爽,我就是个肤浅的人,外貌协会的,心灵美?谁知道啊,第一印象还是外貌更占便宜。三更完毕,照例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