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仇敌和情债
    换个朝代,太后娘娘所坚持的平稳国策未必就是不好,然而火枪的出现,犹如一道闪电劈裂长空,隐藏在幕后被太后娘娘厌恶的妖人,他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慕婳不得而知,她只知道只有皇上才有可能接受新出现的事物,并让这种变化向好得方便发展。

    帝国看似强盛,领土周边并不太平,因为富足,有不少人为帝国的富贵蠢蠢欲动。

    而且慕婳隐隐发觉帝国的版图同她遥远记忆中的历史并不一样,地理分布上亦有不同,因为她死战,打通的丝绸之路也于记忆中的丝绸之路不一样,勾连两块大陆的走廊给帝国带来商机,可那块大陆上是否亦有同帝国一样一统的国家?

    就算那边的国家无法威胁帝国,单就皇上同太后娘娘治国理念的争执,再有先进枪火夹在其中,局面就简单不了。

    朝局动荡不知要死多少人!

    慕婳感到眼睑很沉,身体疲倦,隐隐有几分困倦,柳三郎赞同慕婳所言,亦觉得太后娘娘的格局比皇上小了一点,想听慕婳继续说下去,可慕婳却没了动静,他回头看过去时,慕婳脑袋一点点的,好似睡熟了。

    一场马球能让她如此疲倦?

    柳三郎悄无声息走过去,手刚要搭上慕婳的肩膀,手腕被拽住,迎上慕婳清澈蕴藏警觉的眸子,手腕被捏得很疼,他没有抽回手腕,同慕婳对视着,直到慕婳松手,柳三郎甩了甩手腕,好奇的问道:“若是旁人,你会如何?”

    “早就被我一脚踢进荷花池里,同金鱼作伴。”

    坐在凉亭中的石凳上,慕婳趴在围栏上,身体舒展慵懒,宛若晒太阳的猫儿,临近凉亭水中有着无数漂亮的观赏金鱼。

    因太后娘娘寿宴,皇上准许外命妇和朝臣走动,当然划出了一定的范围,但要比往日进宫不能走错一步,自由多了。

    杨柳等人被太后娘娘叫去慈宁宫,据说太后娘娘对每个人都有赏赐,慕婳被木齐单独领下二楼,又交给柳三郎照看,慕婳当然不会再主动去慈宁宫。

    选边站的话,于情于理,她都会支持皇上。

    慕婳看着游动的金鱼,轻轻叹息道:“以前我很佩服太后娘娘,如今怕是我再无法取信太后娘娘了。”

    有个皇上无比看重信任的父亲,又同太后娘娘拿来试探皇上的棋子嘉敏县主结下仇怨,太后娘娘就算欣赏慕婳,那份欣赏远不如掌握权利重要。

    “太后娘娘认为嘉敏县主聪明干练,能辅佐沐世子做一番事业,就可辅佐太子成为明君。”柳三郎给慕婳递上鱼食,示意她拿去喂鱼。

    慕婳着实弄不明白,他把鱼食藏哪了?莫非他身上有个未知的空间?需要什么,直接就能拿出来?

    “倘若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我也不会相信那样荒诞的事。”

    柳三郎默默念了一句,正常人都不会相信,哪怕乡间有过这样性情大变或是附身妖孽的传闻,读过圣贤书的人都会认为是无稽之谈。

    太后娘娘不了解以前的慕婳,更不清楚少将军,她又是一个固执的老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她所看重的人只是个冒牌货!

    在皇上看到的慕婳到底是谁?

    柳三郎不欲让慕婳察觉到自己的疑惑,嘲讽说道:“不过太后娘娘最看重嘉敏县主一点,你知道是什么?”

    慕婳心有灵犀般笑道:“你是说她好利用,听话温顺?!太后娘娘怕是受够了不听话的皇上,期望册立的孙子做太子,太子妃最好是听话的人。”

    同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方便,但是同样很难隐瞒过她。

    “太后娘娘未必就真有心认准嘉敏县主做太子妃,只不过皇上……”柳三郎唇边噙着笑,“从皇上口中说出,等同于昭告天下,太后拿太子妃试探皇上册谁为皇子这招起不到任何作用。”

    慕婳盯着水面发呆,柳三郎轻声问道:“你在担心沐国公?”

    “沐家根基已毁,除了曾经的战功外,再无任何依仗。时间会淡忘掉沐家几代人的牺牲付出,可少将军昔日结下的敌人却不会忘记刻骨的仇恨,沐家能在京城站稳脚跟,依靠得还是皇上,并非太后娘娘,一旦他们卷进帝后之争,或是储位之斗,沐国公……”

    “你忘了皇上挺喜欢沐国公的,他会造船,掌握几样奇巧的技术,皇上一向对用得上的人恩宠有加。”

    柳三郎安慰道:“你和我都会看着他,沐国公打仗不成,又没有野心,皇上用他反而更放心。”

    慕婳听到有脚步声,下意识起身看到小路上出现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她呆愣片刻,嘀咕道:“皇宫很邪啊,说曹操,曹操就到。”

    那人明显是外邦人打扮,身材高大健硕,虎背熊腰,国字脸,五官深邃,眸子宛若一对碧蓝的宝石,耳朵上带着硕大的金圈子,头发卷曲披散直肩头,他有不同于中原男子的粗狂豪迈。

    他身边还有同伴,但比起他的威武,同伴显得纤悉苗条许多,“都怪你,非要去找人,结果入宫迟了,害得我都没见到中原第一美人。”

    前进的方向并非凉亭这边,凉亭前面亦有树木,若是不注意,只会靠在围栏的慕婳和柳三郎当做私会的小情人。

    高大的男子敷衍回道:“中原第一美人是谁?”

    “自然是嘉敏县主了,你不是也要见一见她吗?”

    同伴捂嘴笑道:“对了,对了,你被沐世子击败过三次,据说最后一次不是你的属下拼命相救,你差一点就……”

    “闭嘴!”

    “好了,好了,说起沐世子你就生气,可我弄不明白,你为何要混进来?”

    说话的人直接被堵住嘴,豪迈的男人警告看向凉亭,原本散漫轻视的目光怔了怔,那个女孩子的眼睛很亮,亦有着似曾相识的高傲。

    他拽着同伴走上另外一条路。

    “他是谁?”柳三郎轻声问道。

    “以前同少将军不死不休,如今臣服于帝国,塞北林克部族的王子。”慕婳淡淡的说道:“恨不得杀死少将军的仇敌之一,也是最为难缠的对手,沐世子有难了。”

    他继承得不仅是少将军的功勋,亦有她招惹的仇人。

    ps少将军惹下的桃花债可是不少呢,沐世子你真的准备好了吗?